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二百零四章 噬日元神
    弓背狼王四足落地,然后对青洲点点头,往前飞窜一段距离,然后停下回头看青洲,目光示意他跟上。

    青洲心中好奇,知道此狼必定要带他去什么地方,便驱动流云梭跟上去。

    雷龙泽的深处,地形复杂,而且有些地方的淤泥已然凝结,变得比石头还坚硬,无意中形成可供踏足的道路,弓背狼王轻车熟路,在上面跑得飞快。

    青洲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跟着,弓背狼王的意思很明显,他有一件宝物,想用来换取青洲放它一马。

    弓背狼王跑到一处乱石耸立的地方,这里的淤泥干枯板结,俨然是沼泽中央的一块岛屿,上面奇形怪状的石头密布,形成大大小小的洞穴。

    走到乱石上方,青洲撤去流云梭,落在岛屿上。

    弓背狼王低头钻进一个洞穴中,青洲看着黑漆漆的洞穴,然后犹豫片刻,同样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洞**部曲曲折折,除了从石头缝隙透出的光线,没有其他光源,因此黑暗难寻,看不清楚路,青洲只得跟着弓背狼王。

    不知道走了多久,青洲眼前一亮,看到弓背狼王停下,转身看着青洲,身旁俨然插着一把布满鳞片的长刀。

    长刀有一人高,插入地下大半,刀身上满是鳞片似的凸起,在微弱的光线下闪烁星星点点的光芒,显然在洞穴中隐藏许久,上面沉积着一层厚厚灰尘。

    弓背狼王围着长刀旋转几圈,却始终不敢靠近,然后停下脚步,对着青洲嚎叫几声,示意这就是它献给青洲的宝物。

    长刀不流露丝毫气息,青洲看不出来是法器还是灵器,但是却知道能被筑基妖兽视为珍宝,肯定不是凡物。

    青洲走到长刀旁,伸手停在半空,迟疑了下,没有握住长刀的刀柄。

    “嗷呜。”弓背狼王焦急的嚎叫着,不断伸爪对长刀挥舞,示意青洲拔出长刀。

    青洲手掌落下,将刀柄握住,顿时脑海中响起一个巨大的咆哮声,“谁敢打扰我的沉睡。”

    那一刻,青洲的身体猛地僵硬了。

    弓背狼王脸上的神情瞬间变得狡诈,这一路的伪装终于得到了结果,青洲落入陷阱中,被长刀中的存在震慑住,再也动不了。

    这把长刀,从弓背狼王祖先起,就存在洞穴中,血脉中的记忆提醒弓背狼王,千万不能触碰长刀,不然会遭受万劫不复的下场。

    弓背狼王利用长刀,将青洲引入危险的境地,顿时得意忘形,除了透天髓,青洲也将成为它的食物。

    对妖兽来说,修士的肉身充满灵气,是最大补的食物,以修士肉身为食物,妖兽将更为强大,

    弓背狼王看着手握长刀的青洲,顿时弓背而起,朝着青洲的喉咙撕咬过去,猩红的双目露出欢喜的神采,仿佛已经提前品尝到鲜血的滋味。

    那一刻,狼王口中喷出的腥臭热气,已经扑打到青洲的皮肤上。

    青洲动了。

    长刀拔地而起,落下大块碎土,被青洲猛地一挥,轻松的没入弓背狼王的身体,然后毫无阻碍的闪过。

    弓背狼王身体完好的落在地上,感到身上微微发凉,正要腰部发力逃走,只觉得全身瘫软,一股冲天血柱喷射出,狼王的身体断成两截,内脏掉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好快的刀,果然不详。”弓背狼王若能说话,失去意识前要说的,肯定是这一句话。

    青洲杀了弓背狼王,顿时松开刀柄,头晕目眩的倒在身后的岩壁上,许久未能缓过气。

    刚才手掌握住刀柄,青洲就感到不妙了,长刀里寄居一道元神,经过许多年已然沉睡下去,青洲手掌一握,法力不由自主输入,顿时将元神激活。

    能寄居元神的,只有法宝,毫无疑问,这把长刀是一把厉害之极的法宝,金丹真人才配使用的法宝。

    长刀内的元神,是金丹真人的元神,临死前将元神藏入法宝当中,通过沉睡降低消耗,总算能撑到如今。

    青洲唤醒元神,立刻成为元神的夺舍目标,长刀内的金丹真人元神,也不是什么善良之辈,毫不客气的钻入青洲脑海当中。

    一道金丹真人的元神,就算是被杀身亡,甚至经过多年衰败的不成样子,也都远远超过青洲的先天神识,只要稍微动手,就能讲青洲的神识吞没,然后鸠占鹊巢,占据青洲的肉身。

    面对如此危险的情况,青洲顿时毫无保留,将逐浪箭士中的一团分神收回,两团神识合二为一,已然达到了筑基后期的水平。

    金丹真人的元神进入脑海,看到了严阵以待的先天神识,青洲早有准备,将神识形成灭神锤的摸样。

    “区区筑基修士,竟也有神识秘法,好,让我来教教你,什么才是像样的神识秘法?”

    青洲眼前一花,突然出现无数大大小小的漩涡,这些漩涡不断旋转,吸引青洲的神识观看,没看一下,神识就仿佛被吸引前进一步,这样下去,最后逃脱不了被漩涡吸收的命运。

    先天神识旋转着,凝缩成一轮烈阳,将神识收缩在内部,不泄露一丝神识,并且不断旋转,抵抗漩涡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突然,无数漩涡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对和蔼的中年父母,他们看着青洲,神情中充满不舍和悲伤。

    “小铁,别怪爹娘,不是爹娘不要你,实在是因为族长下令,不能留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孩子,走吧,走的越远越好,不要留在修仙界了,去凡人世界,做个普通人。”

    青洲双目留下泪水,最不愿意回忆的过去浮现脑海,让他无比痛苦,但是幻象仍未停歇。

    高大森严的祠堂内,上百个威严的老者坐着,青洲变成一个五岁的孩童,恐惧的跪在地上,看着一个个脸色铁青的老者。

    “太离谱了,我们解家是修仙界第一家族,是对抗弑天者的中坚力量,怎么可能,弑天者的转世竟然落到我们家族内?”

    “二长老,弑天者转世之说,原本就是虚无缥缈的谣言,何必为了一个不知道真假的传说,白白断送族中后辈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此言差矣,弑天者代代传承,靠的就是转世之能,若然我们能杀了这一代的弑天者,对整个修仙界功不可没啊!”

    “弑天者转世的说法,本就是被俘获的魔徒交代的,根本无从判断真假,但是我们得到的绝密消息,有几代的弑天者,是反天七圣挑选的人员竞争选出,因此杀了一个不知道真假的转世者,影响不大。”

    “吵来吵去,吵来吵去,都超了半年多了,你们说,这个孩子,杀还是不杀。”

    幼年的青洲瑟瑟发抖,他不是杀人是什么意思,祠堂里的空气太冷了,他想回家,扑进母亲温暖的怀抱,不想和这些古板的老头子待着。

    “族长,这孩子是你的直系后裔,你下决定吧!”

    “若然他真是弑天者转世,那么我自当大义灭亲,亲手诛杀之,可是你们也知道,弑天者是世间最诡异的存在,根本难以确定有无转世之体。

    这样吧,这孩子我不杀,但是也不能留在家族之内,我们将他的记忆抹掉,然后驱除修仙界,让他在凡人世界自生自灭吧!”

    “族长,就按你说的做,只要不修仙,这孩子活不过百年,不会造成多大影响的。”

    青洲双目留下血泪,一股暴虐的气息从身上窜起,先天神识突然化成漆黑一片,如同一轮黑日。

    幻象散去,金丹真人的元神变成人形,这是一个模糊不清的大汉,下半身虚无,只剩下不断扭曲的上半身。

    大汉看着黑日,脸上露出惊恐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天哪,噬日元神,你是解家血脉,你的记忆是真的,你竟然和弑天者有牵连,哈哈,弑天者竟然窃取了解家的血脉,七大门派有难了。”

    青洲的先天神识变成漆黑后,突然感到极度的虚弱和饥饿,看向大汉的金丹元神,感到非常贪婪和渴求,黑日猛地一扑,将金丹元神吸收。

    金丹真人的元神,连挣扎也来不及,就被先天神识吸收,青洲感到一股通畅全身的满足。

    这番变故,看似许久,实际上只有一眨眼的功夫。

    青洲吸收了金丹元神,弓背狼王刚刚四足离地,张开獠牙冲向青洲的喉咙。

    青洲举起长刀,一挥之下,不用法力,单靠长刀的锋利,就将弓背狼王斩为两截。

    长刀上布满鳞片凸起,刀刃也呈锯齿状,一旦挥舞起来堪称凶残利器。

    “以后就叫你千鳞刀吧!”

    青洲将法力输入千鳞刀,感到仿佛无底洞一般,一身法力输入近九成,千鳞刀还是没有反应,只得放弃。

    法宝虽然威力无穷,却只有金丹真人才能动用,因为金丹真人的法力产生质变,比筑基修士更加高级。

    青洲目前是筑基修士,身上的液态法力,就算输入再多,也无法达到金丹法力的层次,自然无法驱动法宝。

    长刀得之无用,青洲略微有些惋惜,但还是收入储物环中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