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四百二十七章 神秘剑痕
    蜥蜴老祖仍在沉睡中,尽管青洲挖掘四周石块,偶尔几次艳阳针刺中皮肤,仍旧没有将它吵醒,以蜥蜴老祖的身躯强度,就算青洲全力刺上一剑,对蜥蜴老祖来说,也不过是挠痒痒的水平。

    看到如此庞大的巨兽,青洲终于明白,为何四角蜥蜴畏惧无比,因为在这里沉睡着蜥蜴一族的老祖。

    再看蜥蜴老祖头颅的两个巨大鼻孔,就是刚才喷吐蜥蜴圆卵的黑洞,显然这就是血色蜥蜴繁衍后代的方式。

    青洲谨慎无比,眼前沉睡的巨兽,可是渡劫后期的存在,若是惊醒对方,只需要轻吹一口气,就能将青洲灭杀无数次。

    突然,青洲眼前一亮,在头颅旁看到一丝光亮,虽然被石块埋住,仍旧散发出熠熠光辉。

    一道剑光打掉浮在上面石块,青洲终于看到光源,那是巨大晶体的一角,虽然只是小小一部分,却散发璀璨光芒。

    “剑气。”

    青洲从晶体中,感受到海量的剑气,仿佛是冰封表层下汹涌的波涛大海,虽然带着恐怖的力量,却被完美封存于晶体内部。

    这颗巨大晶体,和蜥蜴老祖一同深埋地底,显然曾有修剑的外来修士曾再次出现过。

    青洲想要离开,远离蜥蜴老祖,但是晶体对他吸引非常大,让青洲犹豫再三。

    蜥蜴老祖是渡劫后期,能在它身边留下巨大晶体的修士,最低也是渡劫境界。

    眼下危险和机遇并存,青洲内心展开剧烈斗争,最终决定留下,挖掘此地的奥秘。

    青洲伸手轻抚晶体表面,感受到不寻常的感觉,虽然是有如实体的触感,但晶体却好像虚无之物。

    轻轻输入一丝剑气,晶体被激活,嗡嗡抖动着,仅仅是稍微颤动,晶体四周的火红石块同时震成粉末。

    眨眼间,巨大晶体清空大片区域,埋在四周的石块消失无踪,现出晶体的全貌。

    这是一条长长的梭状晶体,两端尖尖,中央开始弯曲,散发熠熠光辉,更为奇特的是,晶体压在蜥蜴老祖的身上,牢牢镇压住体型庞大的蜥蜴老祖。

    晶体这番震动,不仅将大片石块震碎,更严重的是,将沉睡中的蜥蜴老祖唤醒了。

    蜥蜴老祖睁开眼睑,两颗橙黄的眸子瞪着青洲,散发冰冷的目光,带着高高在上的冷漠,在它面前,青洲是比蚂蚁更加卑贱的存在。

    晶体刚开始震动,青洲就知道大事不好,等到蜥蜴老祖醒来,更是无法立刻离开,只得握紧手中长剑,静静观察蜥蜴老祖的动态。

    蜥蜴老祖扫了青洲一眼,然后猛的挣扎起来,火红石块被碾压粉碎,地面不断下降,直到露出蜥蜴老祖大半身躯。

    蜥蜴老祖翻了个身,长长晶体仿佛是与生俱来一部分,牢牢压在蜥蜴老祖背上。

    青洲看着晶体模样,越发觉得熟悉,突然脑海灵光一项,“这是一道剑痕。”

    晶体中间粗两头尖,细长弯曲,俨然就是一道放大无数倍的剑痕。

    这道剑痕不知是谁挥出,竟然化虚为实,将一道剑痕凝成实体,镇压住渡劫境界的蜥蜴老祖。此等壮举,让青洲崇敬无比。

    蜥蜴老祖趴在地上,看着浮在半空的青洲,突然伸出巨大爪子,竟是要将青洲抓住,塞进血盆大口中。

    巨大爪子遮天盖地,而且推进速度快的不可思议,青洲亲临其境,只感到四面八方劲风袭来,巨大黑影从头顶压下,根本没有逃脱的可能。

    眼看着青洲就要被抓住,沦为蜥蜴老祖的口中餐。

    巨大的剑痕陡然发光,光芒从内部衍生,片刻充斥整个晶体,远远看去,剑痕如同复活一般,

    朝着蜥蜴老祖身躯落下。

    一声怒吼,蜥蜴老祖身躯被压的不断下沉,剑痕绽放的光芒,全都化成锐利万分的剑气,如同暴雨般朝着蜥蜴老祖身上打落。

    噼噼啪啪的声音接连响起,青洲见到壮观的一幕,渡劫后期的域外魔种,被一道剑痕压制的没有还手之力,任凭剑气如雨打在身上。

    蜥蜴老祖猛吸气,地下空间开始颤抖,火红石块离地而起,四面八方激流汇聚而来,涌入蜥蜴老祖大口。

    接下来,蜥蜴老祖喷出一道黑光,正是原始魔气,比起四角蜥蜴的粗大百万倍,而且凝聚成晶莹剔透的黑色晶体,看上去就是一根黑色玉柱。

    原始魔气飞去,朝着巨大剑痕撞去。

    一白一黑两大晶体对撞,U看书com余波带动整个地底空间剧烈晃动,剑光爆闪,魔气纵横,一派毁灭万物的景象。

    青洲早已离得远远的,两大渡劫级别的交手,这是何其恐怖,就算被一丝余波擦中,轻则重伤,重则当场死亡。

    剑痕爆出的剑光,最微弱的一丝,也有渡劫级别的杀伤力,至于四处飘散的原始魔气,更是剧毒万分,就算衣角被沾上,最后也会被魔化成人魔。

    这场大战,一个是渡劫境界的域外魔种,另一个干脆神龙见首不见尾,仅仅用一道剑痕,就和蜥蜴老祖斗得旗鼓相当。

    那个不知名的剑修,让青洲为之惊艳,此等威势,正是他追求的剑道伟力。

    这场交锋是漫长岁月中的重演,巨大剑痕和血色蜥蜴相斗无数次,彼此都轻车熟路,各自施展杀伐手段,打得地下空间狼藉一片,期间好几次青洲差点被波及,好在光剑遁速度极快,及时闪过攻击。

    蜥蜴老祖渐渐落于下风,原始魔气凝聚的黑色玉柱,在和剑痕交锋中,变得伤痕累累,布满蛛网般裂纹。

    轰一声响,蜥蜴老祖仰天怒吼,一道粗壮无边气浪冲天而起,经过狭长同道被压缩,最后喷射出火山口,直冲天际。

    青洲看到这一幕,总算知道潮汐的由来。

    蜥蜴老祖被剑痕压制,每个一段时间,都会和剑痕相斗,但是每次结果都一样,最后以落败告终。失败后的怒吼,化成冲天激流,便是十年一次的潮汐。

    原本潮汐已过,但是青洲意外闯入,引发蜥蜴老祖和巨大剑痕相斗,这一回合毫无悬念,蜥蜴老祖再次失败,于是有了眼前一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