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三百六十一章 斗月
    摘月手是青年外观,身穿银色长袍,上面绣着从残月到圆月的图样,展现出阴晴残缺的变化,他神情自若,淡淡评价青洲等人。天籁小说Ww『

    “钱商,你我相交多年,我怎么就没看出来,你披着张人皮,却长着狼犬的心肠,竟然勾结摘月手等人追杀我,我呸!”

    西城子见到钱商,怒不可遏,这次他被追杀,就是因为钱商的出卖,最痛恨的就是这个见利忘义的小人。

    “西城子,是你太死板,青竹道场没落已久,纵然有灵物出产,也绝对无法把生意做大,放在你手上完全是暴殄天物,倒不如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不要多说。”

    摘月手制止住钱商,在他看来,西城子被困三月元气大伤不足为虑,他的师弟青洲化神初期,随便派出个手下就能收拾掉,和他们打口水仗实属多余。

    “西城子,你中了我大哥的虚实两相,一身力量若有若无,十成力量挥不出三成,远非我的对手,还是投降吧,不要连累你的师弟,他还年轻。”

    听到摘月手的话,西城子憋出笑,若是今天以前,他对青洲的看法也和摘月手一样,但见识到青洲在碎星群中表现,确定这位八师弟扮猪吃虎,实力远远过各位师兄弟,在青竹道场中仅次于苏无眠。

    见西城子微笑不说话,摘月手心火升起,语气含怒,“既然不肯投降,我就给你们苦头尝尝。”

    摘月手身边冒出朦朦月光,几轮明月从身边升起,光芒清湛如水,被照到的地方仿佛被镀上一层银霜,清冷的好似不在人间。

    “八师弟,摘月手出手阴毒,月光之力让人防不胜防,你要小心。”西城子提醒道。

    青洲点点头,月光之力出自光明大道,而他修炼的光明剑道是光明大道和剑之大道的结合,两者有几分类似,此次交战可以起到触类旁通的作用。

    随着摘月手手腕抖动,几轮明月飞射而出,有的走成弧形,有的直射,也有的从天而降,但是无一例外,都带着无孔而入的月光之力。

    青洲当初在小世界,曾经对决过月神,这位先天神灵掌握的就是月神之力,更有月神弩这般神器,能将太阳射穿,可谓恐怖之极。

    青洲当初被月神弩的弓矢射穿,被月神之力入侵体内,这种阴柔至极的力量如跗骨之蛆,花费青洲好大功夫才完全去除,给青洲留下极大的印象。

    摘月手出手,让青洲感到几分熟悉,和月神的力量不同,摘月手的明月,在阴柔之余带着几分清冷,行走虚空留下大片银霜。

    明月尚未临体,青洲身体外表就已覆盖一层厚厚的银霜,如同坚硬的铠甲,阴寒不断往体内渗透,灵神之力被冻得慢慢停滞住。

    “比起冰封大道,这点严寒还不够格。”

    青洲身体微微颤抖,体表的银霜哗啦啦抖落,抬头看着四面八方的明月,手指夹着细针大小的艳阳针。

    一个呼吸的时间,青洲已然刺出上万剑,剑光围绕青洲身边,形成一个巨大的光球,攻入青洲身边的明月深陷光球内部。

    光球内部,无数剑光不断冲撞明月,青洲瞬间营造出以多击少的局面,就算明月是化神后期修士出手,但是在连绵不绝的剑光攻击下,最后也会被打碎。

    狂风暴雨的进攻下,明月猛地爆开,不是被剑光打散,而是自的散成无数光点,躲过密集如雨的剑光轰击,往光球内部飞散而去。

    “光能聚能散,大如日月行天,能照耀万界,小如星火烛光,能万古常明,这就是光明,不因势单力薄而放弃磊落,也不因力量而失去自我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青洲看到摘月手的明月变化,对光明的内含多了一层新的领悟,光明剑道的造诣更上层楼。

    巨大光球是由无数剑光组成,看上去是个巨大的刺球,内部存在大量缝隙,明月分散成光点,顺着缝隙慢慢行走,转眼间就穿透光球。

    越过光球,光点重新组成几轮明月,继续朝向青洲身边飞来,带着威逼灵魂深处的阴寒。

    “看我的光明如剑。”

    青洲参悟到聚散自如的道理,操纵远远施加于光球上,无数光剑顿时崩解,然后汇聚成一片微光粒子形成的雾气。

    这片光雾飘散自由,眨眼间就掠过明月,然后如同一片锦绣,瞬间裹住几轮明月。

    光雾内部,明月如同经历时间摧残,开始生腐朽破败,似有看不见的小虫子不断啃食,原本皎洁明亮的月轮,从边缘开始残缺。

    若是将目光的视野放大千万倍,就会看到构成光雾的微光粒子,如同训练有素的蚂蚁,不断冲击明月,而且行走轨迹如同飞剑。

    青洲从明月聚散,悟出的道理融入光明剑道,化成的微光粒子何止亿万,光雾中相当亿万支飞剑不断冲击,将明月啃食殆尽。

    片刻过后,明月纷纷消散,光雾仍未散去,停留在青洲面前,看似是雾气,实际上却是无数细微剑阵。

    摘月手平举胳膊,手掌悬浮一轮圆盘,俨然是按照圆月形状打造的法宝,灵神之力在内部缓缓流动,倾泻出大片凝聚如针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明月几何,青天茫茫。”

    月轮缓缓推进,虚空中显出层层光波,阴柔清冷的气息弥漫四周,路过的碎石被击中,顿时出现蜂窝般密集的空洞,然后被严寒冻得粉碎。

    艳阳针一闪,顿时迸散成无数光点,裹挟着先前的光雾,铺展开来看不到边缘,内部无数偷眼难辨的微光粒子飞射如剑,从天降落将月轮笼罩在内。

    “阴晴圆缺,古已有之。”

    月轮被无数细微粒子攻击,嗡嗡震动着,突然开始变化,仿佛被透明的天狗大口咬下,突然变成月初的残月。

    变成残月的法宝,周围的气息为之一变,原本偏向柔和的月光,变得凌厉肃杀,光芒凝聚纯净,丝毫不下于飞剑法刀,和微光粒子冲杀起来。

    虚空中,顿时爆出比烟花更灿烂的场景,两边都有大片光芒爆,月光和微光粒子拼杀,每时每刻都有大量同归于尽,在最后尽头出绚丽景象。

    突然,残月再度变化,慢慢恢复圆满,最后变成圆月状态,此刻处于巅峰状态的月轮,出极致的光芒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无法用言语表达的光,柔和到极致,却又凌厉到极致;冰寒的冻彻人心,却又带着温暖一切的气息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