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二百六十四章 押送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“没有宗百谷的消息吗?”

    御剑轩内,解君忧在洞府内喃喃自语,自从那天他说动宗百谷后,就一直等消息,没想到,不但青洲下落不明,就连宗百谷也在没出现过。【www.AiQuXs.coM

    “不过这样也好,宗百谷是死也好、失踪也罢,就把这个罪名按在青洲身上,暗杀长辈的罪名,够他在刑堂死上十次八次了。”

    解君忧嘴角露出诡异的阴笑,耳边传来茶儿娇柔媚的声音,“解师兄,明天有空吗,想和你一起去十里樱丛赏花雨。”

    “区区一个玩物,也敢有诸多要求,等到将你的身子占了,就狠狠抛弃掉。”

    解君忧从未真心爱过茶儿娇,对于此女抱着玩弄的心思,起初还迁就她,但是越到后来,就越加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青洲飞回东极洲的时候,不知道有大麻烦紧跟而来,在解君忧的挑拨下,凌霄观的刑堂,派出五个执法真人,前来调查宗百谷失踪事件。

    根据解君忧的暗示,宗百谷失踪之时,东极洲弟子青洲正在附近,就算不是他动手,肯定也和他脱不了关系,必须严加审查青洲。

    青洲幼年离开家族,不知道解家在修仙界的地位,七大门派的高层,几乎大半都是他们的势力,解君忧虽然仅仅是金丹真人,但却是族内前途无量的年轻一辈,因此能说动凌霄观派人问罪青洲。

    刑堂的地位高出各大分支,五位执法真人出手,就算是今墨生也压不住,除非镇守东极洲的羽化老祖出面,但这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青洲回到玉皇山,便继续投入堆积如山的事务中去,这次到御剑轩数年功夫,虽然有枯藤和惜缘协助,但还是积压大量工作,需要青洲日夜加班才能完成。

    “总算完成了。”

    这天,青洲伸了个懒腰,感到全身酸痛,在他的努力下,总算是前几年积压的事务都完成。

    这些年间,东极洲风平浪静,海外修士再未杀来,玉皇山照常运行,今墨生还在闭关修炼,其他分子的修士也没有造成麻烦。

    青洲在代理首席这个位置上,越发的得心应手,触类旁通,竟然悟透不少修炼当中的诀窍,自信下一次闭关,就能突破至金丹境界。

    “青洲何在?凌霄观刑堂执法真人秋千波等五人,特来拘你回刑堂,审查宗百谷失踪一案。”

    青洲听到这个声音,第一反应就是东窗事发,随即察觉不对,当时自己动用大千之眼查遍四周,并没有第三人在场,所以击杀宗百谷的事情无人知晓。

    这些刑堂的执法真人,显然只是猜测,并未掌握任何证据,青洲转圜的余地就大了。

    “几位师叔,请进。”

    眼下今墨生闭关中,青洲代理首席之位,代表了天归一脉的颜面,当即将几位执法真人请进大殿。

    秋千波是一位颧骨高耸的中年,面色古铜消瘦,双目森严如冰,给人以冷酷无情的印象。

    后面跟着四位执法真人,也都是不苟言笑、面色冷酷的表情,他们死死盯着青洲,一副随时扑向猎物的鹰犬摸样。

    “几位师叔,大驾光临玉皇山,有失远迎,恕罪恕罪。”青洲客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说客气话了,你若是真有罪,刑堂法则三千条,总有一条饶不了你,没有恕罪的说法。”秋千波语气冷淡,根本不根青洲客气,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刑堂捉人,也的有个说法,弟子入门以来,自问遵纪守法,不敢给宗门丢脸,从未有过违法乱纪的行为,还请秋真人明示,在下究竟烦了何等过错!”

    青洲语气强硬说着,这里是玉皇山,他背后有整个天归一脉,因此无需唯唯诺诺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问你,一年前,你是否离开御剑轩。”秋千波问道。

    “确有此事,我领取任务外出,路过御剑轩,因为有事待了几年,有绣雪真人为我作证。”

    “你离开御剑轩后,有无遇到宗门长辈宗百谷,他同样是刑堂的执法真人。”

    问到宗百谷的名字,秋千波双眼发出利剑般的目光,仿佛要刺穿青洲双目,深入他的内心。

    “不曾。”

    青洲早在修炼中,练就一颗千锤百炼的道心,更加有过无数次斩心魔,区区两道目光,如何能撼动他的心灵。

    秋千波盯着青洲双眼,后者还之以坚定的目光,双方对峙许久,秋千波率先放弃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,从那以后,宗百谷下落不明,有极大可能被杀,你当时在附近出没,必须跟我们回刑堂,接受执法真人的询问。”

    青洲心里一沉,和宗百谷不同,这些人来真的,他们从凌霄观本部出发,不是击杀就能了事。

    “青洲,你不必推辞,你也推辞不了,刑堂之人,可以拘拿同等境界的门人,我们这五个执法真人,就连你师父今墨生就能拘拿,跟别提你一个小小的筑基修士了。”

    秋千波话语冷酷无情,并未给青洲任何商量的余地,他们一开始就是为了捉人的。

    青洲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枯藤真人、惜缘真人等长辈终于来到,他们神色沉重,知道此事难以善了,刑堂来人非同小可,天归一脉根本无从抵抗。

    “秋真人,还请见谅,今墨生闭关,青洲代理首席,实在是走不开,可否暂缓一段时间。”枯藤真人求情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,枯藤,你也是宗门老人,应该知道规矩,刑堂拿人在三更,谁敢拖延到五更,不要让我们出手,不然天归一脉最后的面子也没了。”

    秋千波的话,让枯藤的人面色难看。

    在凌霄观本部,刑堂都凌驾各分支之上,那时候,至少有元婴老祖坐镇,凡事都好商量,但是现在天归一脉没有元婴老祖,刑堂众人竟然有恃无恐,要光明正大带走首席弟子。

    这是何等侮辱,这一瞬间,枯藤等人心中想起,若是丹青上人还在,秋千波等人绝不放如此放肆。

    “秋真人,莫非半点情面都不讲?”惜缘真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讲。”秋千波果断回答,“惜缘,我知道你的凶名,但是奉劝你一句,和宗门作对没有好处,你一把剑能杀得了几个。”

    青洲知道,眼下已成僵局,解决的唯一办法,就是自己跟秋千波离去。

    “那好,弟子愿意前往刑堂。”(未完待续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www.yuehuatai.com,更优质的www.yuehuatai.com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