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二百一十八章 太虚剑
    再度投身进入星辰,青洲面对老者出剑,运起三剑合一的杀招,要想抵挡剑势,只有动用自身的剑势。

    老者挥剑,青洲的身体,连同背后大山,竟然同时粉碎,被风吹散成无数粉尘。

    青洲可以清晰的感受到,身体被这一剑破坏,然后被震碎成无数粉尘的过程,对这到剑法的杀伤力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。

    “再来一次。”

    青洲越是回想,越觉得这一剑妙不可言,不愧是元婴剑修临终遗留的剑道真意,就算学会其中一丝半毫,对青洲都大有裨益。

    第十次,青洲坚持了十个呼吸时间,最终还是被打成大片粉尘,却对老者剑法的了解更加深入。

    身体出现在星辰外,青洲感到头部一阵抽痛,神识已然出现一丝裂缝,漆黑如墨的噬日元神,竟然受伤了。

    神识受伤非同小可,青洲准备发动损气补神的秘法,将神识的裂缝弥补上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噬日元神抖动着,头出一股黑气,竟然将裂缝弥补上。

    “莫非这就是噬日元神的厉害所在。”

    青洲赞叹道,神识是修士最脆弱的存在,一旦受伤就难以治愈,可是噬日元神竟然能自行痊愈伤势,无怪于连金丹真人都垂涎青洲的血脉。

    先天神识治愈后,青洲再度踏入星辰内部。

    老者举起长剑,动作万古不变,这是剑道真意留下的幻影,就算重复一百万次,也不会有任何变化。

    一百次的时候,青洲终于坚持超过二十个呼吸的时间,从四肢到驱赶,慢慢变成粉尘,突然脑海中跳出一个念头,“这一剑和太虚指何其相像。”

    青洲的太虚指被抽离,化成封印将噬日元神困住,隔绝解家古符的召唤,但是修炼过这门秘法,青洲自然对太虚指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“为何我不能将太虚指化成剑招,那样不就能融合老者的一丝剑意精髓。”

    想明白这一点,青洲开始尝试太虚剑的创意,可惜自从将这门秘法化入封印后,青洲就连太虚之力也无法提炼,俨然自废一门秘法。

    一连刺出几万剑,青洲还是摸不着头绪,当即投身星辰内部。

    老者一剑挥出,杀伤力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青洲紧接着出剑,回想起太虚指初成的那一刻,脑海中凭空出现的场景,一位神秘修士,一根手指点出,竟将一颗星辰打得粉碎。

    那位修士的举止,比起眼前的老者强大百万倍,毕竟一颗星辰远远超过几十座大山,两者的出手效果,隐然达到了重合。

    青洲刺出的一剑,无形中竟然带有一丝太虚指的精髓,和老者的长剑对撞,立刻出现小片虚空,然后老者剑光一闪,青洲立刻化成粉尘。

    “总算摸到门槛了。”

    青洲觉察到刚才的异状,结合太虚指和老者的剑意,他刚才的一剑初具雏形,已然有了破空虚无的味道。

    以青洲的神识强度,进入星辰内部十次,就会出现裂缝,然后要休息片刻,给噬日元神自动修复的时间,然后才能继续接受真意传承。

    青洲的神识恢复如初,继续进入真意传承中。

    又是一百次,老者出剑后,青洲已然能抵挡一百个呼吸,就算背后的大山都碎成粉尘,青洲仍旧站立不倒。

    这一剑刺出,剑尖上自带一片虚空,老者肩上的力量,被虚空抵消,竟然落不到青洲身上。

    可惜青洲力量有限,在老者面前比蚂蚁更弱,只是兼职了一百个呼吸,虚空被打灭,青洲随即被打成粉尘。

    “这一招已然有了雏形,就叫太虚剑吧!”

    青洲自问自己学习的速度不慢,但想要将老者的剑意精髓都吸收,恐怕就是上百年时间都不够。

    更何况青洲只想参考,而非全盘接受,他要做的是博取众多精髓,然后形成属于自己的剑道。

    “太虚剑若想小成,起码还要上千次的经历。”

    青洲再度进入星辰内部,直面老者出剑。

    一次又一次的出剑抵挡,最终还是被打成粉尘,青洲经历了无数次神识的磨练,但还是忍受下来,终于他的剑法越来越强大,虚空意味也更加深邃。

    老者一剑刺出,青洲同样一剑刺出,

    这回青洲坚持了十个呼吸,看似时间变短了,实际上他的实力更强了,因为在这十个呼吸内,青洲不仅自己没有被打碎,身后的大山也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青洲的太虚剑,在这一刻才真正具有抵挡老者出剑的威力。

    另一个星辰内部,一个剑修艰难的挥舞飞剑,突然大叫一声,两眼的目光如同烛火熄灭,整个人气息全无,立刻被送出星辰外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。”

    外部剑池原本空无一物,看不到任何一个刚才进入的剑修,但是在水花声中,一具尸体浮上来,双目无神,显然是神识破碎而死。

    这位丧命的修士,就是刚才星辰内部接收传承失败,因而丧命的那个。

    “又是一个。”

    四位元婴长老看到这一幕,发出悠长的叹息。

    虽然在剑池洗礼前,他们再三警告,但是剑修一旦遇到剑意传承,就算是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咱三尝试,知道最后丧命。

    这些剑修,从御剑轩各个分支选拔而来,堪称精挑细选的精英,却在传承中死去,可谓极大的损失。

    “我认输。”

    一个声音响起,紧随其后的是一位剑修,此人冲出剑池水面,大口呼吸着,双目布满血丝,目光闪烁不定,显然是神识受伤。

    这位剑修还活着,他看到身边飘浮的尸体,心有余悸,若非及时抽身,这时他的下场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中途退出的人,自己走出剑池。”

    元婴长老说着,大手上抬,池水上飘浮的尸首被抓起,甩干水分后放在剑池旁边的地面上。

    “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剑池旁围观的剑修们,见除了生命,不仅有些伤感,一般人都看到剑池洗礼带来的好处,却忽略其中的危险,若是强撑着不肯退,最终是会神识破碎而死的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