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二百六十一章 逼迫
    青洲继续往下走去,终于见到一个对着墙壁修炼的女修。

    这是一位容颜憔悴的女修,虽然气色衰败,面容消瘦,但是从轮廓看来,原先肯定是位长相秀美的女子。

    女修沉溺在修炼的世界中,面前除了原本刻着的文字和图画,还有大量符号线条,那是她在修炼时记录的感悟和心得。

    青洲第一眼见到女修时,想起了蜡烛,女修给人的感觉就是一只不断燃烧的蜡烛,她的生命和灵魂都在不断燃烧,越来越短。

    “请问,你是慕浅苔吗?”青洲试着问道,出口前他有七成把握。

    “慕浅苔?是我。”

    女修停下修炼,神色不满看着青洲。

    “外面有人,托我带话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师父吗?你快说,说完就走吧!”慕浅苔语气冷淡,显然对师父怨念极深。

    “不,是赵之羽。”青洲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,是他,你怎么能进来,觉悟洞危险重重,你是他的朋友,怎么能进来?”慕浅苔激动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赵之羽让我转告你。”青洲听了听,看着慕浅苔希冀的眼神有些不忍,“他让我转告你,不必等他。”

    不-必-等-他,这四个字如同四把利剑,剑剑刺中慕浅苔的内心,她踉跄几下,扶着墙壁软倒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支撑她的,就是对赵之羽的爱,可是此刻,却有人对他说,不必等了,这是何等残忍的事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,为什么要这样对我,我不怕苦,也不怕等,就算是登上千年万载,海枯石烂,我也要等到你来,可是为什么你要这样说?”

    慕浅苔只感觉到万念俱灰,天旋地转,软倒在地上,无助的哭泣着。

    突然慕浅苔双目发亮,一股可怕的神情神情,她盯着青洲,眼神可怕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,是不是赵之羽死了,所以他才叫我不比等了。”

    青洲不忍心打破她的希望,硬着心肠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话已带到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说真相不许走。”

    一道浓烈的剑意升起,带着缠绵悱恻的爱意,又带着铭心刻骨的恨意,显然是融合爱恨两种轻易的剑法,同样属于情之剑道。

    慕浅苔为情痴狂,不仅和恩师翻脸,更加不顾性命闯入觉悟洞,可谓是极致情种,进入洞中吗,查阅大量前辈留下的遗刻,终于提炼出独特的情之剑道。

    这一剑,是慕浅苔的巅峰状态,融合了对赵之羽的思念,听到消息后的绝望,爱恨两种截然不同的情感融合起来,威力堪比青洲的三剑合一。

    若是在进入觉悟洞前,青洲恐怕要费好大力气才能挡下,但是有了六道白猿剑技,青洲的眼光手力今非昔比,一出手就是不凡。

    一剑刺出,正中慕浅苔的剑尖,上面萦绕不去的剑意竟然节节崩溃,最后叮的一声,慕浅苔长剑被打落。

    青洲怜悯的看着慕浅苔,收起飞剑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慕浅苔呆呆的坐在地上,看着长剑跌落尘埃,双眼都满是死灰,一切希望和色彩都离她而去。

    青洲在觉悟洞内继续前行,将剩下战场找到,终于将上古大战的影像收集全,彻底将白猿剑技分成十道剑法,威力大增。

    青洲知道,现在分离剑法,是为了修炼,而将来要把这门剑法修炼到极致,肯定要将十道融合为一,不过那是极为遥远的事了。

    离开觉悟洞前,青洲去看了下慕浅苔,此女不再修炼,只是坐在地上发呆,显然为情所伤,一时没法恢复,好在没有自杀趋向。

    “不管赵之羽现在如何,他肯定想你继续活下去。”青洲说完这句话,立刻离开了。

    慕浅苔痴痴看着地面,许久才动了一下,仿佛才回味青洲的话,眼睛恢复神色。

    青洲走出觉悟洞,这才看到洞外,已经空无一人,仔细掐算一下,在里面至少待了五年。

    洞中无岁月,尤其是修炼起来,上千时辰转迅即逝,不知不觉,已经过了这么多年,绣雪真人早已带着赵穗儿离开。

    青洲心情沉重,来到绣雪真人洞府,却看到赵穗儿垂头丧气坐在门前,身边围着一圈师姐师妹。

    “穗儿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赵穗儿抬起头,见到青洲愣了片刻,欢喜的跳起来,冲到青洲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可算出来了,这都好几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不错,你现在是个大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赵穗儿正高兴着,神情突然暗淡下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穗儿,绣雪师叔呢?”

    青洲察觉到赵穗儿神情不对,担心有什么事情,当即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茶儿师姐,平时就顶着师父,现在还把解师兄带到师父这里,这不成心惹师父生气吗?”赵穗儿扁着嘴,委屈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是,绣雪真人带着怒意的声音传出来,“孽徒你休想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了,师父要杀茶儿师姐。”

    这一帮女弟子,深知绣雪真人脾气,若是发怒了,真有可能动手杀人。

    赵穗儿一马当先,闯入洞府内部,青洲紧跟其后,连同其他女弟子鱼贯而入。

    只见洞府内部,绣雪真人气得脸色发白,伸手指着对面的两人,茶儿娇和一位少年。

    少年俨然就是七心圣投靠的第九代弑天者,他是解家的杰出弟子解君忧,也是御剑轩内最年轻的金丹真人。

    茶儿娇偎依在解君忧肩上,脸上满是甜蜜,,面对师父发怒,却还是有些畏惧。

    “绣雪真人,你是长辈,为何要苛责弟子,茶儿她也有自己的想法,既然茶儿已经不想留着了,不如你就此放手,让茶儿自由离去吧!”

    青洲听到这番话,大为吃惊,茶儿娇傍上少年真人做靠山,竟然向要背叛师门,离开绣雪真人,这是何等大逆不道的行为。

    在修仙界中,背叛师门是十恶不赦的死罪之一,茶儿娇究竟是找到了什么靠山,才敢做出这等大事。

    “茶儿娇,你好的很,本以为你平时只是骄纵任性,现在看来,你根本就是大逆不道,心性凉薄,我真是瞎了眼,才将你收为弟子。”

    绣雪真人破口大骂,茶儿娇却一句也不敢回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