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二百二十章 情
    青洲重新回到星辰内部,这次没有动手,而是对着少年行了一个大礼,虽然明知道只是残留的幻想,青洲还是非常感谢这位前辈的传承。

    眼看着还有空,青洲继续前进,查看其它的剑意传承。

    外界,金乌东升,玉兔西沉,已然交替了几十次了,两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,剑池上的时间同样过得飞快。

    期间不少剑修从剑池离开,大部分都是中途失败人数,神识受损还一无所获,少数人却坚持下来,虽然神识受伤,但却得到更为宝贵的剑意传承,日后的成就不可限量。

    御剑轩的修士都知道,在剑池内部的传承空间撑得越久,收获就越大,因为筑基修士的高度还是太低,根本无法获得完整的剑意传承,最多只能获得只鳞片爪的碎片,因此停留的时间越长,收获也就越大。

    这次接受传承的修士当中,最为注目的就是卢子湛了,他本人在东极洲长大修炼,在修仙界本部名声不扬,就算是现在,许多人知道他,全是因为他的师父傲绝天的缘故。

    没想到剑池传承,卢子湛顿时展露出惊人的天赋,其他的本部修士接二连三出来,他却坚持到最后。

    这些御剑轩修士将目光放在同门身上,浑然忘记了,还有一个不属于御剑轩的修士,同样在剑池内部经受洗礼。

    绣雪真人一直关注剑池,随着时间流逝,对青洲的看法越发改变,能在剑池内部剑池到现在,已经不是普通的天才了,而是天才中的天才。

    半年之后,剑池的水面突然升起一道水柱,卢子湛踏浪而行,终于出来,只见他目光精湛,哪有半点神识受伤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半年时间内,剑修接二连三离开剑池,只剩下卢子湛和青洲两人留在剑池内部。

    卢子湛这一出现,顿时吸引无数目光。

    四位元婴长老目光赞许,看着卢子湛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“灵剑一脉崛起无疑,先有傲绝天,现在这个小辈能在剑池中停留半年,未来成就必定不凡。”

    “嗯,最后一个人也出来了,这次的剑池洗礼到此结束,我们应该关闭剑池了。”

    元婴长老们交谈,就要将剑池关上,下一次的洗礼就要等到三十年后了。

    “几位长老且慢,里面还有一人没有出来。”

    绣雪真人急了,青洲是她带过来的,若是任由青洲被关在剑池内,最终会在内部空间迷失,永远也出不来,她该如何向惜缘真人交代。

    卢子湛听了,目光锐利,扫视四周,“莫非是他?”

    “唔,还有人?”

    元婴长老疑惑问道,然后看向四周,最终目光落到绣雪真人身上。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弟子带了一位外宗的师侄前来,他不是御剑轩弟子,可能在里面呆的久了。”绣雪真人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你是说,有人还在里面,他甚至不是御剑轩的人,绣雪,你是不是眼睛看花了?”

    面对元婴长老质问,绣雪真人咬着牙,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弟子可以肯定,那位晚辈还未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奇怪了,难道有人不在御剑轩内,也能练成一声惊世骇俗的剑法,不可能,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元婴老祖们想不通,但是既然还有人在里面,剑池就不能关闭,只得继续开放。

    原本四周的剑修就要散去,听到有人还在里面,顿时炸开了锅,听到此人不是御剑轩同门后,更是惊奇无比,想要一看究竟。

    “听说此人叫青洲,是凌霄观年轻一辈中少有的剑修,曾经击败过剑阁一脉的季轻吕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是剑修,凌霄观就是一窝大杂烩,青洲此人莫非是剑阁一脉新出的天才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此人是发配到东极洲的天归一脉,据传是惜缘真人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难怪了,惜缘真人早年也经历过剑池洗礼,教导出来的弟子,有此表现不足为奇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剑池洗礼是我们御剑轩的事,这次让一个外人出尽风头,终究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,接受传承完,正大光明击败他,什么面子都讨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剑池的传承空间内部,青洲继续前行,他走过数不清的星辰,经历过种种奇怪的场景,有少女绣花,有老人打鱼,有文士泼墨,也有孩童踢球。

    这些传承场景,蕴含的剑道真意各不相同,其中不少比老者剑意更强,可惜和青洲的剑意不符合,只得放弃。

    青洲再度来到一颗星辰内部,两个和尚相对而坐,面对面看着,其中一个和尚大声嚎哭,眼泪流水般滚落,另一个和尚却大声笑着,不断拍打腹部,过了片刻,哭的和尚转成笑脸,大笑的和尚却又哭了。

    “这又哭又笑的,到底是高兴还是难过?”

    青洲摇摇头,眼前的传承场景莫名其妙,看都看不懂,更别提从中悟出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青洲转身离开,但是脑海中一道闪电划过,顿时无数场景串联起来。

    某个传承场景内,巨大的人脸不断变化表情,将喜怒哀乐惊恐悲一一呈现。

    某个传承场景内,落榜的秀才癫狂大笑,上轿的新娘暗自哭泣,大胜的将军意气风发,破产的商人心如死灰,人生百态不一而足。

    某个传承场景内,送葬的队伍浩浩荡荡,一大群孝子贤孙披麻戴孝,脸上表情各异,大儿子分到财产大头,心中高兴,脸上却要强壮悲痛,表情非常别扭,二儿子分得财产少,脸色阴沉,三女儿已然出嫁,显得有些不耐烦,四女儿还是幼童,表情天真浪漫,看人多热闹,竟然有些高兴,至于其他的亲戚,竟然有些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“对了,情绪。”

    这些纷乱的场景,看似风马牛不相及,是零零碎碎的柱子,实际上只要用一根线串起来,立刻成为一条完整的项链。

    人生苦短,被七情六欲填满,若是沉溺其中,百年时光转眼过去,只剩下无尽遗憾。有大智慧的剑修,看破世间迷障,以情入剑,便有了情之剑道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