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二百一十九章 虚空二剑
    青洲捕捉到老者真意的一丝精髓,将太虚指化成剑法,心中满意,便放下这颗星辰,寻找下一个剑意传承的地方。

    一张巨大的人脸,悬浮在虚空中,不断变化出各种表情,喜怒哀乐惊恐悲等等情绪纷纷闪现。

    青洲眼前的场景就是如此,没有任何剑招浮现,甚至连剑的踪迹也没有,有的只是一张诡异的人脸,在不断的变换表情。

    剑池中的剑意传承本就五花八门,各种稀奇古怪的存在都有,青洲甚至还经历过一个场景,是一个老者在里面发呆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从传下剑意的剑修来说,利用最常见的生活场景,表现自己的剑道真意,这是最合适的方法,但并不是每个人都看得懂。

    青洲若非有太虚指的底子,也不会在老者出剑的场景中获得感悟,练成一招太虚剑。

    于是青洲果断放弃,前往下一刻星辰。

    少年站在地面,双手背在身后,眼神淡漠看着天空,突然身上一把飞剑升起,没入满天云霞,刹那间烟消云散,露出大片澄澈透明的碧空。

    这一剑看似寻常,实际上威力堪称恐怖,天上的云彩是由水汽凝聚,想要将天空的云彩打散,就要将分布亿万里的水汽都消灭,比老者荡平群山的威势,厉害十几倍。

    “好极了,这道剑意和太虚指又有契合。”

    青洲直面飞剑,看着飞剑刺来,带着破灭一切的毁灭力量,太虚剑刺出,正中飞剑的剑尖。

    两把飞剑对撞着,仅仅持续了几个呼吸,飞剑贯穿青洲身躯,接下来青洲身体变成虚无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,比刚才老者的剑意更强。”

    青洲不知道,眼前的少年大有来头,当年就是御剑轩大名鼎鼎的元婴后期剑修,更是从御剑轩的镇宗宝物中悟到一丝精髓,杀伤力隐然有了化神之力的雏形。

    这一剑,是少年的顶峰之作,隐然触摸到化身境界的门槛,可惜最终大势难成,少年就此陨落。

    相比老者的剑意,少年的威力更强,对神识的伤害也越大,先前青洲经过十次场景,就要修复神识,但是现在,恐怕三次后,神识就要出现裂缝。

    青洲衡量再三,决定继续接受传承,眼前的剑意超出他的想象,绝对不能错过。

    飞剑再度袭来,青洲仍旧挡在前面,观察飞剑轨迹的的每一个细节,包括撕裂的空气,带起的锐风,以及贯穿自己身躯后血滴的喷射角度。

    再度失败,青洲出现在星辰外部,回味刚才飞剑的奥妙,越是琢磨越觉得回味无穷。

    如果说老者的剑意是一片海洋,让青洲只能沙滩拾贝,见识到零星半点的迹象,那么少年的剑意则是无边宇宙,青洲根本摸不着痕迹。

    青洲的剑法以七禽纵横剑、白猿剑技为主,然后在实战中磨炼而成,本以为自己的剑技就算不能同境界无敌,却也不弱于御剑轩的精英弟子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进入剑池以来,青洲才发现,从前的想法简直是夜郎自大,原来世上还有如此浩瀚的剑道传承,御剑轩万年传承果然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御剑轩的筑基修士,能进入剑池接受传承,都是精英中的精英,若是能接受剑道真意的传承,日后的前途必定无可限量。

    青洲非常庆幸,绣雪真人能给自己正确这次机会,对青洲来说,获得这次剑池洗礼的机会,比赢娶茶儿娇更加宝贵。

    在青洲眼中,御剑轩第一美女,比不上任何一门传承的机会。

    休息片刻,青洲的神识恢复,再度头生进入星辰内部,少年的剑道真意高深莫测,晦涩难懂,就算是以身试剑,也要至少上万次才能摸到一丝痕迹。

    青洲的身躯不断被刺穿,经受接二连三的灭亡重生,还好这一切都在意念中重演,只是对神识造成损伤,不然青洲就算有九条命也不够用。

    越是研究,青洲就越是疑惑。

    “虚、空,虚空,虚和空不是一体的吗,为什么我从剑意中看出虚和空两种截然不同的韵味?”

    青洲苦思冥想,联想到太虚指和真空手的异同,突然双眼一亮,再度进入星辰内部。

    飞剑没入云端,在肉眼看不到的细微之处,凝聚成云彩的水汽纷纷,被飞剑略过,顿时化成虚无,四周充满变成真空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虚无和真空完全是两个概念,事物必先存在,然后才能变成虚无,可是真空不同,真空可以遗留千载、万古长存,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存在。”

    青洲福至心灵,一剑刺出,两种截然不同的韵味荡开,左边的水汽微尘凭空消失,而右边则是出现大片真空区域。

    这一剑是青洲的巅峰状态,是悟道后的最强一剑,就算是三剑合一的大杀招,就远远不及这一剑的威势。

    少年飞剑刺出,青洲支持了三个呼吸,仍旧被飞剑贯体,化成虚无。

    飞剑莫没入身体的时候,青洲清晰感到,每一块皮肤、每一丝血肉,都化为虚无,而从他的身体伸出,一片真空诞生了,却没有死寂,没有荒凉,更加没有飘渺虚无,什么都没有,那是最纯粹的无。

    李青汉练功的时候,曾经对青洲说过。

    “练武的诀窍很简单,要想打人,必先挨打,只有知道了自己怎么被打,才能学会去打人。”

    青洲越发觉得这句话有道理,剑道真意高深莫测,若是不亲身经历,就算在旁边观摩千年万载,也难以触摸到一丝痕迹。

    现在青洲以身试剑,对剑道真意的感悟越发深入,从少年的剑意中悟出“虚”“空”两道剑意。

    接下来,青洲不断切换两道剑意,在传承场景中,和少年对敌,一次次失败,一次次被杀。

    青洲不断重复着蚍蜉撼大树的举止,被杀一次,就对少年的剑道真意了解的更加深入,不断和自己的剑意相结合,形成独有的剑法。

    随着一剑接着一剑刺出,青洲感到手上的飞剑消失了,仿佛握着的是一团空气。

    一剑刺出,青洲手掌一空,飞剑猛的消失了,下一刻,他体内的剑胎抖动着,两枚字符浮现在表面,俨然是“虚”“空”二字。

    青洲注视着剑胎,然后心念一动,两把飞剑浮现在身前,竟是两枚字符形成的。

    虚剑刺出,面前虚无一片。

    空剑刺出,大片真空出现。

    飞剑在手上消失,两枚字符重新浮现在剑胎上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