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三百三十五章 接应
    “看来我是低估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解阳宇知道,想要捉拿三女,并不如想象中简单,不过若是能的手,功劳也不必定能得到天外修士大笔赏赐。

    解阳宇全身气息猛的收敛,光从外表看来,完全是一个普通人,于此同时,丝丝缕缕针状气流,顺着毛孔不断钻进钻出,每一根都锐利无比。

    “不好,神裂魂消无形刺,这是杀招,我们须得小心应付。”

    解华容大惊失色,想不通解阳宇为何迫不及待下狠手,连忙提醒莫横行和公孙烟。

    这门功法,听名字就知道厉害,神裂魂消是指威力厉害,一旦被刺中就没命,无形是指没有痕迹,让敌人无从抵挡。

    莫横行全身光芒绽放,九色灵光叠加便后,凝结成片片修长的羽毛,将她从头颈胳膊,胸腹,肩背,双腿都覆盖住。

    嗖嗖,几声轻微到不可忽略的风声响起,接下来,莫横行身上溅起几点灵光,夹杂着几颗血珠,简简单单的一刺,便将九色灵光的防御打破,刺伤莫横行的躯体。

    另一边,公孙烟高举石镜,镜面上的光芒绽放,放出的扇形光圈向两边扩张,不仅将石镜淹没,更将公孙烟的娇躯都保护在内。

    在石镜的光芒照射下,神裂魂消无形刺终于显形,那是几条淡得看不见的影子,刺破石镜光芒轻松无比,瞬间击中石镜中央。

    无形刺击中石镜,顿时打出一个轻微的小坑,石粉飞溅,巨大的力量在石镜表面激荡震动,公孙烟双手托拿不住,竟被打飞石镜。

    无形刺打飞石镜,从先前的直刺改成弧形,绕开公孙烟的要害,刺穿她的胳膊双腿,让她失去行动能力。

    这一刻,解阳宇露出狰狞,一出手就让两女失去反抗之力,剩下的只有解华容。

    “华容,投降吧,你和她们不同,是我的好侄女,我不想伤害你,你也知道不是我的对手,强行动手只会受伤。你从小到大娇生惯养,别说流血了,就连一点破皮都没有,肯定不愿像她们。”

    解华容看了莫横行和公孙烟一眼,这两位同伴受伤不轻,就算解阳宇特地避开要害,也都贯穿躯体,鲜血不断留下,在空中洒落血泉。

    “三叔叔,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,从这一刻起,我不再是解家的女儿,我解华容和解家恩断义绝。”

    解华容此言一出,解阳宇顿时雷霆大怒。

    “大逆不道,你简直忤逆不孝,好好,老夫也不留情了,让你尝尝我的神裂魂消无形刺。”

    解阳宇双眼眯起,杀机顿现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长长剑光飞射而至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解华容等人看到剑光,知道就行到了,如此凝聚的剑光,找遍修仙界,只有御剑轩的剑修才能使出。

    “哼,御剑轩余孽,来得正好,我一网打尽,有立一功劳。”

    知道来的是御剑轩弟子,解阳宇更不以为意,前段时间天外修士打死杀戮,将御剑轩的强大剑修杀戮一空,能威胁到他的不多,都在镇守本部,不可能有元婴剑修出现。

    剑光飞射而至,现出一名冷面剑修,是金丹境界的修士。

    “宋七,你可来了。”

    解华容见到宋七,欢喜的交出来,随即失落下去,她和御剑轩早就联系,对方会派人接应,但前来的是金丹剑修,不可能是解阳宇对手。

    解阳宇见到宋七,认出这个御剑轩的后起之秀,不以为意的笑了,就算宋七是金丹剑修中的佼佼者,也不是他的对手,金丹和元婴的差距,不啻于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“宋七,此人是解家元婴修士,厉害得很,你要小心。”解华容出言提醒道。

    宋七点点头,目光转向解阳宇,解阳宇被他看到,全身起了一个激灵,感到这双眼神冷得如同冰块,全然不似人类。

    “小辈,你们御剑轩早已败落,不找个老鼠洞躲起来,却来勾连我们的叛逃弟子,这是找死啊,就让我斩杀你这个小辈。”

    解阳宇眼神一厉,手脚不动,神裂魂消无形刺出手,身上衣裳不动,但杀招已然无声无息飞到宋七身前。

    无形刺的可怕,解华容三人早已见识过,对金丹修士几乎横扫,见宋七浑然未觉,忍不住想要开口提醒。

    但是宋七的反应出乎所有人意料。

    宋七手掌翻转,一把长剑闪现,只见他很是随意的挥动长剑,对着空荡荡的面前刺击几下,看起来就像是在玩耍。

    这几剑刺出,当即响起叮叮当当的脆响,如同打中隐形透明的东西,因为碰撞太过激烈,长剑剑尖迸出四五点橙色火花。

    “他用剑法破去了无形刺!”

    解华容大惊失色,此举看似简单轻松,实际内情却骇人听闻,让人细思恐极。

    神裂魂消无形刺,是元婴修士放出的攻击,更何况解阳宇是元婴后期修士,他出手攻击,就算是元婴修士也当不住,更何况金丹修士。

    无形刺一来穿透力强,二来无形无形,让敌人防不胜防,等到被无形刺打中,便是见血毙命的瞬间。

    可是宋七仿佛开了天眼,看穿空中的无形刺踪迹,然后施展长剑一一挡住,以金丹剑修之力,破去元婴修士的攻击。

    “有点名堂。”解阳宇目光扫过长剑,突然停住了,“这是剑劫,你是御剑轩的当代传人?”剑劫是

    御剑轩最强的法宝,不是留存的剑仙佩剑,而是剑劫,因为剑劫传自剑仙,据传是仙人老祖赐下,代表着剑道最正统的传承,金丹真人炼化,当即拥有击杀元婴修士的能力。

    只是剑劫被历代剑主拥有,只有弥留之际,才会传授给继承人,当代剑主还在,剑劫却出现在宋七身上。

    即便宋七手持剑劫,但解阳宇不以为意,他不是一般的元婴修士,拥有元婴后期境界,就算宋七拥有剑劫,也不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好好,原以为是小功劳,没想到却是大功,我只需杀了你,将剑劫带回,就能断绝御剑轩的传承,剑主哭都来不及。”

    解阳宇目光凛冽,更不多嘴,双手交错下压,气流搅动不止,神裂魂消无形刺脱手而出。

    这番出手,和刚才对付三女又有不同,无形刺聚散自如,可以化成针雨,也能拧成尖锥,攻击手段多样,几乎是一套繁复的针法。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