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二百一十五章 剑池洗礼
    “你就是惜缘的师侄青洲吧,嗯,不错,年纪轻轻就是筑基中期,以后金丹有望。”绣雪真人说着,但是语气平淡,显然只是说客气话,御剑轩中优秀弟子车载斗量,青洲的表现只能算中等。

    “青洲在习剑上颇有造诣,这在我凌霄观中不多见。”惜缘真人特别点出,青洲的剑修身份,也是为了给他在绣雪真人面前加分。

    “这次和你见面的,是我的三弟子茶儿娇,她和你的年纪相仿,应该有不少话说,明天就安排你们见面。”绣雪真人说道。

    惜缘真人和青洲在御剑轩招待客人的别院住下,晚上惜缘真人不知去向,青洲想也知道,肯定和绣雪真人幽会去了。

    当天夜里,御剑轩底层弟子爆发了,因为御剑轩十万弟子心目中的女神茶儿娇,竟然要和外人结亲,对象竟然是发配东极洲的凌霄观弟子,此人来历平淡无奇,御剑轩随便找个弟子都比他强。

    青洲若是来之前早早打听,就应该知道,绣雪真人的名声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她的弟子茶儿娇。

    茶儿娇此人是御剑轩当之无愧的第一美女,而且修仙天赋极高,在同辈修士中远胜他人,是无数男弟子暗恋的对象。

    御剑轩中,无数优秀的男修士踊跃追求,却没有一人获取茶儿娇芳心,但是他们都乐此不疲,认为是自己不够努力,没有打动美女芳心。

    青洲前来求亲的消息传出,顿时引发轩然大波,青洲也因此成为御剑轩弟子的全员公敌。

    第二天,绣雪真人带着一群女弟子前来,大部分女修昨天都见过,就连赵穗儿也在,但是其中一位少女,容颜之美,让青洲见到都为之失神。

    “青洲,这就是我的弟子茶儿娇,你们见见面,熟络一下。”

    绣雪真人带着惜缘真人离开了,剩下青洲和一大群女弟子。

    茶儿娇不愧是御剑轩的第一美女,是青洲平生见到最美的少女,而且她的美带着一丝空灵,仿佛是九天仙女落凡尘,世间的一切都在亵渎她。

    青州见到此女的时候,心中叹息一声,虽然明知道这次相亲肯定失败,但为什么要让自己见到如此美人。

    而且青洲仔细观察茶儿娇的神情,温和的微笑看似大方,其实上弯的嘴角表明她极为不屑,身上散发的气息表明着生人勿近的讯息。

    眼前的少女虽然极美,但却美的不近人情,让青洲望而生畏,根本提不起亲近的**。

    就在青洲观察时,茶儿娇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这位师兄,我实在不知道,师父叫我前来,竟然是要和你相亲,若然早些知道,我也不会来了。我的梦想,是要成为元婴大修士,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儿女情长上面,所以不想寻找道侣。”

    茶儿娇口中说着,内心却在嘀咕,“今天就不该来的,东极洲那个地方的修士,能有什么出息,师父也是,为了照顾旧情人,竟然要让我牺牲,这可不行,我要好好想想,让他知难而退。”

    “青洲师兄,实不相瞒,我身上的缺点很多,实在不是你的良配,你应该找一个更好的,我的师姐妹大都温良贤淑,若你不介意,我愿意为你介绍一个。”

    青洲听着,仍旧保持有礼貌的微笑,面对茶儿娇的推诿,说青洲不失望是假的,但是他来之前心里早有准备,也就不会有愤怒、羞辱等情绪。

    “茶儿师妹,我可以这样称呼你吗?”

    青洲突然发言,打断茶儿娇的话语,茶儿娇闪现一丝不悦神色,随即微笑着说没关系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多说,你的意思我已明白,我会对两位师叔明言,这次的亲事就此作罢!”

    茶儿娇内心一阵狂喜,但是脸上却露出潸然若泣的表情,“青洲师兄,还请你不要这样,师父会误以为是我不会说话,让师兄伤心,她会怪罪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我会解释清楚的。”青洲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不多时,绣雪真人和惜缘真人已经返回,看青洲和茶儿娇聊得不错,以为有戏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青洲?”绣雪真人问道。

    青洲尚未开口,茶儿娇抢先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,青洲师兄说不喜欢我。”

    绣雪真人眼神一转,落在茶儿娇身上,让茶儿娇感到针刺般的感觉,顿时吓得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茶儿娇在外人面前,是天之骄女的存在,可是绣雪真人门下规矩极严,在她面前,就算骄傲如茶儿娇,也不得不乖乖的。

    茶儿娇不再说话,绣雪真人看向青洲,眼神温和,“青洲,说说你的看法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绣雪师叔抬爱,我一事无成,实在是配不上茶儿师妹。”青洲尽量将话说得委婉。

    “配不配得上放在一边,我想问你,你是否喜欢茶儿,只要你点头,我就做主,让她嫁给你。”

    绣雪真人此言一出,身后的女弟子纷纷惊叫出来,然后用手掩住口,茶儿娇更是难以置信,睁大眼睛看着绣雪真人。

    修仙界中,师徒关系有时候比血缘更加坚固,绣雪真人真要发话,茶儿娇就必须嫁给青洲,就算是御剑轩的元婴老祖也没法阻止。

    “不要答应。”茶儿娇不能说话,只得以祈求的目光看着青洲。

    “多谢师叔,我意已决。”青洲毫不犹豫的拒绝。

    茶儿娇的确极美,同样的心气也高,根本不会看上青洲,就算被绣雪真人强迫嫁给青洲,最后也不会幸福,因此青洲果断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!”绣雪真人说道,回转身离开,背影看起来非常落寞。

    茶儿娇松了口气,心想青洲此人虽然自不量力,但好在有自知之明,这样的小人物倒也知趣,今日过后,就不会有机会再见到他了,以后都不用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突然,绣雪真人发话了,“茶儿,你的通灵剑法尚有缺陷,这段时间就不要出去了,闭关修炼吧!”

    茶儿娇苦着脸,知道师父的惩罚来了,她性格活泼,最喜欢出去游玩,享受众星拱月的拥簇,要是让她枯燥的闭关修炼,真是要了她的命了。

    “是,师父。”就算不情愿,茶儿娇还是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和青洲就告辞了。”惜缘真人恢复一张冷脸,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“且慢,这次结亲不成,我给青洲一份大礼,就当是补偿他千里迢迢前来吧!”

    绣雪真人说道,“三日后,青洲将接受一次剑池洗礼,希望你好好把握。”

    绣雪真人的弟子们充满嫉妒的眼神,尤其是茶儿娇,看向青洲的目光近乎仇恨。

    原来在御剑轩中,剑池洗礼的机会非常稀缺,即便以绣雪真人的身份地位,近十年来也只能有一个弟子接受剑池洗礼,原本这个机会属于她门下弟子,但是现在为了补偿青洲,绣雪真人竟然让给青洲。

    茶儿娇更是嫉恨无比,因为她是绣雪真人最优秀的弟子,若是没有青洲出现,这次参加剑池洗礼的,肯定是茶儿娇本人。

    “青洲,还不快谢谢绣雪师叔。”

    惜缘真人知道剑池洗礼的意义,当即催促青洲拜谢。

    青洲当即跪拜,谢过绣雪真人。

    绣雪真人看着青洲,然后扫视茶儿娇,心中感慨,原以为自己和惜缘真人的遗憾,能在下一代弟子中得到圆满,却没想到,茶儿娇因为长相绝美,被同门追求,养成心比天高的性格,根本看不上青洲。

    其实绣雪真人非常中意青洲,她和那些少女不同,多年的阅历,让她学会看人不要停留在表面。

    青洲年纪轻,天赋更是没话说,虽然暂时没有多大成就,但前途必定无可限量。最重要的是青洲性格沉稳,正好能管束性格跳脱的茶儿娇。

    在绣雪真人眼中,青洲和茶儿娇简直是绝配,虽然后来青洲主动拒绝,但是熟知徒弟脾气的她,不用想也知道,肯定是茶儿娇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绣雪真人虽然面无表情,实际上内心恼怒,一方面让茶儿娇闭关修炼,另一方面要补偿青洲。

    这次的剑池洗礼,是绣雪真人好不容易为茶儿娇争取来的,她知道自己的弟子,因为被太多同门追捧,有些飘飘然,时间大都浪费在游玩上,很少修炼,因此天赋很好,却进步缓慢。

    茶儿娇搅黄这次的婚事,让绣雪真人明白,若是不在管束这个弟子,恐怕茶儿娇以后的前途就废了,凡人女子还可以仗着好相貌婚姻美满,可是女修不一样,若是遇人不淑,极可能毁掉一生。

    于是绣雪真人决定,将剑池洗礼的机会让给青洲。

    回到门派内,茶儿娇又是生气,又是失望,躺在洞府的床上哭了,身边的几位师姐妹不断劝说。

    “算了,茶儿,这次你惹怒师父,这样的结果已经很轻了,刚才我都为你捏把汗。”

    “我做错了什么,师父不讲理,要我嫁给一个不认识的人,那个青洲他算什么,东极洲来的土包子,凭什么让我嫁给他。”茶儿娇大声哭着,发泄心中不满。

    “这次的剑池洗礼,明明是我的,师父却要让给他,还不是因为看我不顺眼,我不服,平时我多么听话,就因为这一次不听话惩罚我,剥夺我剑池洗礼的机会,太不讲理了。这可是我的终身大事,我的道侣一定要是最出色的,青洲此人差太远了。”

    “茶儿师姐,你也不要那么说,我看青洲虽然没什么本事,但是他脾气很不错,还帮你说话了都。”

    赵穗儿想起青洲,竟然忍不住替他说话。

    “穗儿,你胡说什么,青洲根本配不上我,他肯说出来是有自知之明,但是却抢走我的剑池洗礼,正是阴险狡诈,想要我嫁给他,做梦。”

    见茶儿娇愤怒的张牙舞爪,赵穗儿也不敢多说了,回想今天发生的一切,赵穗儿明明知道茶儿娇不对,却没法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要青洲好看。”

    最后,茶儿娇咬牙切齿说道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