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三百六十五章 阴阳扇
    听到这话,原本愁眉不展的飞蓬楼主,顿时荣光满面,当即对弟子说道,“快请快请。”

    前来的合道修士,是手捧拂尘的道士,身穿道袍,头上扎着道士发髻,身后带着两个道童,身上散发的气息,俨然是合道境界的修士。

    “这位施主,老道堪迷子有礼了。”合道修士起手礼施展完,立刻站到一旁。

    “多谢道长前来相助,毕某感激不尽,还请上楼喝杯热茶解解乏。”飞蓬楼主热情相邀,对这位救星百般殷勤。

    “不必多礼,施主,老道前来,就是为了楼主的悬赏阴阳扇,区区合道妖兽不在话下,还请楼主将法宝阴阳扇取出一看。”堪迷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的,应该的。”飞蓬楼主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不多时,飞蓬楼主带着阴阳扇出来。

    这件残缺的大道之宝,静静躺在木匣中,外观是鹅毛羽扇,却是用白羽和黑羽织成,半黑半白,手柄光滑无比。

    “好一件法宝。”堪迷子看着阴阳扇,目光狂热,忍不住伸手想要抚摸阴阳扇。

    飞蓬楼主脸色微变,将阴阳扇收回,合上木匣子,“抱歉,阴阳扇是飞蓬楼重宝,还需道长为我解决这次大难,方能交给道长。”

    堪迷子闪现不悦神色,随即装作若无其事,正色说道,“老道失礼了,且待我杀退合道妖兽,再来仔细赏玩这件大道之宝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飞蓬楼主眉头皱起,听堪迷子话中之意,他只会将合道妖兽打退,而非灭杀,就想要阴阳扇作为报酬。

    这头合道妖兽不仅记仇,而且寿命悠久,万年前的仇恨留到现在才报复,可见绝不是好惹的,为了飞蓬楼的未来考虑,必须毕其功于一役,就此斩杀这头合道妖兽。

    飞蓬楼主之所以下血本,用阴阳扇雇佣合道修士,就是为了能击杀合道妖兽。

    现在堪迷子一句轻飘飘的话,打退合道妖兽,就想要阴阳扇做报酬,让飞蓬楼主心中不快。

    “道长误会了,这次任务是要截杀合道妖兽,考虑到任务艰难,这件阴阳扇虽然是飞蓬楼历代相传的宝物,却也拿出来酬谢前来相助的前辈道友。”

    飞蓬楼主虽然心中不快,却知道分寸,不能得罪堪迷子这个合道修士,尽量把话说得委婉。

    “楼主这是说笑了,合道妖兽何等凶残,合道初期的妖兽,就连合道中期的修士都无法匹敌。更何况阴阳扇并非全品大道之宝,而是残次品,根本不值得老道和合道妖兽生死拼杀。”

    堪迷子得道高人的摸样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斤斤计较的市侩摸样,不仅飞蓬楼主,就连青洲都有些不满。

    “抱歉,道长,这次交易无法和您合作了,但是毕某仍旧感激你前来一趟,这些灵石请您收下。”

    飞蓬楼主下定决心,开什么玩笑,阴阳扇只能换回你打退一次合道妖兽,可是你走后,合道妖兽再度来袭怎么办,飞蓬楼上下难道等死不成?

    “姓毕的,你真是不识抬举,你也不打听一下,整个眠光星区,还有谁会帮你。飞蓬楼草台班子,也就你自己当回事,一个化神境界的楼主,真是笑话。”

    一个道童开口,语气非常狂妄嚣张,堪迷子也不阻止,伴着脸色站着,任凭道童羞辱飞蓬楼主。

    这个道童不过金丹境界修为,能指着飞蓬楼主鼻子骂,完全是依仗背后堪迷子的势力,而且话说的越来越难听,若非有堪迷子撑腰,飞蓬楼主早就一巴掌拍死他。

    飞蓬楼主是老好人,被一个金丹后背当面辱骂,气得血管贲张,但是顾全飞蓬楼大局,仍旧忍受住。

    “够了,你一个小小道童,道长还没说话,什么时候轮到你胡言乱语,还不退下。”

    青洲当即大声喝道,道童为之一停。

    堪迷子目光扫视青洲,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在下青洲,青竹道场弟子,家师苏无眠,不知道长可知道。”

    青洲此言一出,原本想要兴师问罪的堪迷子,顿时沉默了。

    青竹道场虽然没落已久,可是场主苏无眠却是合道修士,而且实力不弱,更有全品大道之宝在身,渡劫期以下的修士根本不是他对手。

    飞蓬楼主却不通,化神后期的境界,和西城子相仿佛,门中没有全品大道之宝镇压气运,在堪迷子面前成了任人揉捏的软柿子。

    因此,堪迷子可以蔑视飞蓬楼主,默认纵容道童辱骂飞蓬楼主,但是对不敢对苏无眠的弟子无礼,这就是实力带来的威慑。

    “楼主,你要想好了,没了老道帮助,你这一波就撑不下去,更别提维持飞蓬楼。”

    堪迷子转而威胁,言下之意很简单,现在飞蓬楼内部空虚,外无强援,随时可能覆灭,交出阴阳扇,堪迷子还会出手打退合道妖兽,能撑一段时间。若是飞蓬楼主不肯妥协,恐怕覆灭要在当前。

    飞蓬楼主痛苦闭上双眼,大半生的光景在眼前闪过,从继承飞蓬楼以来,他如履薄冰举步维艰,壮大门派复兴飞蓬道场早就变成无法实现的梦想,到现在费尽心力,仍旧无法拯救即将灭亡的飞蓬道场。

    飞蓬楼主,原名毕清波,前半辈子小心翼翼,不敢得罪任何人,却被万年前的仇敌找上门,为了保全祖宗结业,他千般小心、万般忍辱,到如今,连被金丹小辈当面辱骂夜不能还手。

    “大丈夫活到这个份上,真是生不如死。师父,徒儿不孝,不但不能复兴飞蓬道场,就连你传下的基业都要丢了,就以这三尺残躯,回报您的知遇之恩!”

    睁开双眼,飞蓬楼主双目澄澈透明,所有愁苦的表情不翼而飞,脸上焕发出大彻大悟的光彩。

    “道长,飞蓬楼不便留客,若然没有事情,还请您离开吧!”

    相通一切的飞蓬楼主,恢复了掌管门派的气度,对堪迷子不再唯唯诺诺。

    堪迷子见此情景,知道威逼失败了,气得一甩袖口,扭头离开飞蓬楼。

    “呵呵,青洲,师叔让你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?”

    青洲摇摇头,这一刻,他想到了师父苏无眠,青竹道场的过往更加辉煌,但是现在没落无比,苏无眠的处境不比堪迷子轻松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