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三百六十二章 悟剑
    简简单单一个变化,便包含了明月的圆缺变化,归根结底,就是“水满则溢,月盈则缺”。

    摘月手从明月之力入手,参悟到世事无常、盛极而衰的道理,若是就此修炼下去,最终必定能触摸到盛衰大道的真谛,晋升到合道境界。

    盛衰大道若是更进一步,就是顶级大道中的轮回大道,堪称诸天万界最恐怖的存在,从未有修士能在合道境界炼入这条大道。

    “难得难得,修仙大世界果然卧虎藏龙,枉我自视甚高,盲目狂妄,今日才发现以前还是眼界太低,世上从来不缺天才。”

    见识到摘月手,青洲的心境发生变化,变得越加深沉内敛,原有的浮躁之气被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“万物生长繁荣,踏上巅峰的那一刻,就是走向衰亡的起始,若是体现在光明剑道上,便是光明并非永恒,之所以能长存世间,是因为始终在经历灭亡重生的轮回,因为速度太快,才给人造成错觉,盛极而衰的规律连光明都逃不过,只有利用这个规律,在不断灭亡重生的循环中,达到某种意义上的永恒存在。”

    青洲目光沉静看着眼前的光雾,内部的无数微光粒子不断震动,竟然同时趋于平静,猛地爆散虚无,然后下一刻又再度重生。

    接下来,光雾再度变化,微光粒子继续分裂,变成比尘埃细小万分之一的体积,这些粒子交错毁灭重生,在外表看去,光雾的总量没有减少。

    下一刻,光雾汇聚起来,还原成艳阳针的摸样,此刻的艳阳针,多了一股说不清的韵味,仿佛亘古长存、永恒不朽。

    少了光雾的阻拦,月轮冲入青洲面前,带着无孔不入的明月之力,将青洲身边的空间封死。

    此刻,青洲举起艳阳针,简简单单的一刺。

    剑尖击中月轮,没有火星四溅,也没有剧烈碰撞,两件法宝同时静止,仿佛被胶水粘住,竟然连一声最轻微的碰撞声都没有。

    摘月手正要催动月轮变化,突然神色一变,因为月轮不受控制,竟然自发演变圆缺变化,盛衰的规律瞬间发生无数次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摘月手从未遇到过,目光落到青洲身上,猛的惊醒,“是你。”

    青洲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刚才青洲从盛极而衰入手,参悟到光明永恒的道理,将之化入光明剑道中,形成这一招独特的“永恒光剑”。

    永恒光剑一出,便意味着,我剑永恒,剑光之下,敌人都会迅速经历全盛衰亡。

    此招首次出手,月轮当即中招,不断变化阴晴圆缺,因为速度太快,已然超过法宝的负荷极限。

    “啪”一声,月轮出现裂纹,接着猛地崩开,这件化神法宝就此废掉。

    摘月手来不及心痛,永恒光剑瞬间击中他的身体,于是他迅速衰老下去,皮肤发皱,头发灰白。

    摘月手是化神后期修士,剩下的寿命还有八九百年,可是在永恒光剑的刺激下,几个呼吸的功夫就耗光剩余的寿命。

    日轮还可以圆缺轮回,可是人不同,摘月手衰老到极致,等他的不是返老还童,而是走向死亡。

    “大哥会为我报仇。”白发鹤皮的摘月手说完这句话,头一歪就此死去。

    青洲收回艳阳针,对着虚空挥舞几下。

    几道长短不一的光线在虚空出现,虽然出没的先后次序不已,却几乎是在同时击中摘月手的手下。

    这些修士都是化神境界,各有强大法宝、神奇手段,当即各自施展手段,要挡掉青洲的攻击。

    如果是在先前,青洲或许很难在一时半刻杀光这些修士,但是眼下光明剑道再度提升,威力和刚才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“啊!”惨叫声连连。

    一个化神修士举起香炉法宝,要将身后的光线吸入其中,不料飞到近前的光线节节断裂,化成七八道光线,大部分躲过香炉吸收,剩下的全都打在化神修士身上,将身躯打成筛子。

    一个化神修士手持石斧,从上到下斩落,巨大的力道将光线斩得为之停顿,但是光线随之爆散,化成无数光点,如同被捅了蜂窝的马蜂,围绕化神修士身体猛地一冲,顿时无数血泉冒出。

    几个呼吸的功夫,摘月手带来的手下就被杀光,只剩下一个瑟瑟发抖的钱商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,这个人就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青洲掌心射出四道剑光,射穿钱商的四肢,扔死狗一般扔到西城子面前。

    西城子面露凶光,慢慢走向不断求饶的钱商面前。

    一声惨叫过后,再无声息。回去路上,西城子心事重重,没有和青洲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青洲知道西城子的顾虑,也没有多做分辨,虽然他选定青竹道场作为落脚点,对苏无眠等人却恭敬有加,没有丝毫的险恶用心,相信日后他们会明白。

    “青洲,我知道你来历不小,今天的事情我会为你保密,但是请你答应我一件事,好吗?”

    许久,西城子开始说话,语气中带着几分哀求,见识过青洲的实力,他知道青竹道场内,唯有师父苏无眠才能抗衡,只能好言相求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请讲。”青洲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“你加入青竹道场,叩拜师父,是青竹道场的弟子,千万不要做出危害道场的行为,若是道场有难,你必须出力。”

    西城子知道,青洲这样的人实力高心气也高,若是强逼反而适得其反,只能用感情绑住。

    青洲笑了笑,点头说道,“大师兄且放宽心,我刚才用的是光明剑道,从墨竹池传承而来。”

    青洲言下之意,他学习的是青竹道场的传承,承认自己是青竹道场的弟子,不会退却应承担的责任。

    当时碎星群内,青洲毫不保留,展现出堪比合道中期的体质,就是知道这位大师兄性格耿直磊落,自己救他于危难,不会揭穿青洲的底牌实力。

    西城子原本担忧青洲实力强大,会对青竹道场不利,但是经过这段时间相处,青洲几次三番救他,可以确定不是坏人,得到青洲承诺后便放心了。

    “摘月手和钱商已死,收尾干净,唯一顾虑的是,藏龙道人还在,此人是合道修士,横行坊市多年,不过我们只要回到青竹道场,有师父在,藏龙道人掀不起多大的浪。”西城子当即向青洲介绍藏龙道人的底细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