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二百三十四章 杀人
    海外仙盟本部,几位金丹真人脸上无光,他们在宗门内部都是数一数二的人物,在海外修仙界的地位举足轻重,但是今天合众人之力也留不住小魔神,若是传扬出去,肯定脸面无光。

    这些人躲在的门派,孤悬海外,不管是七大门派还是反天七圣,对他们来说都是很遥远的事情,本以为海外仙盟的实力丝毫不弱于其中一个。

    但是今天发生的事情,让众人的观念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,小魔神仅仅是金丹境界,就能抗衡他们四五人的围攻,甚至在元婴剑修的出手下逃生,若是反天七圣手下都是这样的强者,那将是何等可怕的势力。

    “看来我们的观点该变一变了。”

    曾几何时,海外仙盟跟随六智圣,一度威胁七大门派的统治地位,那时的确是海外仙盟的巅峰状态,战败后,虽然历经数百年恢复元气,但是没有六智圣的带领,此时的海外仙盟已然没了当初的强势。

    反天七圣有小魔神这样的人物,将其压制死死的七大门派,又是何等可怕的存在?

    就在众人心中思量的时候,一道剑光平地升起,森严的寒光将四周照得雪亮。

    “敌袭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地位都是成名已久的金丹真人,看出这道剑光来历非凡,不是他们任何一人能抵挡的。

    剑光飞来,对着远离众人的冠中玉一刺。

    冠中玉一声怒吼,血洒大地,手上的法宝被飞剑刺穿,飞剑余势不止,将他的身躯洞穿。

    一剑,冠中玉死。

    剑光散去,显出一位白袍白剑的金丹真人,此人神色冷漠,目光淡然,身上的气息纯净,如同春雨过后的空气,又如同出身的婴儿。

    “元婴剑修!”

    卓雪城惊叫道,身为剑修,他深知元婴剑修的可怕,仅凭他一人,就能轻易杀光现场所有的金丹真人。

    “师兄请出手。”

    卓雪城大声叫道,海外仙盟本部,通常都有一位元婴真人坐镇,平时采取轮值,今天恰好轮到飞影剑派的吴宗。

    白袍剑修不言不语,挥剑出手,大片剑光如潮水般涌出,将卓雪城、定玄素和宋征衣掩盖其中。

    卓雪城身上光影闪烁,剑光重叠铺展,远远看去仿佛羽毛织成的巨大翅膀,这道剑翼将近二十米,铺展开来近乎遮云蔽日。

    剑翼席卷,将卓雪城围在中央,抵挡住白袍剑修的剑光,但是潮水般的剑光一冲,剑翼顿时破碎,将卓雪城淹没。

    “这是御剑轩的滴水神剑!”卓雪城在临死自己,脑海中灵光一闪,认出这致命的剑光。

    宋征衣背后的空气扭曲旋转,打开一个巨大黑洞,内部无数雪亮的剑光射出,仿佛从他身后伸出千万根长剑,将袭来的剑光抵住。

    乾坤混洞剑气,以良多势大称雄,遇上同等境界的对手,一向无往不利,但是今天的对手是元婴剑修。

    滴水神剑的剑光稍微停顿,然后继续冲刷下去,乾坤混洞剑气立刻被消融一空,宋征衣的身上冒出血光,然后被潮水般的剑光淹没。

    “遁天神算!”

    被剑光包围的定玄素,拼命取出一块算筹,朝地上一扔,被剑光淹没前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此刻距离卓雪城出言求救,也才过了十个呼吸,但是四位金丹真人三死一逃,残败不堪。

    “御剑轩贼子,纳命来!”

    吴宗速度再快,也救不回卓雪城,愤怒的剑光转瞬即至,落在白袍剑修的前方。

    “吴掌门,此人嚣张,竟敢杀上门来,千万不要放过他。”

    定玄素是仙奕派的宗主,这个门派虽然攻击力不强,却精于各种神算,脱身的法术也是一流,仗着秘法逃脱,躲过必杀的一剑。

    此刻定玄素逃脱性命,脸色仍旧苍白无比,他生平第一次和死亡如此接近,几位同道方才交谈,此刻已然惨死当场,让他心悸不已。

    “滴水神剑,出自至高剑典,你是御剑轩的人,为什么来我海外仙盟杀人?”

    吴宗是一宗之主,更是海外仙盟的长老,自然知道七大门派对海外仙盟的态度,现在有人闯上门杀人,情况有些蹊跷。

    “嘿,海外仙盟勾结反天七圣,人人得而诛之,我七大门派与弑天者势不两立,杀你的人还需要理由吗?”

    白袍修士一言不合,立刻动手,飞剑速度极快,竟将剑光凝聚成一点,前圆后尖,俨然是一滴水珠,倒也符合滴水神剑的描述。

    吴宗双眼眯起,衣裳被气流激荡,地上的影子逐渐减淡,最后竟然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一道漆黑的人影直立空中,俨然是吴宗的影子从地上升起,只见人影胳膊舒展,将飞剑握在手中,合身冲上前去。

    人影驾驭飞剑,快得不可思议,一个纵身化为黑线,和水滴般的剑光冲撞到一起。

    人影御剑,是吴宗参透十三路影神剑诀,独闯的一门剑道秘法,速度超越光影,威力极大。

    啵的一声轻微爆响,漆黑的人影痛苦的扭曲着,竟然流淌鲜血,水滴般的剑光朝后方飞去。

    这一场平分秋色,白袍剑修和吴宗一样,都是元婴剑修。

    吴宗可以肯定,对方铁定是御剑轩的人,海外修仙界中的元婴剑修寥寥无几,每个人他都认识,眼前跳出来的生面孔,除了御剑轩外,不可能再有如此厉害的元婴剑修了。

    “邪魔外道,杀之不足惜。”

    白袍剑修继续动手,飞剑一闪,化作一道清凉的水流,沿着吴宗四周流淌,看似晶莹璀璨,实际上在美丽外表下,蕴藏着恐怖的杀伤。

    吴宗打出几道法诀,人影止住流血,然后不断蠕动着,化身黑影将飞剑包裹在内,剑身的光芒被吞噬,变成一柄漆黑的影剑。

    影剑黝黑一片,就算是光照上去,也不会有丝毫反射,反而被剑身吞没,整把影剑散发着死气沉沉的气息。

    影剑飞出,对着水流斩下,在对撞的前夕,剑身瞬间分出数十根树枝般的尖刺,猛地刺中水流,将这道剑光定在中央。

    白袍剑修勾勾手指,水流顿时爆开,散成无数滚圆的水珠,这些水珠大小各异,却都彼此围绕。

    水珠滚滚而来,猛的往内收缩,将中央的影剑打得粉碎,然后数不清的水珠汇聚起来,凝聚成一团拳头大的水球,对着吴宗胸口落下。

    吴宗面容开始模糊,竟然变淡变透明,从一个大活人变成一道虚影,水球从虚影穿过。

    本部的另一角,吴宗身影浮现,张口正要说话,突然一截剑尖从他口中冒出,血珠在上面滚来滚去。

    白袍剑修面无表情的收回飞剑,回头若有所思的看着空无一人的地面,然后点点头,御剑成光消失了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