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二百六十二章 断绝关系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“绣雪师叔,何来这么大火气,消消气。”青洲到上前,扶住绣雪真人的袖子。

    “青洲,你回来了,事情办完了吗?”绣雪真人见到青洲,火气消了大半,毕竟能从觉悟洞出来,就是大喜事。“你是何人,赶来打扰我和绣雪真人说话?”解君忧面带不悦之色,区区筑基修士竟对自己无礼。

    “凌霄观青洲,不过是个外人,却看不惯你们欺压一个长辈。”青洲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“青洲你大胆,解师兄何等身份,你竟敢冒犯他。”茶儿娇大声呵斥。

    青洲看也不看,这等女子空有一副好皮囊,内在却惨不忍睹,和莫横行比起来天差地远。

    “一个外人,还再次逗留作甚,给我滚出去!”解君忧看也不看青洲,冷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青洲,你先让到一边。”

    绣雪真人知道解君忧的为人,若是青洲再挑衅,恐怕解君忧真能当场杀人,以解君忧的家世,青洲必定死不足惜。

    “绣雪真人,还请你卖我个面子,放茶儿离开。”解君忧口说请求,语气却傲然在上,没有丝毫诚意。

    “是啊,师父!”茶儿娇说道。

    “解君忧,你不要欺人太甚!”绣雪真人怒道。

    “绣雪真人,实话跟你说吧,我解君忧就算欺人太甚,你又能拿我怎样,还是答应了吧,也好给自己留个面子。”

    解君忧的年纪还比不上绣雪真人一个零头,算起来是晚辈,可惜修仙界以境界定尊卑,加上解君忧背景雄厚,才能如此折辱绣雪真人。

    “绣雪师叔,消消气,穗儿他们都还看着呢?”青洲看到绣雪真人随时爆发,在一旁劝道。

    绣雪真人深吸几口气,看到神色担忧的赵穗儿等人,挥挥手,“穗儿,你们先出去。”

    赵穗儿看了众人一眼,带着师姐妹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也滚!”解君忧一指青洲。

    “不,青洲留下。”绣雪真人强硬说道。

    “绣雪真人,你不要固执,以你的修为境界,只会耽搁茶儿,强留无益。”解君忧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茶儿,这就是你的意思吗?”

    绣雪真人看着茶儿娇,感到心冷,这是她最心爱的弟子,也一直悉心栽培,却没想到一片苦心换来的,却是背叛和羞辱。

    “师父,我。”茶儿娇看着师父的神情,心中一软,随即转过头去,“你还是放我走吧!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,茶儿,你放心,我会给你安排其他更强大厉害的师父。”解君忧一拍茶儿娇的香肩,怜爱的说道。

    青洲实在看不下去,这对狗男女简直该杀。

    “绣雪师叔,当断不断,必受其害,既然如此,您就写下文书,将茶儿师妹逐出师门,公告御剑轩上下。”青洲说话铿锵有力。

    听到这番话,茶儿娇脸煞白了。

    以她的本意,是借助解君忧的势力,逼迫绣雪真人解除和她的师徒关系,但是现在,如果像青洲所说,绣雪真人将她逐出师门,茶儿娇的名声就坏了。

    “你一再插嘴,真以为我治不了你?”

    解君忧含怒出手,整个洞府内的灵气含量下降,只见他连连挥动三下,三道剑光不分先后,刺到青洲面前。

    这是金丹剑修全力出手的三招,就算是绣雪真人也来不及阻拦,眼睁睁看着三剑冲到青洲面前。

    青洲飞剑在手,对着身前的三道剑光分别刺出,白猿剑技中的第三、第七、第九道剑法分别使出,正中三道剑光。

    这三招,是青洲目前剑法的巅峰,得到了剑仙传承的精髓,一经使出便耗费体内大半法力。

    结果让人大为吃惊,一个筑基修士出手,竟然成功拦住金丹剑修的全力三剑。

    解君忧见状,眯起双眼,头顶上竟然悬起一轮黑日,四周的灵气被吸收进去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洞府顿时变成灵气真空,青洲便难以吸收灵气补充法力,加上筑基修士的法力比不上金丹真人浑厚,三两下交手就会落败。

    “噬日元神,解家后人。”

    青洲看着黑日般元神,立刻认出少年的身份,某种程度上说,他们都是出自同样血脉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最好的方法是同样放出噬日元神,以元神破元神,才能解决眼下困境,而是青洲不能,暴露身份的后果是可怕的。

    青洲深知噬日元神的可怕,任何法术神通,都逃脱不了噬日元神的吸引。

    虚空两枚字符晃动着,被剑胎激发,化作两枚飞剑,正中噬日元神中央,然后爆发出来。

    黑日般的元神晃动几下,被解君忧收入体内,他面带寒光,看着青洲。

    “很好,你成功惹怒了我,下面我将全力出手,诛杀你这个小辈。”

    解君忧体内法力节节攀升,掌中亮出一把长剑,散发着恐怖的气息,一旁的茶儿娇经受不住,往后迅速退去。

    “够了,解君忧,这是我的洞府,你给我适可而止。”绣雪真人挡在解君忧面前,大声怒喝道。

    “茶儿娇,你另攀高枝,我这里留不住你,好走不送,以后我绣雪就当不认识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绣雪真人说的如此决绝,茶儿娇听了,双手捂着脸,转身跑出洞府。

    解君忧见美人离开,狠狠看了青洲一眼,然后收起飞剑,追上茶儿娇。

    “青洲,让你见笑了。”绣雪真人勉强说着,身形却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青洲知趣,没有多做逗留,走出洞府,叫赵穗儿等人进去照顾绣雪真人。

    后来,青洲听说绣雪真人大病一场,然后重点培养赵穗儿,从此以后和茶儿娇恩断义绝,再也没见过面。

    “解师兄,青洲可恶,你替我教训他!”

    离开绣雪真人洞府,茶儿娇兀自愤愤不平,没有意识自己的错误,只是对青洲咬牙切齿,在她想法中,没有青洲在里面捣乱,自己就不会变得如此狼狈,竟然被师父驱逐出门。

    解君忧笑而不语,内心却想着。

    “青洲必须死,筑基修士竟敢在我面前嚣张,绣雪真人也死定了,想办法将他调去前线,最好死在反天七圣手下。”

    茶儿娇不知解君忧的想法,还以为所谓教训,无非就是解君忧派几个人,将青洲打一顿。

    青洲宽慰绣雪真人后,当即离开御剑轩,东极洲还有一大堆事情等他回去处理。(未完待续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www.yuehuatai.com,更优质的www.yuehuatai.com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