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二百五十二章 火如冰挑衅
    人体内千万条经脉,法力运行路线复杂无比,就好比一个门派内,无数弟子修士各行其是,重要的就是调度运转、调和矛盾、平衡各方。

    自从掌管玉皇山以来,青洲修为虽不见涨,但对修炼的认识更进一步,如果说以前,他修炼只看到实力强弱和境界高低,但是现在,他却能看透表象,参悟背后的本质,这就是进步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青洲甚至联系到明九章,和他展开私下贸易,换取海外仙盟的丰厚资源,暗地壮大天归一脉的力量。

    在东极洲经营这么多年,天归一脉已然获取筑基丹的丹方,在枯藤真人的努力下,青洲也参与研究,终于自发创出筑基丹的炼制方法。

    而与明九章的交易,让青洲得到源源不绝的灵药供应,因此制约天归一脉发展的桎梏消失,数不清的筑基丹汇入天归一脉。

    让青洲吃惊的是,明九章竟然私养势力,因为他用来和青洲交易的人手,竟然不是仙奕派的人马,而是生面孔的修士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情况,都和青洲无关。

    这天,青洲正在处理事务,突然白戬神色紧张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出大事,炫极宗把我们的门人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就在刚才。”

    “带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自从海外仙盟入侵以来,七大门派抽调大量修士,赶赴东极洲救援,这些人就地驻扎,采取轮换制,因此东极洲的修士数量大增。

    外来的修士自有傲气,看不上东极洲本土修士,平时相处冲突不断,好在上面有元婴老祖压制,才没有爆发太大的冲突。

    凌霄观同样派出一支队伍,带头的是羽化老祖,下面的金丹真人和筑基修士从各分支抽调而来,入住玉皇山中,和天归一脉比邻。

    天归一脉占据地利,而且人数最多,所以从修仙界本部调来的修士们倒也安分,没有发生多少矛盾。

    青洲掌管玉皇山事务以来,越发感到视觉艰难,东极洲的资源本就贫瘠,供养当地修士尚且不足,从本部抽调的修士,一切灵石丹药供应,都要天归一脉供应,实在有些吃力。

    因此青洲才不得不铤而走险,和明九章暗中交易,通过海外交易获得丰厚的利润,这才维持住玉皇山的运转,甚至满足其余分支修士的需求。

    但是炫极宗的修士,因为玄天南的强势,在东极洲一向横行无忌,天归一脉行事低调,两者从来没有来往,更何况冲突。

    这群被打伤的修士,有四个筑基修士,十九个炼气弟子,他们是凌霄观派出的巡守小队,事发之时正是外出巡逻,提防海外修士潜入,却被炫极宗的修士挑衅打伤。

    “这些同门,都是天归一脉的。”白戬低声对青洲说道。

    天归修士身上的伤势很明显,被烈火烧伤躯体,面色通红略带黑气,显然是中了火毒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。”

    见到青洲前来,受伤的修士们挣扎着,就要站起来给青洲行礼,被青洲按下。

    “让我看看,是哪位大能出手?”

    先天火化成火莲,落到一位修士头顶三寸,丝丝缕缕的火气从他身上拔出,汇聚到火莲当中。

    这些火气漆黑如墨,带着吞噬灵气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燃灵暗火。”

    青洲目光锐利,想到得一门中,飞仙峰上,疯癫若狂的火如冰,当初他出手也是燃灵暗火。

    可是青洲明明记得,已经用先天火将燃灵暗火的火种拔出,修炼火术的人都知道,失去火种后,想要将火种修炼回来,比登天还难。

    “出手之人有何特征?”青洲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个疯子,我们正在巡逻,他突然几句跳出来,挡住我们的去路,二话不说就动手,一把火把我们烧成这样,我们全身法力都被火烧光了。”

    青洲点点头,果然是火如冰,此人故意打伤天归修士,恐怕醉翁之意不在酒,为的是报复青洲抢夺火种之事。

    眼下青洲代替首席之位,门下弟子被欺负了,肯定要为他们出头,找火如冰找个说法。

    接下来,青洲驱使先天火在受伤修士群中走了一圈,将残留体内的燃灵暗火全部拔出,至于烧伤,就用专用的丹药敷上。

    “白师兄,你带这些师兄弟下去休息,我去找火如冰找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“青洲,是不是找个师叔一起去。”白戬有些担心,毕竟炫极宗人多势众。

    “不要紧,我去去就回。”

    一道清风飞出玉皇山,穿越崇山峻岭,来到炫极宗所在的地方,在上空盘旋几下,找到了火如冰的踪迹。

    “火如冰,好大胆子,竟然打伤我天归门下弟子。”

    火如冰眯着眼睛,看到从天而降的青洲,欢乐的拍拍手,从他身上,青洲感受到纯之极的快乐。

    “好,你总算来了,水茧说这招有用,果然不假,总算把你引来了。”

    火如冰看向一边,一位谦然有礼的青年站着,两人成犄角之势,和青洲对峙着。

    “火如冰,你引我过来,莫非又想找打?”

    青洲此刻的实力,比起飞仙峰时强大百倍,就算火如冰有什么奇遇,也不让他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我要吞吃了你。”

    火如冰咆哮着,全身浮现鳞片,将皮肤刺穿的破破烂烂,整个人如同长蛇,脸色涨红,鼻孔穿着粗气,丝丝黑气从毛孔溢出。

    青洲一剑刺出,乐剑正中火如冰,火如冰动也不动,飞剑却牢牢黏在他身上,既不落下也不返回。

    “嘿嘿,破铜烂铁,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火如冰双手握住飞剑,手掌冒出黑火,飞剑竟然融化成一滩铁水,然后滴滴答答落在地面。

    青洲体内炼化先天剑胎,只要他愿意,剑胎可以显化无数飞剑,因此一把飞剑被毁,对青洲来说损失不大。

    可是火如冰的燃灵暗火,越发强大了,能轻易将飞剑融化,显然有了四级灵火的威力,那可是能灼伤金丹真人的恐怖火焰。

    火如冰张开双手,朝着青洲扑过来,身上的黑火交织成一张漆黑的披风,看上去威武至极。

    青洲手腕一抖,四色火莲旋转飞出,落在火如冰头顶上空,然后爆炸成千丝万缕,将火如冰包裹在内,四种火焰同时发力,要将火如冰炼化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