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四百零四章 回忆
    周宁修炼的功法来自相思大道,出手变幻无常,时而缠绵悱恻难舍难断,时而冷若冰霜一刀两断,练就一手青丝刀剑难断。

    只见周宁纤手抬起,无数青色丝线射出,在空中交错挤压,化成一团青灰色的云团,向黑影裹挟而去。

    黑影闯入云团中,被青丝挡住,顿时显出原形。

    这是一头四足八臂、直立行走的魔种,身上挤满疙瘩,八条手臂全都是黝黑的细长刀刃。

    八臂刃魔,在地魔中以攻击强大著称,四足没有关节,全靠肌肉摩擦地面,行走快如闪电,挥舞八根刀刃似的手臂,能将任何敌人搅成肉酱。

    这只八臂刃魔,双目露出凶悍的目光,被青丝结成的云团困住。青丝不断伸长缠绕,接连不断将八臂刃魔层层包裹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八臂刃魔一声怒吼,回荡在整个平原,无数个巨大石球开始轻微颤动,仿佛随时会裂开,到时候就会有成千上万只同伴出来。

    周宁知道必须速战速决,纤手往上一指,云团中的青丝光芒闪烁,瞬间变成锋利如刃的钢丝,包裹在八臂刃魔身上不断收紧。

    八臂刃魔被四面八方传来的力量挤压,身体缩到原先一半,坚韧锋利的青丝不断切割,将刃魔体表的疙瘩慢慢切开,流出黄色脓水。

    突然,八臂刃魔猛地往里一缩,变成一团圆球,青丝失去着力顿时松垮下来。

    下一刻,缩成圆球的八臂刃魔舒展身体,八根长刃旋转起来,变成一轮寒光闪闪的刀轮,不断切割青丝,发出钢丝崩断的声响。

    青丝结成的云团被打乱,八臂刃魔一跃而下,冲到周宁面前,四足在地面轻点,比弹簧更猛烈,身躯如同发射的炮弹,冲到周宁面前。

    周宁神色未变,纤细手掌张开,打出一团殷红如血的珠子,撞到八臂刃魔胸口,爆发一股红光,炸的八臂刃魔往后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相思红豆,伤心刻骨。”

    八臂刃魔形象狰狞,但是皮糙肉厚,在地上翻滚几下,重新站起来,继续向周宁发动攻击。

    周宁全身白衣飘飘,无数青丝窜出,彼此纠结凝聚,化成几十把银光闪闪的尖锥,将寒光闪闪的尖头,对准八臂刃魔。

    八臂刃魔脚步不停,腰部开始转动,胳膊上的八根长刃挥舞旋转,竟然是八套精妙绝伦的刀法,刀光闪烁间将四周的空间封死。

    几十根尖锥不断冲击,被八根长刃叮叮当当打飞,但是周宁用青丝操纵,回旋几下重新飞回。

    一头八臂刃魔,就能和周宁这个化神修士打成平手,须知当初在星球上,周宁甚至单独灭杀了几十头酸液藻魔。

    八臂刃魔皮糙肉厚,力大无穷,八条手臂的刀刃,挥舞起来就是八套刀法,虽然是天生的战斗本能,却足以匹敌化神修士的法术威力。

    因此,八臂刃魔是地魔中最强大的一个种族,单体攻击力惊人,是化神修士最不愿意见到。

    平原上,不少圆石颤抖着,丝丝裂纹出现,显然藏在内部的八臂刃魔就要破球而出。

    周宁眼观四方,知道必须速战速决,双臂突然发力,几十枚尖锥同时后退,蓄势完毕后同时射出,袖口微微抖动,一丝银光夹在其中。

    尖锥如雨,轰在八臂刃魔身上,被密不透风的刀刃磕飞,但是一丝微不可见的银光,却找准某个一闪即逝的空隙,没入八臂刃魔的头颅。

    带着血迹的银光穿透斗大头颅,射在地面上,溅起灰尘烟雾,八臂刃魔嘶吼两声,倒地而亡。

    周宁微微喘息,就要离开,可是来不及了,四五个巨大石球裂开,里面的八臂刃魔脱困而出,同时杀向周宁。

    周宁脸色变了,一头八臂刃魔都让她用尽全力,现在有四五头同时杀来,若是被缠住,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当次危急关头,周宁竟然想起那屈辱的一幕。

    虚空中,周宁和同伴们击杀了一批哨音角魔,看着落到手中的甲符,觉得累点也值。

    跟在周宁身边的化神修士,都是来自天河星区的同伴,大部分都是男修,其中不凡对她仰慕的追求者,其中身份最高、实力最强的,当属来自布衣道场的李玄光。

    布衣道场是天河星区最大的道场,李玄光是道场内化神修士的翘楚,虽然是化神后期,却能抗衡合道修士,是进入天外战场中的强者之一。

    李玄光在众人中,地位最高,自问能配得上周宁,因此对周宁的追求最为热切,这次进入天外战场,对周宁千般照顾、百般呵护。

    周宁虽然性情冷淡,却并非不懂世情,她出身的长留道场只是二流道场,必须依靠布衣道场,加上李玄光一直以礼相待,为她挡掉不少烦人的追求者,因此对李玄光的态度一向很好。

    这次遇到的哨音角魔,虽然不是大群出动,起码也有千百只,若非有李玄光带着众人出手,周宁只得边战边退,游走杀敌。

    “李师兄,这次多亏有你!”周宁轻轻笑着。

    李玄光看着周宁的笑颜,目光为之停留,然后脸色凝重,深呼一口气,仿佛做出什么重要决定。

    “宁宁师妹,我对你的情意,你早就知道,现在该给我一个答复了。”

    周宁听了,觉得头皮发麻,一直以来,她都是自欺欺人,明知道终会有这一刻,却傻傻以为,只要礼貌应对、暗示拒绝,就能打消李玄光的念头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李玄光明确示爱,顿时将周宁逼到悬崖边上,装傻已经不可能了,必须给出明确的答复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李师兄,我此生只有一个信念,毕生都要追求大道,不会想其他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周宁生怕伤害李玄光,尽可能说的委婉些。

    李玄光鼻翼扇动,呼吸变得沉重起来,往前几步,几乎贴到周宁身前。

    周宁皱了皱眉,举手挡在身前,把脸侧过去。

    “周宁,我对你如何?就连天河星球的陨石都知道。这些年,我为你付出那么多,为何你一点都不心动?莫非你真的是铁石心肠”李玄光双手抓住周宁肩膀,将雪白的肌肤捏的发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