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二百七十八章 挑拨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青洲看着金网在眼前放大,不动声色,伸出胳膊对着金网一戳,顿时金光闪闪,金网层层包裹,顺着青洲的胳膊重重叠叠缠绕,眼看着就要将青洲全身包裹在内。

    “雕虫小技,不过如此。”

    青洲冷哼一声,手臂猛地膨胀,竟然将金网撑得节节张开,金光急促闪烁,显然被拉伸到极致。

    钢筋拉断的声音响起,第一根金丝被崩断,青洲手臂上顿时发生连锁反应,只听得崩断声络绎不绝,金网变成一条死蛇,从刚才缠绕状态变成松弛。

    青洲微微抖动手臂,哗啦声响起,掉落一地的残破金丝,这件灵器金网就此废了。

    “你!竟然毁我灵器。”解令封大声喝道,就要使出噬日元神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声大喝从议事大殿传出。

    “何人如此大胆,敢在议事大殿外喧哗。”

    议事大殿是每个门派最庄严的地方,有元婴强者和金丹真人坐镇,前来办事的门人弟子,都不得大声喧哗,否则要遭受惩处。

    解令封听到这个声音,面露喜色,当即大声叫道,“二叔,不,解师叔,此人有杀人嫌疑,还请协助我捉拿此人回刑堂。”

    青洲听到这句话,立刻知道,出来的金丹真人,又是解家族人,心中不禁好奇,解家的实力何等庞大,竟然在凌霄观中无处不在。

    “解令封,你真是不成器,连一个筑基修士都拿不下,真不知道你在刑堂都学了些什么,不要辱没了家族的名声。”

    解师叔走出大殿,看也不看青洲,伸手一挥,金丹法力发成一只大手,朝着青洲头顶罩落,等闲的筑基修士被这么一抓,肯定束手就擒。

    可青洲不同,他动也不动,任凭大手握住身体,觉得无穷巨力收紧,当即深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解师叔抓住人,心境不悲不喜,对他来说,擒拿一个筑基小辈是举手之劳,不过是帮解令封收拾烂摊子而已,当即驱动大手,想要将青洲从地面抓起。

    谁想到这一动手,解师叔神色变了,以往十分之一的法力,就能轻易捉拿一个筑基修士,但是现在青洲岿然不动,大手仿佛握住一座生根的大山。

    法力增加到十分之三,青洲还是不懂。

    解师叔脸色变了,法力源源不断输出,片刻就增加到十分之八,青洲身体微微晃动,双足始终牢牢钉在地上,仍旧没有离开地面。

    青洲施展无量巨灵体,体内蕴含惊天巨力,就算是手脚不动,也能抵挡金丹真人的擒拿手段。

    解师叔还要用力,脑海中灵光一闪。

    “你是金丹境界,哪一个分支的新人?竟然不来议事大殿登记造册。”

    解师叔在议事大殿做事,对于凌霄观内的金丹真人都略知一二,见到青洲这个生面孔,当即意识到此人是新晋升的金丹真人。

    “这位师兄见谅,在下此来议事大殿,就是为了晋升金丹期一事进行登记。”青洲看了解令封一眼,然后说道。

    解令封感到身体如堕冰窟,讯息有误,不知道青洲晋升金丹期了,解家族人虽然势力大,但他本人只是小小的筑基修士,并且在解家也不算精英,没有练成家传的噬日元神,在刑堂内地位不高,想要为难一个金丹真人还是不够。

    如果青洲只是筑基修士,那么凭借刑堂的执法修士的身份,倒是可以刁难下,但对方今非昔比,已然是金丹真人,解令封已然不够资格,若非解师叔在场,青洲完全可以将他打伤,事后还不会被追究。

    “解令封,你怎么搞的?”

    解师叔心中恼怒,看着解令封,越发觉得恼火,此人原本就资质平庸,是家族弟子中最不受关注的,现在竟然惹出这么大的事情,当面挑衅金丹真人。

    凌霄观内,等级森严,到了金丹境界,就已经是万人之上的存在,不管炼气弟子,还是筑基修士,在金丹真人面前,必须恭敬有礼,否则就是大不敬之罪,会遭受刑堂处罚。

    解师叔恼火归恼火,但仍旧要偏袒家族后辈,当即不动声色的转向青洲。

    “你是来登记的吧!跟我过来。”

    青洲跟着解师叔走近议事大殿,看也不看解令封一眼,对他来说,此人不值一提,转眼就忘。

    解令封看着青洲离开背影,松了一口气,随即赶到深深的羞辱,身为解家弟子,他对其他同门始终保持高高在上的优越感,今天却被青洲如此打击,内心自然难以接受,产生毒蛇般的嫉恨。

    “可恶,不要以为金丹真人有什么了不起?”

    解令封叫来几个心腹,对他们吩咐几句。

    接下来一段时间,修仙界传出一个消息,凌霄观天归一脉的金丹真人青洲,同意接受各方挑战,欢迎各方的同道前来切磋,磨练金丹。

    修仙界中,原本就有金丹百炼的说法,一颗金丹需要经历千百劫难,才会成就至纯至净的地步,那也是结成元婴的门槛所在。

    因此不少金丹真人,在结成金丹后,便广泛邀请同道进行切磋,在斗法交战中吸取经验,磨练自己的精神意志,将金丹打磨的更加精粹。

    原本青洲也有这个打算,但是考虑自己在修仙界没什么熟人,便打消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现在这个流言传出,顿时将青洲架在火堆上烤,须知这等事情,只能在好友间私下交流,像这般大张旗鼓宣传的,已经是向外界挑衅,追求扬名了。

    青洲从流言中感受到恶意,肯定是有人嫉恨自己,才假意青洲的名义传出流言,修仙界人才辈出,不缺心高气傲的人,若是听到流言,说不定就会找上门来教训青洲。

    流言传出一个月后,当即有人上门。

    “在下长庚谷金丹真人须离离,金丹初期,还请青洲真人指教。”

    须离离是中年人模样,这个年纪的相貌在金丹真人当中最是常见,毕竟像青洲这般年纪轻轻就是金丹期的不多见。

    “好,我们点到为止。”青洲客气说道,他刚进入金丹真人行列,对其他门派的人都不熟,自然要广结善缘,不宜树立强敌。

    谁知青洲这一说,须离离顿时色变。

    “我这次前来斗法,就是因为听了阁下的豪言,要会尽天下金丹真人,见识七大门派的手段,当然要全力出手,何来点到为止一说?”(未完待续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www.yuehuatai.com,更优质的www.yuehuatai.com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