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二百三十八章 所向披靡
    七情剑是情之剑道,修炼者必须红尘炼心,经历世间种种,将万般情感收集,品味人世百态,方能够以超脱的姿态修炼大成。

    漫步战场,青洲如同闲庭信步,感受到浓重的血腥之余,无数纷乱复杂的情绪弥漫四周。

    被人杀死的恐惧,好友战死的愤怒,险死身还的惊慌,击杀对手的喜悦,等等情绪不一而足,纷至沓来,被青洲经受眼底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人的七情吧,要是真说起来,七情又怎么能够涵盖人类的感情,认为万物之灵长,感情何止千万,就算是情之剑道,也无法穷尽世间的情。”

    青洲将各种情感尽收眼底,储存在内心,点点滴滴积累下来,对剩余四剑的感悟越发深厚。

    悲剑落下,一名修士哀痛的不能自已,手上双钩不断颤抖着,双目绽放泪光,被利剑穿喉时都未察觉。

    惊剑刺出,筑基修士露出惊恐的神情,大铁钩脱口飞出,双手抓住脖子,不断的抽搐吐出白沫,直至青洲一剑解脱。

    随着七情剑的越发精湛,青洲的出剑越发高深莫测,往往飞剑一闪,敌人就会被情感困死,自取灭亡,这是最诡异的死法,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高空之上,金丹真人不断交战,余波落在沙滩上,被波及的修士轻则手上,重则死亡。

    这批来袭的筑基修士,都是联盟选拔的精锐,而他们的对手神钩门,只是三等门派,弟子的素质比东极洲的散修略强一些,被杀的溃不成军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流逝,胜负的天平已然向联盟这一边倾倒。

    战场的中央,一个青年修士面带煞气,手上一把长长铁索,这把钩索寒光闪闪,非同小可,上面布满尖若狼牙的倒钩,最尽头连着一枚月牙般的弯钩。

    两位联盟修士杀到,分别对着青年两侧发动攻击,一把通红的铁杖尖锐如枪,对着青年的左腰捅去,一块巨大的山岩从头顶落下。

    两位筑基修士的联手攻击非同小可,等闲修士肯定暂且避让,然后分而击之。

    可是青年不退,他抖动手腕,钩索凌空飞起,围绕上空的巨岩层层包裹,每根倒钩都刺入岩石,将岩石丝丝抓住。

    紧接着,钩索带动巨岩落下,将刺来的铁杖砸落,然后钩索一紧,巨力压榨下,岩石缩成无数石块。

    青年破去攻击,钩索却不停顿,如同毒蛇忙窜出,将两位攻来的筑基修士围在中央。

    两位修士一个举起铁杖拨弄钩索,另一个则是凝聚巨大的石盾,将钩索挡在外面。

    钩索脱手而出,化成一条妖藤,绕过石盾命中后方的修士,将此人穿行而过。

    下一刻,钩索绕着铁杖不断收紧,持杖修士不断输入法力,却始终挣不脱钩索。

    青年对着钩索张开手掌,突然钩索猛的膨胀,几十片细小的倒钩爆射飞出,一片不落打在持杖修士身上。

    持杖修士如同打破的血袋,无数血柱窜出,最后软软倒在地上,躺在血泊泥土间。

    “柯师兄,杀得好。”

    青年是神钩门中的柯飞龙,在筑基修士首屈一指,出手不凡,杀了不少联盟的筑基修士。

    柯飞龙出现的地方,顿时士气大增,神钩门的修士们跟着他,不断攻击联盟修士。

    青洲越往前走,发现压力越大,神钩门的弟子越战越勇,不要命的冲上来。

    “嗯,前面应该有精英弟子在。”

    在混战中,大部分普通弟子实力差不多,你一刀我一剑的相拼,短时间看不出胜负,但若是精英弟子出现,情况就不同了,砍瓜切菜击杀敌人,不仅能震慑对手,更加鼓舞己方士气。

    青洲由此判断,前方有神钩门的精英弟子存在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一名筑基修士飞奔到青洲前方,突然停住,脖子上被钩索缠住,上面的钩深陷皮肉,然后猛的收紧,脖子就此勒断,头颅高高飞起。

    钩索抖落血珠,干净利落的缩回去,收到一位面带煞气的青年修士手中,正是神钩门的柯飞龙。

    柯飞龙见到青洲,不以为意,知道又是一个联盟的筑基修士,当即挥动钩索,化成一道长影。

    青洲身影猛地消失,钩索穿过他原本站立的地面,下一刻,青洲出现,手中飞剑落下,砍中钩索的中央。

    绝强弹力传来,青洲感到飞剑被黏住,钩索上的细小倒勾竟然弯曲自如,变化形态锁住飞剑锋刃,让飞剑无法落下。

    青洲手腕一动,寒光亮起,飞剑立刻挥手,大片钩被削断,钩索仍旧毫发无伤。

    “总算来个像样的对手了。”

    柯飞龙挥动钩索,卷起一股巨大的黑风,四周修士纷纷让开,避免被波及其中。

    神钩门的典籍是七海钓月诀,善用弯钩法器,以曲胜直,能勾落星月,降落凡尘。

    柯飞龙的灵器勾心索,结合七海钓月诀,威力无穷,已然是顶级功法的水平。

    青洲一剑刺出,欢乐的情绪弥漫开来,被余波影响的筑基修士们,在打斗中喜笑颜开,仿佛遇到最快乐的事情。

    直面这一剑的柯飞龙,嘴角慢慢上勾,随即察觉到情绪不对,强忍着突如其来的欢乐,钩索卷起黑风,朝着青洲当头回落。

    修仙界中,意志坚定的修士,最有可能克服险隘,战胜外魔,而柯飞龙就是其中一员,无往不利的情之剑道,在他面前威力大大减弱。

    青洲知道这一层,飞剑继续刺出,若然以为七情剑技止此耳,那就大错特错了。

    乐剑刺入黑风,带动的情绪凝结成剑势,在黑风中左冲右突,狂卷的黑风消散无踪。

    剑势经久未歇,遥相指着柯飞龙。

    柯飞龙知道不妙,将压箱底的秘法毫无保留的使出来。

    “穿心钩,绞首索。”

    钩索顿时分来,端部的月形弯钩脱落,化作一道流光,往青洲心口飞至,而剩下的钩索,则是变成一条毒蛇,从下往上,围绕着青洲的脖颈慢慢收紧。

    青洲目光冷静,悲剑发动,剑势锁定弯钩和钩索,然后带着悲凉的气息,缓慢而坚定的斩落。

    穿心钩的特点在于快字,中招者只觉心口一凉,就已然被穿心而死。

    悲剑却是似缓还急,看起来一寸寸推进,实际上剑势早就锁定穿心沟的每个动作。

    利刃落下,白光断成两半,跌落尘土。

    悲剑振动几下,绞首索顿时四分五裂,掉在地上灵气全无。

    悲剑最后一闪,将柯飞龙钉死在地上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