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二百五十六章 御剑轩变动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一位金丹真人上门请罪,而且是同为七大门派的炫极宗,更是火如意这般前途无量的青年真人,对象仅仅是筑基境界的青洲。

    这一刻,众位金丹真人眼中,青洲的身躯竟然模糊起来,让他们怎么可看不透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青洲如何折服火如意,但是能让对方以金丹真人的身份,公然上门请罪,而且姿势极低,可谓大大增长了天归一脉的颜面。

    青洲知道火如意的用意,心中喜悦。

    “不比多礼,几位同门的伤势已经好了,真人能诚心道歉,这件事情就此揭过。”

    青洲说出这番话,竟然没有一个金丹真人反对。

    火如意此行目的已然达到,对青洲恭敬的行了一礼,目光中的意思只有青洲知道,然后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目睹眼前一幕的通九幽,原本来时的底气都没了,身边的众位金丹真人也觉得此行鲁莽了,今墨生师承丹青上人,那可是凌霄观元婴老祖之一,谁知道有没有留下什么底牌,他们显然以为天归一脉没落,这才纷纷涌上来分好处,但是见到青洲以筑基修士身份,都能让炫极宗金丹真人亲自上门赔罪,显出天归一脉深不可测的底蕴,于是这些金丹真人退缩了。

    “各位师叔,你们的意思我已知晓,但是眼下师叔还在闭关,这么大的事情我做不了主,不如等一段时间,我会禀告师父,让他定夺。”

    青洲看火候差不多了,通九幽等人背后有羽化老祖,实在不能太过得罪,是该给个台阶让他们下。

    通九幽听到青洲的话,顿时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们今天就不打扰了,告辞。”

    看着通九幽等人离去的本应,惜缘真人无比畅快,这些天归真人对其他分支充满怨气,如今见到他们铩羽而归,就算是内心古井无波的惜缘真人,也露出些微笑意。

    “青洲,你真是出手不凡,什么时候和火如意交好的?”枯藤真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修仙界时见过一面,前段日子不打不相识。”青洲略微说了两句,没有提到先天火和凤凰血。

    “嗯,眼下火如意是炫极宗最炙手可热的年轻金丹真人,你和他交好,对日后天归一脉的发展大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交谈几句,惜缘真人等人陆续散去,只剩下青洲一人,过了片刻,回到书桌前,继续处理积压如山的宗门事务。

    东极洲流传一个消息,炫极宗新晋金丹真人火如意,亲身上玉皇山,为打伤天归弟子的事情,向代理首席青洲道歉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传出,众皆哗然。

    火如意或许之前名声仅限筑基修士,但是自从他进入金丹境界,展露出的五大灵火,隐然展露出晋升元婴境界的可能,在炫极宗内部地位水涨船高。

    说句不夸张的话,火如意在炫极宗的地位,比今墨生再凌霄观的地位更高,毕竟后者只是没落分支的首席。

    而火如意竟然做出惊人之举,向一个筑基小辈道歉,此举非常出格,让人以为他的疯病还没好。

    玉皇山内部,天归一脉简直要沸腾了,原先以为青洲找火如意讨说法是无功而返,没想到最后竟然有这么大的惊喜。

    若是当时火如意道歉,倒也平淡无奇,但是等到火如意晋升金丹境界,再亲身上玉皇山请罪,这个意义就大了,一举奠定青洲的未来首席地位,从此以后,再无同辈众人能与青洲争锋。

    “好样的,青洲不愧是首席选中的大师兄,竟能让金丹真人认错,厉害,我服他。”

    “前几天,不止是谁破口大骂,说大师兄无能,同门被欺负了,连个屁也不敢放。”

    “我敢做就敢认,是我瞎了狗眼,看不穿青洲大师兄的用意,现在我心服口服。”

    经过此事,天归一脉更加团结,虽然今墨生不在,但是众人都以青洲马首是瞻,几位金丹真人做辅助,玉皇山运转更加顺利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传到百灵宫,莫横行难得的放声大笑,笑声中充满了喜悦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我看上的男人,果然不同那些凡俗俗子。”

    “莫师姐,我不明白。”豹妞歪着脑袋,枕在黑豹滑亮如水的皮毛上,双手握住豹尾摇晃。

    “你当然不明白了,就连我也看不穿,青洲究竟如何折服火如意,只能说他手段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莫师姐,我听说甄影影回去后,立刻闭关修炼,扬言不达金丹不出关,还说要在金丹境界和你一较高下,真是嚣张。你的万凰灵体小成,已经可以突破金丹境界,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?”豹妞问道。

    “哼,甄影影也配和我争锋,我的金丹非同小可,一旦闭关就要好多日子,必须实现最好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那如果青洲来见你,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那个狠心人,自从当日送来凤凰血,都没有再次上门,我也不等他了,就此闭关,让他想见都见不着。”莫横行赌气说着。

    东极洲御剑轩内,最后一批灵剑修士开始撤离,为首的是筑基大师兄卢子湛,他们即将远离此地,前往英才辈出的修仙界本部,心中踌躇满志。

    与此相对应的,便是充满衰败气氛的智剑一脉,由于元婴老祖战死,这一脉分支被发配东极洲,代替灵剑一脉,镇守御剑轩分支道场。

    眼看着两大分支的待遇,竟然调转过来,许多智剑修士心存怨念,看向卢子湛等人的目光隐约带着仇恨。

    “师兄,那看那些人,想不想丧家之犬。”一位灵剑修士说道,声音没有刻意压低,不仅身边的灵剑同门能听到,就连远处的智剑修士都能听到。

    智剑一脉的修士们听了,目光露出愤怒,却不敢动手,因为灵剑一脉今非昔比,有傲绝天这个元婴老祖镇守,而他们的老祖刚刚陨落,根本得罪不起。

    卢子湛笑了笑,没有多数什么,身为首席弟子,如今更是元婴老祖的弟子,他身份超然,自然不用为难这些智剑修士,任凭身边的同门冷嘲热讽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,此去修仙界本部,极有可能引来与反天七圣的交战,是福是祸不得而知?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,在东极洲同样要和海外修士交战,两边都在大战,相比起来,还是资源丰富的修仙界机会更多一点。”

    卢子湛耳边听着同门谈论,目光淡然,旁人猜不出他内心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只见卢子湛掌心握着一枚五角木牌,每个角上别着一把细微的小剑,其中一把小剑上,正面刻着无始破体剑气六个大字,反面则是青洲二字。

    木牌上的五把小剑,都刻着不同的功法名字,不同时是,只有青洲这一把刻有名字,其他的四把小剑,反面都空白一片。

    “此去修仙界,人杰地灵,天才剑修层出不穷,很快就能把五绝剑匣中剩下的四把都送出去,我的修行全靠着五把小剑了。”

    卢子湛微微笑着,眼光穿透层层云雾,竟然是立足东极洲,看向遥不可及的修仙界。(未完待续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www.yuehuatai.com,更优质的www.yuehuatai.com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