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三百五十八章 藏龙道人
    星海坊市,是每个星区都有的大型交易场所,来自各个星球世界的修士,在此交换资源、互通有无,因此人流复杂,除了安分守己的商人,更有不少强抢欺诈的不轨之徒。

    青竹道场所在的星球,出产几种珍贵的资源,

    在修仙大世界中很是抢手,靠着出售这些资源,青竹道场虽然贫穷败落,仍旧能支撑下去。

    这个星球特产各种竹子,其中一种紫竹年年开花结果,出产大量紫竹灵米,能炼制出最精纯的灵粮,更有竹林内的朝露凝结,形成一种半透明的膏状物,被称作秋露白华,能去除秽物、洗练杂质。百年以上的老竹,内部就会渗出灵液,被称作竹髓,凡是炼制丹药,绝少不了这一种灵药。

    青竹道场的资源,并非珍贵稀少,而是用途广泛耗费巨大,因此非常畅销,却也不会引起他人眼红。

    西城子遇险情况不得而知,青洲决定扮成出去交易的摸样,前去星海坊市打探消息。

    星海坊市广阔无边,比青竹道场所在的星球庞大十倍,无数光线汇聚到这里,同时也有无数光线从内部飞出,这是进进出出的修士,有的怀着希望前来,也有的满载收获而归。

    青洲如同一滴水流,没入庞大的修士队伍,进入星海坊市中,竟然没有引起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西城子在这里交易,有相熟的商人,青洲通向找到了这个名叫钱商的化神期修士。

    “钱道友,敢问收东西吗?”

    青洲是生面孔,找到钱商时,这个满脸和气的商人先是一愣,然后摆出礼貌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道友,我这里什么都收,天材地宝、草药内丹都不限制,可只有一条,我只要精品。”

    钱商话说的客气,可是却带着淡淡的优越感,言下之意就是,如果拿出来的东西品级不够,就没有资格和他交易。

    青洲笑了笑,从储物环中取出一把紫竹灵米,还有半块秋露白华,送到钱商面前。

    钱商见了双眼亮,这些东西都是青洲精心挑选的上品,平时都是青竹道场留着自用的,比西城子拿出去卖的高出几个档次。

    “好精纯的灵气,这些紫竹灵米肯定是第一年开花的紫竹结果产出,内部的灵气纯净深厚,实在是难得的佳品。还有这块秋露白华,更是上品中的上品,简直是极品,好,好,道友,这样的东西你有多少,我全要了。”钱商赞不绝口,当即对青洲说道。

    钱商虽然是修仙者,本性还是个商人,见到如此优质的货物,当即开始盘算能卖出多少价格,若是想要利润最大,应该将买入的价格压到多少。

    “嗯,不瞒道友,这紫竹灵米和秋露白华,是青竹道场出产的品级最好,你的这些货物,若是青竹道场出产的,价格至少能翻一倍,可惜啊,现在我只能给你这个数。”

    钱商手掌比划一个手势,盯住青洲双眼,想通过他的反应来决定是继续压价还是适当提高一点。

    让钱商失望的是,青洲目光平静。

    “钱道友,实不相瞒,这些货物就是青竹道场出产的。”青洲慢条斯理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青竹道场一向是西城子出来交易,前不久他还来过。”钱商说到这里,察觉情况不对,如此优质的紫竹灵米和秋露白华,只有青竹道场才有,不可能是从其他地方流露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道友,我还有事,失陪了。”钱商猛地起身,就要离开这里,额头上渗出大颗汗珠。

    青洲手掌轻轻搭在钱商肩膀,微微用力,钱商如同在椅子上生根,再三用力也动不了。

    钱商也是化神中期的修士,虽然常年在外做生意,不习惯打打杀杀,可是自保的力量还是有的,被青洲一手压住,竟然全无反抗之力,乖乖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钱道友,先把话说完再走,我大师兄西城子,和您做完生意后,便下落不明,还请钱道友为我解惑。”青洲淡淡笑着,手掌不断加力,钱商全身骨头出咯吱咯吱的碰撞声。

    “道友,我实在不知道,西城子道友每次都是交易完就离开。”钱商仍旧嘴硬。

    “钱道友,拜托了,我的师兄下落不明,道场内的师兄弟们心急如焚,若是再找不到西城子师兄,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青洲看着钱商的眼睛,现他目光闪烁,在躲避青洲的眼神,知道钱商一定知道西城子的下落。

    “钱道友,你若知道什么,还请卖我一个面子,告知在下西城子师兄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青洲微笑着,手掌慢慢用力,比一千高山还沉重的力量慢慢叠加,往钱商的肩膀压下去。

    “咯吱咯吱!”

    钱商面色苍白如纸,豆粒大汗珠不断滚落,他听到身体骨头出的细微破裂,知道若是青洲不收手,最后肯定会被压成一团肉酱。

    “该死,西城子实力平庸,却那里来的师弟,如同煞星一般,还是力量雄浑著称的炼体师。”

    钱商内心咒骂,他曾亲眼见识过炼体修士杀人,暴力血腥无比,今后便产生了心理阴影,无论如何也不肯得罪强大的炼体修士。

    眼下青洲步步紧逼,若是不能回答西城子的下落,受不得就要下重手,钱商经营多年身家丰厚,自然不肯就此没命。

    “等等,道友,我有话说。”

    “洗耳恭听。”青洲笑着收回手掌。

    钱商得脱自由,心有余悸揉揉肩膀,然后说出来龙去脉。

    原来当时西城子前来交易,钱商的确和他完成交易,但是后来,西城子意外得罪了坊市中的一大恶势力,被那伙人接连追杀,虽然杀伤不少对手,最后还是被追杀到一处险地,被围困在内。

    “这位道友,不是我不想帮忙,实在是因为西城子得罪的那帮人实力太大,他们的领是合道修士,在坊市外围势力很大,我势单力薄,根本得罪不起,只能坐视西城子道友被他们围困。”

    钱商解释道,追杀西城子的人,是一伙恶势力的二领摘月手,此人是化神后期,身边的喽啰都是化神期的,这些人加起来的确不是西城子对手,可是他们的大领藏龙道人,却是合道初期的修士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