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二百二十二章 挑战
    剑池之巅,在御剑轩修士围绕中,青洲坦然面对何西城,虽然他从未见32此人,也不知道为何要为难自己,但是青洲坚信不遭人妒是庸才,有时候就算你不得罪别人,也会有明枪暗箭找上门。

    “何师兄,我必须留下什么?”

    青洲再次问道,打破了何西城心中遐想。

    在何西城的幻想中,若能当众击败青洲,甚至狠狠羞辱他一番,不仅能成为御剑轩同门中的英雄,更加实现对茶儿娇的承诺,赢娶门内第一美人的芳心。

    何西城正沉溺美梦,无法自拔,突然被青洲打断,意识到必须先解决此人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,你接受了剑池洗礼,是要把我御剑轩的东西带走,必须和我比试一场,也算对我的宗门有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是何西城深思熟虑,字字句句都占着道理,一经出口,就引发御剑轩修士的赞同。

    “说的不错,若非这小辈提醒,我都忘了,御剑轩的东西不能白白带走。”南离公赞赏说道。

    “心机太深,我不喜欢。”北离公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剑池所在山峰,最近的一座山也有十里远,茶儿娇和一众师姐妹都站在上面,用一面巨大的圆镜观看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好耶。”茶儿娇握紧拳头。

    原本青洲这种人,是不会放在茶儿大小姐眼中,但是求亲之事发生后,茶儿娇对青洲厌恶到极点,穷荒之地的土小子,竟敢大言不惭要迎娶自己,没能得逞,竟然把属于她的剑池洗礼抢走。

    “我要他死。”茶儿娇被自己突然跳出的念头吓到了,虽然她以前多有任性,比方说让喜欢自己的师兄冒险做各种事情,但却从没想过杀人,这个念头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可是放任青洲离开,茶儿娇又不服气,还没有人敢如此慢待她,一定要狠狠惩罚。

    于是茶儿娇找到何西城,此人在御剑轩不算顶尖,但是对茶儿娇却是百依百顺,只要茶儿娇一开口,他无有不从。

    眼下青洲骑虎难下,不得不跟何西城比试,这是御剑轩的主场,青洲必输无疑。

    “让你输得一败涂地,灰溜溜的滚回东极洲,下半辈子就在穷荒之地吃土吧!”茶儿娇得意想着。

    “好,我接受。”

    青洲目光坦然,没有丝毫畏惧,这般风度,引来不少人的好感。

    何西城修炼的斩月牧星剑法,出自御剑轩至高剑典,此剑一处,群星隐没,残月退散。

    这次剑池洗礼,何西城获取一丝星辰剑道的精髓,将这门剑法精炼出一式杀招,威力增强十倍。

    御剑轩中十万弟子,修炼的剑法各不相同,但都诸流同源,出自至高剑典,功法部分强弱,根据修炼者的资质和努力,分出高下。

    对剑修来说,若能从剑法中凝练出杀招,那么威力便会暴增,实力能增强十倍不止。

    可惜一门剑法,想要练到高深境界都很难得,更别提吃透剑法精髓,并精炼出一式杀招,御剑轩十万弟子,有杀招在手的不超出一千人。

    何西城练剑几十年,经过剑池洗礼才能得出一式杀招,可见杀招难得难练。

    相比起来,青洲虽然修炼七禽纵横剑走了岔路,但是能精炼出三式杀招和一式大杀招,可谓天赋与运气并存,要是说出来,不知道让御剑轩多少弟子嫉妒。

    何西城手握长剑,志得意满,漫天云烟都不放在眼里,对手不过是东极洲的一个土小子,修炼几手野路子剑法,在他面前出手只能自取其辱。

    “我要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此刻夜色将暮,就在何西城说话的当儿,天空猛地暗了下来,直接跳过暮色,天空漆黑如墨,满天星斗弥补。

    何西城长剑高举,直刺天空,旁观者产生一种错觉,满天星斗都绕着长剑四周旋转,仿佛对何西城臣服任凭调遣。

    斩月牧星剑若是修炼到极致,便能号令天下星辰,调用无穷无尽的星力,只要星空还在,剑修的力量变无穷无尽。

    何西城的斩月牧星剑连小成都算不上,但出手时自有异象伴随,长剑略过处有星斗环绕。

    青洲看着何西城出手,摊开两手空空,却不取出飞剑,而是面带笑容,哈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青洲的笑声越来越大,传遍整座山峰,声音中带着由衷的欢乐,听到的修士心中奇怪,有什么事情让他这么快乐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何西城见青洲大笑,感觉受到侮辱,大声质问着,却没有得到回应,青洲仍旧在不停笑着。

    “哼,狂妄!”卢子湛身边的修士喝骂道。

    “不对,必定有蹊跷。”卢子湛熟悉青洲的性格,此人看似好说话,但只要稍微冒犯他,必定引来不死不灭的追杀,眼下的大笑,肯定是为了掩盖随之而来的攻击。

    “西离公,这小子出手前哈哈大笑,怎么像是笑佛剑的风格,莫非他在剑池中得到了此人的传承?”东离公疑惑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不会,笑佛剑当年横死,没来得及留下传承。”东离公说道。

    “笑佛剑虽然剑法奇异,却远远比不上他的师兄哭笑不得癞和尚,而且癞和尚却胜过他百倍,在剑池内留下传承。”北离公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,若是这小子一会儿哈哈大笑,一会儿又愁眉苦脸,必定是得到了哭笑不得癞和尚的传承。”西离公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何西城忍受不住,青洲此举是在明目张胆的藐视他,让何西城颜面无存,心里起了杀心。

    “我撕开你的嘴,让你笑个够。”

    丝丝缕缕的星光纷纷聚拢而来,在剑身上流淌蔓延,耀眼的光芒将长剑淹没,握在何西城手中的,俨然是亿万星光凝聚的长剑。

    星光长剑刺出,快如流光,瞬间到达青洲的面前。

    这一剑快的让青洲根本来不及反应,一眨眼的功夫已然刺到面前,而且对准青洲的脸颊,显然何西城不是再说狠话,而是真的要将青洲的嘴角割裂。

    剑风灌入青洲口中,这一剑若是落实,不仅是嘴唇割裂,恐怕小半个脑袋都被削掉。

    青洲哈哈大笑着,浑然不顾利剑临体,就在众人以为他束手待毙的时候,他突然消失了。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