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二百五十九章 剑仙弟子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青洲前进的脚步越发沉重,脚步逐步下沉,即便是觉悟洞内坚硬如钢的地面,也被青洲踩出深深脚印。

    到最后,吹来的已经不是风,而是无数细微小剑贱形成的瀑流,白茫茫一片,将视线内的世界充满。

    青洲单纯以剑势,已经无法挡住瀑流,立刻亮出飞剑,一剑刺出,迎面吹来的瀑流被切成两半,数不清的细微小贱被砍碎,面前空出一大片,青洲沉浸前进十步。

    就这样一剑十步,青洲走到这条路的尽头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三岔路口,在路口中央,一枚巨大的白色茧子立着,仔细一看,茧子上交织的白色丝线,竟然是无数飞射的细微小剑,俨然是一个巨大的剑茧。

    眼前的剑茧,显然是巨大罡风的来源,越是接近白色大茧,细微小剑就越是浓密。

    青洲眯着眼睛,看出剑茧四周,躺着不少干枯的尸骨,大半都是残躯,不少人还保留着身前姿势,徒劳无功的伸出半只手臂,对着白色大茧。

    “这个白色大茧内,莫非有什么好东西?”

    俗话说身死道消,意思就是说,修士一旦死亡,遗留下的躯壳就是普通的尸骸,不分金丹元婴。

    这地上的尸骸,虽然看不出来历,但是青洲知道,能走到这里的,最次也是金丹剑修,饶是如此都死在大茧下,可见大茧的可怕。

    青洲额头发光,大千之眼使出,对着大茧一照,顿时目光穿透密密麻麻的细微小剑,看到大茧内部。

    大茧的中央,俨然是一把剑柄镂空的长剑,风声从剑柄镂空出钻进钻出,然后凝聚成一把把细小飞剑,然后不断纵横交错,交织成巨大的剑茧。

    随着掌握大千之眼时间越来越长,青洲对着门神通的了解更加加深,除了震慑和绝杀,更多出了探查透视等有用的异能。

    大千之眼的照射下,大茧内部长剑无所遁形,顿时显示出本体,俨然是元婴强者的法宝。

    元婴法宝非同小可,青洲只是看了几眼,就感到眉心刺痛,急忙散去大千之眼。

    青洲知道自己斤两,对元婴法宝没有觊觎,当即越过巨大剑茧,看向后方的两条岔路。

    “遭了,不知道她选的哪一条,赵兄,你若是在天有灵,就保佑我选中正确的那条路。”

    青洲选中左边的岔路,当即越过剑茧,掌心飞剑连连出招,感觉刺入大片绵密的铁丝网,细小飞剑集中攒刺过来,让飞剑不断震动。

    走入岔路口,背后风声逐渐消失,青洲缓步前行,不知道前方又有什么等着他。【www.AiQuXs.coM

    越往里走,就发现洞口越发广阔,到最后感觉自己不像走在洞中,而是在外界走动。

    青洲拐过一个弯儿,顿时被眼前景象惊住,往后退了几步,因为在他眼前,一枚巨大的头颅立着。

    这颗巨大的头颅栩栩如生,即便已经历经千年万载,仍旧没有腐败,除了灰尘堆积外,就像是活人一般,双目圆瞪着,仍旧散发不屈的斗志。

    “刺天卫,果然是刺天卫。”

    青洲见过如此巨人,那是在无边焰海,那个幸存的刺天卫,远没有眼前头颅的主人巨大。

    “原来觉悟洞的传说是真的,这里面葬身了剑仙弟子和刺天卫,刚才那把长剑,应该就是剑仙弟子留下的。”

    青洲取出刺天卫留下的令牌,晃动几下,联系远在无边焰海的刺天卫。

    “青洲小子,又有什么危险吗?”

    刺天卫的化身虚影出现,身上的伤势已然痊愈大半,神气充足,嗓门儿很大。

    “前辈,请看。”

    刺天卫见到巨大的头颅,神情变得落寞。

    “这是排名前十的刺天卫同伴,他们实力很强,和初代仙人的传承者大战陨落,没想到葬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经过幸存刺天卫的辨认,青洲终于确认,觉悟洞内的巨大头颅,确实是刺天卫留下,而且是实力最强的几个。

    收起刺天令,青洲惆怅的看着巨大头颅,上古时期的刺天卫,地位等同心在的反天七圣,是元婴大修士中的巅峰存在,可是现在还不是陨落与此,和泥土尘埃为伴。

    青洲没有发现,他取出刺天令的行为,刺激了早已死亡的刺天卫,一双失去色彩的眸子,竟然从幽暗深处点燃光芒。

    突然间,一道光影从巨大头颅双眼射出,刹那间填满整段洞口,竟然是一段来自上古时期的影像。

    青洲置身其中,看到两人对峙,一人手持长剑,另一人身材巨大,应该就是刺天卫和剑仙弟子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元婴境界的强者,大战起来毁天灭地,就算泄露一丝余波,也足以将青洲杀死无数次。

    在这段影像中,两人交战连连,剑仙弟子施展的剑法接近天道,一招一式都充满自然韵味,相比起来,青洲自以为精妙的剑招,就好比孩童挥舞木棍,笨拙的让人发笑。

    而刺天卫的攻击简单粗暴,不管对方的剑法从何处杀来,就是简单明了的一刺。

    偏偏就是这大巧不工的一刺,化解了剑仙弟子无数次的进攻,甚至一度威胁到剑仙弟子的生命。

    双方交战的威势波及到四周,一座座大山崩塌,江湖干枯消失,天空的云彩被打得粉碎,所过之处,没有生灵能存活下来。

    青洲看着剑仙弟子的出手,竟然觉得有一丝熟悉的影子,脑海中一道闪电,白猿剑技。

    剑仙弟子出手的剑法,比起完整的白猿剑技略有残缺,但是却和白猿出手的剑招别无二致,肯定和白猿有重重联系。

    看到最后,青洲醒悟,剑仙弟子的剑招,只是白猿剑技中的一小部分,偏向于某个方向。

    青洲看着看着,恍然大悟,原来自己先前的做法完全错了,白猿剑技博大精深,可以说汇聚天下剑道的精粹,凭青洲的才能天赋,根本不足以将这门剑技修炼到巅峰。

    可是若是像剑仙弟子一样,专心修炼其中的一部分,将精力集中修炼,便能有所进步。

    这个道理很简单,青洲却偏偏今天才想到。

    当即青洲手持飞剑,照着影像中的剑仙弟子,将白猿剑技分拆,练成一道剑法。(未完待续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www.yuehuatai.com,更优质的www.yuehuatai.com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