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二百二十三章 悲喜两重天
    “嗯,是风遁。”

    四位元婴长老看的清楚,青洲在飞剑刺中身躯32前,运用风遁躲开这一剑。

    “难怪敢接受何西城的挑战,竟然有风遁这么无赖的神通,他只要躲着不大,就算何西城耗尽法力,也摸不着他半片衣角。”

    御剑轩的修士们,见到青洲的风遁,开始讨论开了。

    金丹以下的修士,只能依靠御器飞行,而剑修的御剑飞行,是其中速度最快的一种,远胜其他的法器飞行。

    但是御剑飞行的速度,却又比不上风遁,除非是一些罕见的剑法遁光,不然剑修遇上会风遁的修士,根本就是打不到追不上。

    不巧的是,何西城的剑遁,速度比不上风遁,若是青洲决意要逃,他根本就追不上。

    “青洲,仗着风遁不算本事,让我见识下你从剑池得到的剑意传承吧!”

    何西城见青洲风遁厉害,当即大声叫道,逼迫他放弃速度优势,和自己正面对战。

    出乎意料的是,青洲竟然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这个好字刚落地,青洲的声音就出现了。

    清风停住,青洲的声音出现,他快乐的笑着,对何西城并指刺出,俨然是一招剑指。

    见到这一幕的剑修们,皱着眉头,觉得青洲正是狂妄,剑指虽然飘逸,但实用性不强,只有对付远逊自己的对手才管用,若是遇到实力相差不大的,用剑指和对方的飞剑硬拼,若是一个不小心,极有可能手指都会被削断。

    “也罢,先断你两根手指,让你见见血,也算是为你的狂妄付出的代价。”

    何西城利剑挥下,正中青洲剑指。

    灵器飞剑对上血肉之躯,下场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但是出乎众人意料,血肉飞溅的一幕没有发生,何西城的动作竟然停住,飞剑停顿在青洲手上,连皮肤也不曾划破。

    何西城的表情纠结着,慢慢眯起双眼,嘴角上翘,竟然高兴的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何西城往后退去,大声狂笑,笑声比青洲先前更加轰动,因为笑的太剧烈,手上的长剑都拿不稳了。

    “情之剑道吗,果然如此,无形无踪,让人防不胜防。”几位元婴长老看出青洲的底细。

    这一招,是青洲重练七情剑的收获,第一剑乐剑,能以自身情绪凝练成剑,杀伤力惊人。

    世间万物,只要有生命的,便具备情感,情之剑道就是针对感情出手,伤情乃至伤命。

    青洲微笑看着何西城,一记乐剑命中,此人的情感被扭曲过来,笑得都站不稳了,跟别提出手攻击。

    “慢着,慢着,我还有一招,你敢接吗?”

    何西城强感到精神极度亢奋,眼前的一切都无比欢乐,让他忍不住想笑,知道被青洲暗算了,强忍住笑意艰难开口。

    “请出手。”

    青洲笑了笑。

    何西城反手一剑,刺中自己的胳膊,顿时鲜血浸湿衣裳,将上衣染成红色,剧痛袭来,何西城的笑意被大大减弱。

    “是个狠角色。”青洲见状赞叹道。

    “拂晓天明,众星退散。”

    何西城果决出手,一出手就是新练成的杀招,这一招取自黎明时分的意境,天色将明之时,诸天星斗纷纷退散,大半天空寂寞寥寥。

    此招使出,漆黑的天空为之一暗,漫天星斗全部消散,这是杀招独有的征兆,直接影响自然天象。

    青洲的表情快速变化起来,时而哈哈大笑,紧接着悲痛莫名,两种情绪迅速切换着,旁观众人看得都累,只觉得青洲表情如此丰富,是不是疯了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哭笑不得癞和尚的传承,这小子竟然得到情之剑道中较强的一支,人的情感蕴藏无穷潜力,尤其是情感变幻之时,悲喜交加间能爆发出恐怖威力。”

    何西城的杀招刺来,带着惊退漫天星斗的威势,剑池上方的空气竟然被这一剑割裂,分成两道向外的气浪。

    青洲脸上表情变化,双手合拢,将飞剑夹在手中,惊天的剑气就此消散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杀招就这么破了?”

    旁观的剑修看得出来,何西城最后的杀招,比先前的力量暴增十倍,就算是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,也不敢硬挡,青洲却能用双手空空夹住飞剑,此举残阳出去,简直是惊世骇俗。

    青洲翻转手腕,将飞剑插在地上,对着何西城微微一笑,悲喜两重天发动。

    早在剑池中接受传承的时候,青洲就发现,情绪入剑威力没有止境,入情越深,剑法越强,但是情绪切换时,却能迸发出比平时更强的威力。

    根据这个特征,青洲领悟悲喜两重天的杀招,将悲剑和喜乐剑联合使用,两剑合一,威力倍增。

    这一招出手,无形无相,何西城看不到,更何谈抵挡,毫无抵挡的中招了。

    眨眼功夫,何西城就变得呆若木鸡,然后疯疯癫癫的手舞足蹈,时而大哭,时而傻笑。

    何西城的几位好友赶忙上去扶住他,劝说他不要胡闹,这是大庭广众,不要丢脸。

    年长的修士阅历丰富,知道他被情之剑道所伤,神使受损,若是不好好疗养,以后就只能疯疯癫癫下去,提醒他们尽快医治。

    “哼!何西城真是废物,连一个土小子都打不过。”

    茶儿娇恼怒的一挥手,剑光而出,将身旁两人高的巨岩打成粉碎。

    “茶儿师妹,何师兄的剑法还是可以的,尤其是最后一记杀招,等闲之辈不是对手,怪只怪,那个青洲实在太强了。”一位明事理的师姐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,总之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。”

    茶儿娇美目流转,突然想到一个注意。

    “何西城虽然没用,可是他的师叔却是个狠角色,我现在就告诉他何西城被打伤的事情,就算有师父包庇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山峰之巅,青洲施展独闯的悲喜两重天剑法,展露出情之剑道的沛然莫当,击败何西城,震慑在场的筑基剑修。

    在御剑轩的地盘上,青洲击败何西城,这无疑让在场剑修非常不满,但是这些剑修的实力,未必超过何西城,就算有想法,也没法出头讨回公道。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