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二百六十五章 元婴出世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青洲此话出口,枯藤、惜缘等人大惊,如此一来,就没有推诿的余地。

    “好,难得你懂事,走吧!”秋千波目光稍微柔和。

    “慢着,总得给些时间收拾吧!”枯藤真人知道再难挽回,深深自责没能保住青洲,想着要拖延片刻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,刑堂里什么都有。”秋千波说出一句意味深长的话。

    什么都有,痛苦、怨恨、绝望等等一切,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“几位师叔,我不在的时间,还请你们多多帮忙,等师父出关,替我和他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青洲看着今墨生闭关的方向,知道自己的一线生机就在那里,哪怕等上十年二十年,只要今墨生能突破元婴出关,就能把自己从刑堂救出来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要让我等太久。”

    秋千波带头,剩下的四个执法真人分开,将青洲围在中央,防止他逃脱,就这样一行人走出大殿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惊动了整个天归一脉,无数修士倾巢而出,围观此事发生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抓大师兄?”

    “不公平。”

    即便是面对高高在上的执法真人,天归一脉的修士们仍旧在不断抗议,可惜秋千波等人眼皮也不眨,带着青洲径直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各位师兄弟,我有事离开一段时间,这段时间可长可短,还请诸位勠力同心,一切为了天归。【www.AiQuXs.coM】”

    一切为了天归。

    青洲话音落出,人潮为之沸腾。

    其他分支的修士不理解,区区一个筑基修士,就算是首席弟子,也值得天归修士为之疯狂?

    秋千波见到这一幕,神色为之一变,虽然眼前的修士都是些炼气、筑基的小辈,但他们身上散发的气势,千万股汇聚起来,让他也感到畏惧。

    玉皇山沉浸在哀伤和悲愤中,突然,天地间寂静一片,所有的声音消失了,一切的动作停顿下来。

    仿佛是沉寂千万年的黑暗中,猛的亮起一点光明,光芒耀眼夺目,让人双眼流泪。

    一道光柱冲天而起,将整座玉皇山笼罩在内,所有的凌霄观修士都感受到光柱中温暖纯净的气息,让他们想起还在婴儿的时候,那种不夹杂一丝杂质的纯净自然。

    秋千波面色如土灰,其他人不知道,他却清清楚楚这意味着什么,眼前的一切,证明有人突破元婴了。

    玉皇山中,大张旗鼓闭关的那个人,唯一是金丹巅峰的那个人,只有一个人,那就是今墨生,青洲的师父今墨生。

    原先的天归一脉,没有元婴老祖坐镇,任人揉捏,刑堂派出几个执法真人,便能随意捉拿任何人,青洲是首席弟子,也难以幸免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今墨生突破元婴,情况截然不同,修仙界中,元婴老祖是战略性存在,任何一人都能左右宗门的决策。

    刑堂号称能拘拿同等境界的修士,但那是针对金丹、筑基和炼气等境界,若是到了元婴境界,刑堂的规矩已经不管用了,毕竟刑堂最大的执法长老,也才元婴境界。

    光柱经久不散,炼气、筑基的小辈们摸不着头脑,但是金丹真人们渐渐发觉,这是有人突破元婴的征兆。

    “莫非是今墨生,不可能吧,他不是练功走入入魔,正在疗伤吗?”一个其他分支的金丹真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都让人给骗了。”

    通九幽脸色难看,联想起当初,青洲死活不肯让他们见今墨生,现在看来,这对师徒早有计划,徒弟在前台打掩护,师父闭关修炼突破元婴。

    “奇怪,东极洲穷荒之地,千万年来从未有突破元婴的例子,这下可好,一出就两个,先有傲绝天,后有今墨生。”

    “傲绝天那是服用了结婴丹,今墨生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除非是得到了另一枚结婴丹,当时他的弟子青洲,也在天机屿上。”

    “好一对师徒,当真是滴水不漏,竟然瞒过天下人,今墨生我佩服,至于青洲,我怎么没有这样的弟子啊?”

    其他分子的金丹真人,嫉妒的眼都红了,金丹到元婴的差距就和天与地一般,到了元婴这个层次,已然掌握左右修仙界的力量和权势,从此以后就不再是棋子,而是下棋的手。

    枯藤真人和惜缘真人神色激动,没想到天归一脉复兴的就会就在眼前,只要今墨生成就元婴,就能带着全体天归修士,回到修仙界本部。

    光柱持续了七天七夜,内部的灵气如同潮汐般涨落起伏,修士们不敢有丝毫懈怠,瞪大眼睛看着光柱的一举一动变化。

    最后一刻,光柱猛地收缩,化成一道巨大的背影,熟悉今墨生的人都知道,这道背影就是今墨生。

    这道背影顶天立地,然后消散无踪,下方正是今墨生闭关的洞府。

    “哈哈,好热闹,各位都是来为我祝贺的吗?”

    今墨生的声音响起,话音未落,人已经出现在现场,此刻的他,身上偶尔气息流露,纯净的没有一丝杂质,双目明亮如同婴儿,这是元婴境界的特征。

    “恭喜首席成就元婴境界。”

    枯藤和惜缘等人为首的天归一脉修士,齐声祝贺道,声音回荡在玉皇山四周。

    “不必多礼,嗯,刑堂的执法真人也在,请问各位大驾光临玉皇山,有何要事?”

    今墨生出面,这位首席立刻掌控全场局势,原本高高在上的秋千波等人,讪讪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首席,秋真人他们想把青洲带走。”枯藤真人看了秋千波等人一眼,不客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带走我的弟子?”

    今墨生目光扫来,秋千波等人赶到目光刺痛,仿佛直视太阳般不能忍受,纷纷低下头。

    “首席,听我解释,刑堂执法真人宗百谷无辜失踪,青洲有可能是唯一知情者,因此我想将他带回宗门,仔细询问,看能否找到宗百谷下落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必要,就在这里问吧,青洲,你一五一十的回答,不需隐瞒,也不必多说。”

    在今墨生的压制下,秋千波硬着头皮,不痛不痒的问了几个问题,不出意外,青洲都给出拒绝的答案,丝毫不给面子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先回去,禀告执法长老,以后肯能还要麻烦青洲接受询问。”秋千波搬出刑堂元婴老祖,只是为了少丢点脸。

    “好,到时候,我会亲自送青洲上门。”

    今墨生表现得大公无私,但是秋千波等人哪里敢当真,只得灰溜溜的离开,对比来时的趾高气昂,简直是灰头土脸。(未完待续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www.yuehuatai.com,更优质的www.yuehuatai.com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