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二百二十一章 情之剑道
    这些传承真意,几乎都是人生百态,不见一丝剑气,却让青洲莫名其妙感到激动,联想到七禽纵横剑,现每招剑法,都分别对应一种特定的情绪。网

    乳燕归巢是乐。

    思雁南归是悲。

    惊鹤振翅是惊。

    怒鹰长空是怒。

    孔雀开屏是喜。

    孤鸦寒枝是哀。

    万鸟朝凰是恐。

    用鸟类名字做剑招,实际上是掩盖剑法的真意,究其本质,这门剑法应该叫七情剑,而不是七禽纵横剑。

    经过传承场景的提醒,青洲终于悟透这门剑法的精髓,便开始修炼起来。

    第一招是乐之剑,第二招是悲之剑,第三招是惊之剑,这三招剑法是青洲目前练成的三招。

    原先青洲以为修炼的不错,但是现在看来,从一开始就走了弯路。

    创出这门七禽纵横剑的人,必定对情之剑道非常精通,却又故意用鸟雀的名字命名,将其中的剑道精髓掩盖住,故意让修炼者去感悟。

    若是有人以为修炼这门剑法,必须经历自然,观察各种鸟类的活动,那就大错特错,将精力花费在无用的地方。

    青洲练成的三式杀招,连同三剑合一的杀招,空有威力,实际上已然走了弯路,照着这条路修炼下去,最后的路会越走越窄。

    既然认识到自己的错误,青洲便决心改正,从头开始修炼七禽纵横剑,不,已经改名为七情剑,以情入剑,七式剑招就是七种情绪。

    在不同的传承场景中游荡,青洲慢慢体味人生百态,感受各种情绪的真味。

    修仙界中有个说法,想要成仙者,必先成凡人,只有经历最底层的种种困难,看破繁华背后的荒芜,才能断绝一切杂念,最终晋升到空灵虚无的境界。

    情之剑道的创始人曾经说过,体会世间百态,回味各种情感,就是要认识到凡人的脆弱,然后针对这些弱点进行客服,从多情入手,晋级无情的境界,到最后太上无情,与大道浑然一体。

    因此,情之剑道最顶级的境界,就是太上忘情,此等境界从来没人练成过。

    青洲知道脚踏实地,眼下能将三剑练成就不错了,无情还是忘情,这些都太遥远了,留到将来再说。

    御剑轩内,剑池所在的山峰,平台上的人数不仅没少,反而更多了。

    从开启剑池到现在,已然一年有余,青洲仍未从剑池走出,若非迟迟没有尸体浮现,四大长老都以为他已然毙命其中。

    “都快一年了,莫非他已经在传承空间迷失?”

    有人忍不住猜测到,实在是以前没有先例,筑基修士的先天神识再强也有限度,接受剑意传承神识都有一定损伤,一般修士个把月就会出来,强一些的能撑到三四月,像卢子湛这样长达半年的,已经是绝无仅有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青洲在剑池中过一年,翻遍御剑轩的记录,也找不到类似的记录,只能说必有蹊跷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吧,听说此人天赋异常,能在御剑轩外练成一身不弱的剑术,肯定有过人之处,我们还是继续看着吧!”

    卢子湛没有离开,本来接受完剑池洗礼,他就应该离开御剑轩,回到东极洲,因为灵剑一脉将大举搬迁,回到御剑轩本部,许多事务急切需要他处理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青洲表现异常,顿时让卢子湛改变主意,决定留下来看个究竟。

    “东离公,你看这个青洲,最后会有何成就?”一位元婴长老问道。

    四位长老分别守在剑池四角,称号分别为东离公、西离公、南离公和北离公,驻守再次数百年,还是次看到时间如此长的洗礼。

    “传承空间内的剑意繁若星辰,任何一道,就是穷尽筑基修士的一生,也难以参透,区别在于,时间越久,对剑意的领悟越深。

    青洲此人,不是正规的御剑轩弟子,走的是野路子,初次接触剑道真意,应该有些不习惯,需要适应过程,因此别看他在剑池时间长,收获未必有卢子湛大。”

    东离公双目微闭,说出心里所想,顿时得到其他三位元婴长老的赞同。

    “对呀,说得有理。”

    剑池平静的水面,猛地出现一个漩涡,漩涡旋转着,一个人影飞身而出,落到绣雪真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绣雪师叔,弟子幸不辱命。”

    青洲由衷感谢这位前辈,恭敬向她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“好,青洲你这次可有收获?”

    “嗯,小有收获。”

    绣雪真人带着青洲,就要离开,突然有人挡在前方,是御剑轩的一位筑基修士。

    “这位师弟,你不是我御剑轩的同门,却白白承受一次剑池洗礼,不留下点什么,说不过去吧!”

    “何西城,你干什么?放肆”绣雪真人认出拦路的筑基修士,喝骂道。

    “绣雪师叔,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意思,师兄弟们都这么想,剑池洗礼多大的荣誉,门内多少师兄弟都没有这个荣兴,如今却让一个外人白白得了便宜,如果不留下点什么,恐怕我御剑轩的颜面无存呀!”

    何西城搬出御剑轩的颜面,将绣雪真人的话堵死,因为她同样是御剑轩的人。

    “绣雪师叔,我来处理吧!”

    青洲走到何西城面前,微笑以对。

    “这位师兄,你要我留下什么?”

    何西城看向青洲,回想起昨天温馨甜蜜的一幕。

    “何师兄,拜托你了,那个青洲实在可恶,仗着和我师父认识,竟然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硬是要强娶我做道侣,你替我教训一下他。”

    茶儿娇的一番乞求,融合了妩媚、哀怜、灵俏、傲娇等不同的表情,将何西城迷得神魂颠倒,忙不迭的答应了。

    这次何西城同样接受剑池洗礼,历时两个月,成功接受一道剑意传承,志得意满。

    能在剑池剑池两个月,何西城自问在御剑轩中也是上等,不料青洲竟是整整一年,将他远远甩在身后,夺走所有的目光。

    两恨合一,何西城拼着得罪绣雪真人,也要当中教训青洲一番。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