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二百零七章 麻衣修士
    沼泽的一角,密密麻麻的拳头大黄蜂漫天飞舞,这些黄蜂不仅尾部仗着尖刺,就连头上同样有一把尖针,双翅扇动起来几乎看不见,在天空化作一道道黑影,形成一个巨大旋风。

    旋风的中央,一位身穿麻衣,脚踏虎皮靴的修士站立不动,淡淡看着满天黄蜂。

    无双刺蜂,筑基初期妖兽,头尾更生长一枚尖刺,头上尖刺能发射光线,尾部的尖刺能喷射毒水,虽然单体战斗力极差,但却是群居生物,一旦出动就是成千上万只,就算是金丹真人遇到了也颇为头疼。

    麻衣修士脚下躺着一堆蓝色冰块,正是透天髓的摸样,显然无双刺蜂正是因此而将修士围住。

    “无双刺蜂,头生双刺者为蜂王。”

    麻衣修士双目如电,在空中寻觅,突然眼睛一亮,一条银线脱手而出,在空中飞窜,瞬间命中蜂群中最大的一只无双刺蜂。

    这只无双刺蜂足足有壮汉拳头大,而且头上的尖刺竟有一对,仿佛是长长的尖角,围在它四周的刺蜂也都体型强壮,是蜂群中的精英,很显然这只无双刺蜂就是蜂群中的王者。

    “中。”

    银线没入蜂王体内,立刻起了反应,蜂王双目瞬间变成银白色,然后对周围的无双刺蜂下令。

    围着修士的蜂群纷纷离开,然后汇聚到蜂王身后,在沼泽上空汇聚成一大片黑云。

    “前头带路。”

    麻衣修士手一挥,蜂王立刻自觉往前飞,带着浩浩荡荡的蜂群,进入雷龙泽的深处。

    接下来一段时间,青洲一无所获,没有找到哪怕一粒透天髓,而且见过很多妖兽的尸体。

    这些妖兽种类各有不同,有的被射出满身血洞,也有的被毒水腐蚀大半身躯,死状惨不堪言,好像是被同一种存在造成的。

    越往前走,青洲发现的尸首越多,他开始发现事情不同寻常,能一口气杀死这么多妖兽的存在,不管是人,还是妖兽,实力都堪称恐怖。

    “嗡嗡”熟悉的声音从前方传来。

    青洲感到口中一甜,仿佛回到幼年时候,跟着义父李青汉外出游玩,遇到一伙放蜂人收蜂蜜,当时他吃到世上嘴甜的蜂蜜,也被密密麻麻的蜂群吓得做了几个晚上的噩梦。

    前方的声音再熟悉不过了,就是蜜蜂,但是能在雷龙泽生存下来的,很明显不是一般的蜜蜂。

    天空被密集的黑云遮住,不让一丝光线落下,青洲目力极佳,看清楚这些蠕动的黑云,显然是无数拳头大的黄蜂聚集而成。

    黑云下方的沼泽上,几个庞大如山的身躯在蹒跚前行,身上仿佛披上一层黑布,黑布在蠕动流转,很显然是黄蜂聚集而成的。

    “昂”

    几声悲壮的怒吼,庞大的身躯倒下,黄蜂煽动翅膀飞起,汇聚到天空的黑云中,露出生长獠牙的牛妖,这些牛妖皮肤坚韧,能抵挡灵器攻击,而且口中的獠牙锋利无比,一旦命中,就能讲敌人刺个对穿。

    “嗯?对面有人。”

    蜂群中传来一个人的声音,青洲极目望去,看到黑云下方,一位身着麻衣的修士慢慢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看你的面具,是神秘组织的人吧,好像级别还不低,是伪面者吧?”

    麻衣修士所过之处,蜂群如同潮水般让开,很显然这些黄蜂听命于他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青洲加入神秘组织以来,还是头一次听过伪面者的称呼,顿时下意识的想到半壁阴阳,他同样带着面具,而且是神秘组织的正式成员。

    此刻青洲身上运转潜渊心法,将一身气息收敛到极致,让对方看不清底细。

    “不用掩饰了,神秘组织的几大干将,在修仙界中都不是秘密,伪面者以面具掩盖身份,出名的有半壁阴阳、食龙女士、醉石老人、儿通圣,你的面具从未出现过,不知道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“你是肉仙教的人?”

    青洲看着麻衣修士,发现对方的肢体动作略显僵硬,而且眼神忽而暗淡的好似随时熄灭,忽而明亮的吓人,这是元神夺舍后躯体的排斥想象。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,你们神秘组织连番派遣人手,为的不就是打探我肉仙教的秘密吗,可惜啊,白白折损大批忍受,却连我肉仙教的一根毛都捞不着。”麻衣修士得意大笑。

    “你我话不投机,就此别过。”

    青洲认出这些黄蜂,俨然是雷龙泽凶名赫赫的无双刺蜂,天上的蜂群足有上万只,发动起来就连金丹真人也会陨落,不宜硬拼。

    “慢着,我让你离开了吗?”麻衣修士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,想动手?”青洲不甘示弱。

    麻衣修士笑了,身后的蜂群不断飘荡,却始终没有发动攻击,保持着压抑的阵型。

    “神秘组织中的伪面者,即便在金丹真人中斗能以一敌十,我这点斤两就不献丑了。”麻衣修士慢慢说道,“不过我闯荡这么多年,从未听过伪面者中有阁下这么一号人物,敢问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青洲沉默了,他根本不是伪面者,而且观察对方的言行,俨然是肉仙教中的金丹级别人物,和他虚与委蛇,必须万分小心,万一被对方揭破,情况就不妙了。

    索性有潜渊心法在身,青洲可以将一身气息收敛,恰好符合金丹真人法力内敛的特征,加上他的猴脸面具和半壁阴阳的面具出自同一人之手,被误认为伪面者不足为奇。

    既然对方把自己当成伪面者,不妨继续伪装下去,青洲打算继续扯虎皮做大旗。

    “教我白猿剑圣吧!”青洲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“剑圣,好大的口气,听这个口号的意思,阁下是练剑的,不知道能否让我开开眼?”

    麻衣修士说道,心中忐忑不安,对方带着面具,显然是神秘组织中最可怕最强大的伪面者。

    在神秘组织中,暗士和暗者都是外围成员,而正式出面负责神秘组织运转的,是几个带着面具的修士,这些人个个具有金丹境界,而且出手非凡,就算是杀同级别的金丹真人,也只需三招两式,实力深不可测,加上身份神秘,修仙界中人人谈之色变。

    麻衣修士虽然自身也是金丹真人,可是眼下这具身躯不过是个肉衣裳,一身实力发挥不出四成,就算是他全盛实力,也不见得能力敌伪面者,现在更不可能。

    所以麻衣修士看似语气强硬,实际上同样在用话语稳住青洲,尽量避免冲突发生。

    青洲听到对方发问,知道麻衣修士怀疑自己的身份,心中翻白眼,明明是你自作多情,将自己当成伪面者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就献丑了。”

    青洲对着沼泽内的淤泥伸手,一条黑色泥棒在手上成形,暗运先天火烘烤,泥棒瞬间变得比铁棒更坚硬。

    接下来,青洲上前一步,冲到蜂群前,麻衣修士看不出他的用意,没有命令蜂群发动攻击。

    青洲举起泥棒,对着蜂群中的一只无双刺蜂点去,这只刺蜂遇到攻击,顿时张牙舞爪扑过来,头顶的细针一闪,一道银光顿时朝着青洲胸来,紧接着一道漆黑如墨的毒水,从刺蜂尾部的尖刺喷出。

    不管是银光还是毒水,杀伤性都惊人,别说是普通的泥棒,就算是灵器,也会被打坏。

    青洲只用一根泥棒,就挑衅无双刺蜂,看起来是非常不明智的行为。

    “莫非他想用剑气杀死这只刺蜂,可为什么要多此一举,凝聚污泥成棒心,用意何在?”麻衣修士想着。

    青洲手握泥棒,棒头点中银光,感受到银光的威力,足够将泥棒打得粉碎,手腕抖动,泥棒旋转着,竟然将银光打飞。

    被打飞的银光,正中漆黑如墨的毒水,顿时银光消散,毒水落地,在淤泥上腐蚀大块黑洞。

    泥棒继续伸出,正中无双刺蜂的身躯,刺蜂虽然只有拳头大但就算是搬来一座小山,也无法将之压扁,身躯的坚硬程度可想而知,但是被泥棒一点,竟然就此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麻衣修士睁大双眼,他看得清清楚楚,自称白猿剑圣的修士,手持泥棒,出手软弱无力,竟然不用半点法力就杀了一只无双刺蜂。

    无双刺蜂虽然单体战力稍弱,但也是筑基妖兽,修士起码要动用筑基期的法力,才能灭杀一只无双刺蜂。

    青洲的所作所为,顿时将麻衣修士震慑住了,刚才那一刺明显是剑招,所用的力气是凡人级别的,但偏偏轻而易举杀了一只无双刺蜂,可见他的剑术造诣过人。

    “不动用法力就能刺杀筑基妖兽,若是动用法力,岂不是杀金丹真人如同屠狗,伪面者太可怕了,随便出来一个都是这般恐怖的强者。”麻衣修士想着,内心惧怕不已。

    麻衣修士不知道,青洲的白猿剑技最多能达成这个效果,若是想要能动用法力,最起码要修炼上百年,现在只能做做样子吓人。

    “阁下剑法果然厉害,不知道是御剑轩的那位名家?”麻衣修士客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御剑轩的。”青洲语气平静说道。

    “明白,明白。”麻衣修士语气非常客气,隐隐带着一丝讨好和畏惧。

    “我神秘组织和肉仙教并无交情,叨扰了这么久,我告辞了。”青洲背后大汗淋漓,却仍旧面不改色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麻衣修士带着无双刺蜂群,忙不迭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青洲看着对方远去的背影,站在原地久久未动,过了不知道多久,他发动风遁,从原地消失了。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