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二百八十二章 绣雪重伤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御剑轩内,卢子湛闭关中,面前摆放着一枚通体血红的剑胎,一瓮清水,以及五绝剑匣。

    但是卢子湛的注意力全都放在手中的信符,信符带来的讯息,是青洲从九天雷亟大阵脱身,并击杀金丹中期真人任无意。

    “进步越来越快了,青洲,你以在出乎我的预料,将你列为五绝之一,不知道是我最大的收获,还是最严重的失算。”

    此刻的五绝剑匣,上面的五支小剑都已经刻上名字,仔细一看,都是修仙界中后起之秀的剑修。

    “青洲,我要感谢你,正是因为你带给我的压力,才让我辛苦寻觅,找来这枚剑胎,只要将剑胎炼化,我战胜你的把握就更大了。”

    和当初青洲到手的剑胎不同,这枚通红的剑胎是被人炼化过得,因为主人被杀,精气还原成剑胎,不过上面沾染了前人的气息,变成通红色,若是贸然炼化,肯定会污染法力,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。

    因此要炼化这种剑胎,必须要先用奈何水洗炼,将上面的前人气息都消磨掉,还原成纯净无瑕的原始状态,虽然比不上先天剑胎,但也能增强持剑者的实力。

    卢子湛此刻已然是金丹真人,但仍旧感到实力不足,因为他选取的五绝剑修,都是千百年一出的剑道天才,想要练成前所未有的剑劫,必须将这五位剑修逐一击败,否则将沦为为他人作嫁衣裳。【www.AiQuXs.coM

    若能炼化这枚剑胎,卢子湛的蚕鱼通灵剑威力增添三倍,战胜五绝剑修的可能性就越大。

    “剑劫,我一定要练成。”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,看似与世无争的卢子湛心中,却有着震惊世人的野心,他要将志高剑典练成,还原出上古剑仙的无上剑道,成为世间的第二位剑仙,将来还要超越剑仙,成为剑道中独一无二的存在。

    因此,卢子湛一生都在谋划,他要成就至高无上的剑道修为,剑劫是他的计划第一步。

    “青洲,就算你再强,也不过是五绝剑匣的养料而已,最终你的一切,都将化成剑劫,成就我的剑道。”

    此刻青洲,还在闭关修炼,在和金丹真人的交手中,他不仅见识到七大门派的各种奇功妙法,最大的收获,就是对金丹的力量有了更加深入的体会。

    在外人看来,金丹就是一颗实质的珠子,这个观点太狭隘了,金丹是一种力量,更是一种境界,象征着金坚不破、凝聚如丹的法力境界。

    金丹法力圆润凝聚,就好比水银般,再细微的一丝,也能凝聚成最细微的珠子,而且质地坚硬,不会被轻易摧毁。

    金丹期的真人修炼,就是要不停的精粹法力,以后天力量,感悟先天的至纯至净的境界,便能蕴养赤子婴儿,成就元婴境界。

    此刻青洲综合实力,堪比金丹中期,但是法力的境界,仅仅停留在金丹初期,因此还需要不停修炼,突破眼前的境界。

    一天,御剑轩的赵穗儿找到了青洲。

    “青洲师弟,不好了,师父被打伤了。”

    赵穗儿双目通红,显然一路哭着走到凌霄观。

    “师父叫我来找惜缘师叔,可是惜缘师叔不在,我没办法,才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这段时间,惜缘真人有事外出,因此不在姑射山上,绣雪真人找他求助,只能无功而返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我应该能帮忙。”

    青洲自问已经是金丹真人,惜缘真人出手,不一定比自己管用,因此询问赵穗儿来龙去脉。

    原来绣雪真人当初和茶儿娇决裂后,当即不再理会这个弟子,可是多年的师徒情深,却难以忘怀,暗中却关注茶儿娇的情况。

    绣雪真人知道,解君忧性情凉薄,对茶儿娇并非真心,最终肯定会伤害茶儿娇,即便当初说的决绝,却仍旧放不下这个闹心的弟子。

    情况果真如同解君忧所料,解君忧几次想要茶儿娇的身子,茶儿娇始终觉得不妥推辞了,严明必须结成道侣才醒,解君忧和她玩玩而已,怎么会当真,起先还百般关怀,时间一长就变心了,对茶儿娇迅速冷漠下来,甚至当着她面和其他女修亲热。

    茶儿娇虽然骄傲任性,本质上还是涉世未深的少女,不知道为何情郎变脸,直觉得万念俱灰。

    解君忧不在庇护茶儿娇,茶儿娇的情况急转直下,失去师父绣雪真人的关照,又没有解君忧做靠山,身边的人立刻变的模样,女修冷嘲热讽,男修轻薄无礼,茶儿娇竟然承受不住自尽了。

    不过茶儿娇始终下不了狠手,最终结果是重伤,而没有丧命,却让绣雪真人心痛不已。

    绣雪真人当即找到解君忧问罪,却被对方冷言冷语,几句话下来,双方立刻动手。

    结果是,绣雪真人被打成重伤,被赵穗儿等人带回洞府,因为是私下动手,无法追究解君忧行为。

    绣雪真人在御剑轩内虽然也有还有,但事关解家弟子,却无人敢为她出头。

    御剑轩内,解家的势力最大,已经占据了半壁江山,解君忧是当之无愧的太子,没人敢为了绣雪真人得罪他。

    绣雪真人既悲且怒,当即传信一封,想要找惜缘真人商量,她不想挑战解君忧,只是要安排下赵穗儿等人的去向。

    “师叔的伤很重,可是他们不给我丹药。”

    赵穗儿也曾去炼丹部领取丹药,但是解君忧淫威之下,谁敢给她丹药,绣雪真人身上的丹药耗尽后,只等躺在洞府内艰难养伤。

    “简直欺人太甚。”

    青洲拍案而且,当即对赵穗儿说道,“你带我去,我要找解君忧讨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赵穗儿瞪着红肿的双眼,难以置信的看着青洲。

    “青洲师兄,可是解师兄他……”

    青洲一把抓住赵穗儿的手,“来不及解释了,你跟我过去,先领取些丹药,然后一起去御剑轩,先将绣雪真人的伤养好。”

    赵穗儿脸一红,乖乖的低下了头,任凭青洲带着她在姑射山上来回奔走,搜集疗伤丹药。(未完待续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www.yuehuatai.com,更优质的www.yuehuatai.com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