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二百一十章 肉衣裳
    在七大门派内部,修士们彼此相互通婚联姻,这种情况大量存在,因此形成庞大的修仙家族,这些家族的力量,有时候堪比七大门派。

    从门派地位和身份来说,赵之羽都高出慕浅苔,百灵宫中的某位元婴老祖,是赵之羽祖父的至交好友,他本人无后,对赵之羽非常照顾,加上赵之羽天赋惊人,在同辈修士当中地位很高。

    慕浅苔出身散修,长相并非绝色,论实力在强者如云的御剑轩中仅算中等,在御剑轩中算是最普通不过的弟子。

    赵之羽说动身后的元婴老祖,向御剑轩求婚,本以为是十拿九稳的事情,没想到竟然平生波澜。

    慕浅苔的师父,是御剑轩某位平庸的女性金丹真人,当即一口回绝,竟然丝毫不顾及元婴老祖的面子。

    御剑轩修士的霸道显现出来,一位金丹真人出言拒绝,元婴老祖也没办法,劝说赵之羽放弃,

    赵之羽想不通,便找上御剑轩,想要一个解释,没想到慕浅苔不肯见他,让师妹传话让他离开。

    赵之羽不愿离开,在御剑轩的山门前流连不去,被慕浅苔的师父出手,一剑打成重伤,然后传话百灵宫,让他们派人接赵之羽回去。

    回到百灵宫后,赵之羽花了一年时间将伤养好,从那以后他再也打听不到慕浅苔的下落,仿佛她从世界上消失了。

    从那一刻起,赵之羽心志大变,他认识到修仙界中,一切以实力为尊,没有实力的话,活的连狗都不如。

    后来赵之羽加入神秘组织,不管多么危险的任务都接,一心要提升自己的实力,知道现在遇到了青洲。

    “和反天七圣的交战中,虽然陨落的修士很多,但是把握机会崛起的修士也不在少数,说不定这次回来后,我就是堂堂的金丹真人,青洲,到时候我一定会提携你。”说道最后,赵之羽竟然开了玩笑。

    “到那时,我不会跟你客气的。”青洲也笑了。

    赵之羽离开后,青洲接收到今墨生传来的讯息,内容很简单,叫他立刻返回东极洲。

    青洲立刻收拾一番,发动青铜面具上的徽记,从暗间消失,出现在外界。

    离开神秘组织的驻地,青洲当即将青铜面具收起,现在的他不是黄金暗士,而是东极洲凌霄观天归一脉的筑基修士。

    “猎物出现了。”

    一处**所在,四个修士在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“这次东极洲的门派分支发出召集令,青洲必然要回去,我们埋伏在必经之路上,一定能截到他。”

    “任无意发布暗花以来,出手的人如同过江之鲤,但却无一人得手,青洲到现在还是活得好好的,任无意快气疯了,暗花的赏格也翻了一倍,我们若是能得到青洲的首级,就算分到每个人身上,都能大赚一笔。”

    “出手吧!”

    “青洲此人,不过是三流修士,却能劳驾我们九灾使出手追杀,真是荣幸之至。”

    四个修士哈哈大笑起来,身上若有若无的闪过一丝金光,显然是黄金暗士的徽记,而他们所处之地,就是神秘组织的暗间。

    肉仙教的某处分坛,通天柱子上,花天虚和鬼童子闭目修炼,四周林立的通天柱上,无数修士同样闭目盘坐,不见胸膛起伏,看起来不像活人。

    突然,花天虚睁开双眼,眼中目光流转,身边的鬼童子同样醒过来,看着花天虚。

    “打听到了,原来毁我肉衣裳的,竟然是凌霄观今墨生的弟子,名叫青洲的。”花天虚想起青洲,头一阵痛,回想起葬送一丝分神的经历,恨意滔天。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青洲现在还未回东极洲,正是下手的好机会,我打算亲自动手。”花天虚说道。

    “花天虚,不必如此吧!区区一个筑基小辈,不至于让你亲自动手吧!”

    “狮子搏兔,也要出尽全力,更何况这小子能灭杀我一丝分神,肯定有不少古怪的手段,用肉衣裳我不放心,还是本体出动吧!”

    “那好,我就恭祝你马到成功。”鬼童子想了想,提醒道,“保险起见,带几个肉衣裳一起前去,就算是打下手也好。”

    花天虚点点头,站起身,周围的通天柱上,七八个修士随之站起,形象各异,有鹤发鸡皮的老妪,也有唇红齿白的少年,更有身材魁梧的大汉,这些修士双目呆滞,显然是花天虚的肉衣裳。

    “我修炼分神术,冒着元神破碎的危险,也才分出三股分神,其中一道已然被青洲回去,剩下的两股分神,最多只能操纵两个肉衣裳,这次就带这两个前去。”

    随着花天虚的话语落下,七八个肉衣裳中,两人的目光亮起,显然都被分神入驻。

    两个肉衣裳站在花天虚身边,虽然长相不同,但是眼神却一模一样,都是筑基境界的修为。

    “走吧,杀了青洲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青洲,站住受死吧!”

    四名筑基修士拦在面前,显然早已打探到他腰返回东极洲,提前在此在此埋伏,正好截住青洲。

    “黄金暗士!”

    青洲看着眼前几人,那种熟悉的感觉,以及身上佩戴着金色徽记的特征,显然和青洲一样,都是神秘组织的黄金暗士。

    早在加入神秘组织之初,伪面者半壁阴阳就对青洲说过,黄金暗士的身份并不能赦免他头上的暗花,组织不会公布他的身份,因此就算成为黄金暗士,依然会有其他暗士来追杀青洲这个身份。

    对此情况,青洲早有准备,遇到黄金暗士追杀,也并不吃惊,因为他早就料到,这次回东极洲的路并不平坦。

    “你们埋伏在此,一定是想取我的性命,获得任家悬赏的天价暗花吧?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,不过任家说了,活捉价格更高,实在不行,死的也要。”一位黄金暗士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各位上午行为举止,应该是传说中神秘组织的黄金暗士,敢问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“地震!”

    “洪水!”

    “万虫!”

    “瘟疫!”

    四个黄金暗士分别报出名号,但是很明显,地震洪水什么的,通通都是化名。

    青洲听了却是一惊,眼前四人竟然是黄金暗士中最顶级的九灾使,九灾使的名号都是以自然界中各种天灾命名。

    见青洲竟然知道自己的来历,四大灾使略微有些讶异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