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四百二十八章 剑痕中的记忆
    蜥蜴老祖一声怒吼,发泄失败的怨恨,然后趴在地上,背上的巨大剑痕光芒不绝,最后回归沉寂,还原成晶体模样。

    等到一切归于沉寂,青洲才靠上前,看着巨大剑痕,心生羡慕。

    手掌抚摸着晶体光滑表面,青洲眼前一花,发现晶体内竟然闪现一道人影,定睛一看,巨大剑痕中央,盘踞着一位青衫飘飘的修士身影。

    晶体为剑痕所化,排斥一切,凡事靠近的物体只有一个下场,就是被剑痕震得粉碎。

    可是在晶体内部,却又修士身影出现,很显然,这个人影和发出剑痕的修士之间,肯定存在莫大关联。

    青洲送出一丝灵神之力,慢慢往晶体中央探去,一寸寸接近人影。

    灵神之力接触到人影的瞬间,青洲脑海轰的一声,海量信息涌进来,仿佛无穷无尽。

    “我是谁?”

    “对了,我是磨剑天尊的十弟子忍剑客,师父是渡劫后期的剑修,同是也是修仙大世界最强剑修,因为他炼化的大道,是剑之大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师兄弟十人,各自修炼一门剑道分支,都有所小成,大师兄大师兄最强,是渡劫后期,已然渡过前九道劫数。而我却是最弱,只有大乘后期境界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天纵英姿,三灾九难共十二劫数,前面十一道都被他闯过,只剩下最后一道归一劫,但是我们坚信,师父一定能渡过最后劫数,成为飞升仙界的仙人。”

    “有一天,我在修炼,突然三师兄全身是血闯进来,神情前所未有的害怕,抓住我的手连声大叫,'快走,快走!”

    “师父的浮空岛是修仙大世界第一门派,既有师父坐镇,又有我们十个师兄弟在,根本不怕外敌来袭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边安慰师兄,一边带着他离开洞府,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?三师兄不停摇头只是流泪,一句话也不说。”

    “离开洞府后,我看到了做梦也想不到的情景,原本威严的师父,变得凶残狰狞,拼命出手攻击大师兄,地上躺着二师兄他们,个个被利剑贯穿身体,早已形神俱灭,下手如此干净利落,只有我们的师父磨剑天尊。”

    “'师父,你在干什么?'我大声叫道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就像听不到我的话,一剑下去,斩断大师兄的左臂,鲜血喷泉似涌出。”

    “'老三,快带老十走。师父疯了,杀了老二他们,还要杀我们。'大师兄不顾伤势,拼命抵挡师父的攻势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兄是我们当中最强,修炼的永恒剑道,经过师父点评,是剑之大道中最强的分支,可是在发疯的师父面前,却笨拙的如同顽童挥舞木棍,被接连刺伤砍伤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看了眼我们,眼神冰冷,就像是一个陌生人,然后他说,'一个也不许走,我要杀光你们。'”

    “大师兄最早跟着师父,还是幼童的时候,就陪伴在师父身边,陪伴师父最久,感情也最为深厚,听到师父的话,他满脸都是绝望和心碎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我满脑子都是这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师父要杀我们?”

    “一日为师终生为父。我们师兄弟拜入师父门墙便是见他当成比生父更尊重的长辈,若是有忤逆的大不敬之罪,师父可以尽情处罚,杀也就杀了。可是现在,师兄们分明没有过错,却要被师父发疯似的屠戮,这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想不通,三师兄呵呵大笑起来,满脸血污跳动,显得又可怕又可怜,然后他缓缓开口,道出其中原委。”

    “十师弟,我跟你说,有这么一个说法,若是将大道修炼到极致,再也没法进步,就只剩一个方法,杀光其他的大道分支修士,独占整条大道的精髓,便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的好师父,将剑之大道修炼到极致,已经没了进步的空间,却又没有信心渡最后的归一劫,于是他想到这个好办法,杀光我们这些弟子,独占剑道精髓,便能增加渡劫成功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就在刚才,我们师兄弟还在一起说话,师父闯进来,二话不说就杀人,五师弟最为耿直,临死时还在发问,'师父,弟子有何过错。'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停解释,师父却不听,一剑一个,把二师兄他们接连杀死,若非大师兄拼死挡住,我也活不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听了三师兄的话,我的心像是泡在雪水,却仍旧抱着一丝希望,‘师父,住手吧!’”

    “师父回答我的,是一道开胸破腹的剑光,三师兄及时将我拉开,却仍旧被剑光波及,从我左肩到后腰斩出一道长长血痕。”

    “此刻,大师兄已经全身浴血,握着长剑的手掌不断颤抖,他已经说不出话,双眼死死盯着师父。”

    “‘十师弟,你要逃出去,为我们报仇!’三师兄对我说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拼命摇头,‘一起走吧,你、我还有大师兄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着遍地尸体,那里有我的七个师兄,前不久还一起欢声笑语,现在却都变成冰凉尸体。”

    “十师弟,我走不了,大师兄也走不了。从师父对我们挥剑的那一刻,我们的心就死了,再苟延残喘也是浪费,倒不如轰轰烈烈死在这里,黄泉路上还是师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到三师兄的话,热泪模糊双眼,师父疯了,师兄一意求死,既然如此,我逃走做什么,倒不如死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十师弟,你是忍剑客,是能忍受世间万物的忍剑客,如果连你无法忍受这一切,那么谁来记住我们,谁来为我们报仇?”

    “三师兄一把推开我,双手张开,径直走到师父面前,既不出手,也不抵挡。”

    “杀吧,杀吧!杀光了我们,留下你一个孤家寡人,浮空岛落得个干干净净,倒也清静。”

    “你杀了二师兄,杀了四师弟,五师弟,六师弟,七师弟,八师弟还有九师弟,为的就是独占剑道精髓,好渡过你的归一劫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,我们一向待你如同父亲,只要你一声令下,我们甘愿为你而死,就算是冲击归一劫,我们也心甘情愿,可是你现在却这样?”

    “十师弟,他已经不是我们师父了,而是凶残无心、嗜血暴戾的老匹夫,你记住,要为我们报仇,杀了这个老匹夫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