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二百二十四章 须栢子
    随着何西城被带走,这场比试结束了,青洲获得碾压式的胜利,证明了20池中传承剑意的强大可怕。

    “剑池关闭,你们各自离去,不要在山顶逗留。”

    四大元婴长老发话,剑池洗礼就此结束,来自御剑轩各地的剑修纷纷散去,卢子湛临走前,意味深长的看了青洲一眼。

    “惜缘,你这个师侄颇具潜力,你以后要好好教导他。”

    绣雪真人带着青洲,和等候多时的惜缘真人会合,这次的求亲之行虎头蛇尾,青洲最大的收获就是获得剑池洗礼,剑术造诣更上一层楼。

    青洲看得出,惜缘和绣雪两位金丹真人,彼此间情意绵绵,经久未消,可惜造化弄人无法结成道侣,于是将希望寄托在下一代身上。

    茶儿娇无疑是绣雪最看重的弟子,但是她心气太高,看不上平凡普通的青洲,这场长辈定下的姻缘无疾而终。

    “青洲,你不要难过!”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惜缘真人许久没有说话,但是却突然说出这这么一句,让青洲有些纳闷。

    原来惜缘真人虽然没多说,却看得明白,茶儿娇心高气傲,看不上青洲,青洲出言拒绝,那是因为自尊心受到伤害,他这个做长辈的心有愧疚。

    “不要紧的,师叔。”青洲实话实说,茶儿娇在他眼中,只不过是较为漂亮的一个少女,仅算被拒绝,也没有什么感觉。

    师侄二人离开御剑轩,当即返回东极洲。

    突然,一道剑光冲射而至,竟然是从御剑轩的方向飞来。

    惜缘真人将青洲户在身后,因为他看出,这道剑光非同小可,竟然是金丹真人御剑飞行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辈,就是打伤我师侄的青洲?”

    剑光散去,一位长须修士拦在两人面前,他背负长剑,下巴长须垂到胸口,双目湛然有光。

    “须栢子,两位小辈公平比试,胜负全凭实力,你现在过来纠缠做什么?”

    惜缘真人沉声喝道,眼前的长须剑修须栢子,是御剑轩中出名的不讲理护短,青洲打伤他的师侄,肯定是过来报复的。

    “哼,比试斗剑,原来就是生死自负,可是你的师侄,将西城打成重伤,现在疯疯癫癫,俗话说,杀人不过头点地,他如此羞辱西城,我来讨个说话。”

    须栢子振振有词,说的全是歪理,无非就是青洲打伤何西城,必须维持负责。

    动手之前,大家都明说了,公平比试,就算重伤毙命,也不可向对手追究,现在须栢子身为长辈,却在事后前来问责,显得很不讲道理。

    “须栢子,你牙尖嘴利,我不和你胡搅蛮缠,青洲是我的师侄,你想为难他,先过我这一关。”

    惜缘真人面带怒意,双目射出寒光,手臂微微张开,身上浮现烈日般的剑光,整个人就像是即将出鞘的飞剑。

    须栢子后退半步,惜缘真人在金丹真人中凶名赫赫,比御剑轩的大部分剑修更加凶残无敌,近些年来修身养性,也无多大的战绩,但是亲身目睹惜缘杀敌场面的须栢子,却不敢轻视他。

    “惜缘,你跟着天归一脉远走东极洲,就该知道现在自己是什么身份,这里还是我御剑轩的地盘,你不要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。”须栢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须栢子,你若想为难我的师侄,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,也逃不过我的飞剑。”惜缘真人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须栢子嘿嘿笑着,内心升起一丝阴笑,眼珠子一转,手掌翻转,一把青色飞剑升起。

    “惜缘,既然你发话了,面子我不能不给,我只出一剑,只要青洲能挡住了,他打伤西城的事情,就此一笔勾销。”

    惜缘看着青洲,须栢子就算再不成器,也是金丹真人,而且是杀伤力巨大的剑修,就算是随手一剑,也不是青洲能轻易抵挡的。

    “师叔,弟子想试一试。”青洲说道。

    惜缘从青洲眼中,见到不屈的战意,和自己年轻时候一模一样,这样的晚辈才是天归一脉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好,你去吧,自己小心。”

    惜缘看着青洲背影,心中决定,待会儿青洲若是遇到危险,就算是弃了这张脸皮不要,非得出手救下青洲。

    青洲面对着须栢子,感受到一股窒息的感觉,这就是金丹剑修带来的感觉。

    对比其他修士,剑修体内的法力更加锐利凝聚,如果是说其他筑基修士的法力是河水,那么筑基剑修的法力就是细针。

    而到了金丹境界,剑修需要在体内修炼被称为剑元的法力,每一丝剑元都如同利器,伤人见血,杀敌于无形。

    须栢子体内的剑元引而不发,尚未动手就给青洲带来极大的压力,除去一个大境界的差距,剑修的巨大杀伤力也是原因。

    “小辈,我只出一剑,若是你能撑住,一切都好,若是撑不住,就算你命不好。”

    须栢子的飞剑有半人高,通体铁青,被他握在手中,剑身汇聚的光芒不断流转,看上去就像是不断跳跃的青龙。

    这把飞剑是法宝级别,威力远超灵器,青洲身上虽然也有法宝,却无法动用,因为只有金丹法力,才能发挥法宝的最大威力。

    须栢子云淡风轻挥出一剑,一道十米长的湛蓝剑光飞出,成巨大的弧形,剑光边缘略带紫色。

    这道剑气中规中矩,须栢子这样的金丹剑修使出,既不是存心杀人的杀招,也不是故意放水。

    青洲面前的空气都在颤抖,长长的剑气扑面而来,在青洲眼中,仿佛整个天地压下来,无穷威势浩浩荡荡。

    这道剑气包含的威力,足够将青洲杀死十次。

    青洲体内的剑胎震动了,虚空两枚字符化成一道流光冲出体外,在他手上化成两把飞剑。

    第一把虚剑,所过之处,一切实有之物都化成虚无,世间化成废墟。

    第二把空剑,存在的空间化成真空,五色迷形,五音消散,思维停顿,时间冻结。

    虚空二剑分开,分别击中巨长剑气两端,剑气剧烈振动,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。

    眼看着剑气从十米缩短到五米,三米,最后一米的时候,两把飞剑突然消失了。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