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二百零三章 真空手
    突然,青洲眼角闪过一丝幽蓝,猛地停下流云梭,调转飞行灵器,向左手边慢慢飞去。

    一丛枯黄的草堆,几粒蓝色的冰块夹杂在草根,虽然四周是肮脏的泥水,但是这些冰块的蓝色却纯净的近乎美丽。

    青洲一伸手,将蓝色冰块抓到掌心,然后仔细倒入透明的琉璃瓶内,轻轻摇晃几下,冰块融化了,然后化成红色的液体,片刻过后,液体逐渐蒸发,好在青洲提前塞住瓶口,这些银色气体才不至于跑光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透天髓吧,可惜数量少了点。”

    青洲收起琉璃瓶,继续驱动流云梭往前飞去。

    不多时,青洲就碰到一群弓背狼,为首的狼王俨然是筑基妖兽,带着近百名炼气级别的妖狼,在围攻一只肚脐上张着口袋的棕熊。

    不管是妖狼还是棕熊,爪子都扁平宽阔,指缝间有近乎透明的蹼相连,踩在淤泥上根本不用担心沉下去。

    棕熊身材高大,有四人高,双目充满人性化色彩,敌视的看着四周的弓背狼,露出尖利的獠牙,双爪护住腹部的口袋。

    弓背狼在狼王的带领下,将棕熊围得水泄不通,却迟迟没有进攻,慢慢绕着棕熊转圈,想要寻找破绽,伺机进攻。

    青洲一眼就看到,棕熊的口袋鼓鼓的,上面竟然散发几丝银色气息,显然是透天髓的形态之一。

    对妖兽来说,透天髓能帮助他们提升资质,因此妖兽间为了争夺透天髓,也会自相残杀。

    棕熊显然早到一步,将这里的透天髓抢到手,可是又被弓背狼围住,双方势均力敌,竟然形成僵持。

    青洲一出现,顿时引起双方的注意,棕熊和弓背狼王,同时转头看着青洲,喉咙中发出低沉的吼叫。

    “嗷呜。”

    “吼吼。”

    弓背狼王和棕熊相互吼叫两声,然后点了点头,青洲虽然听不懂,但却觉察到不妙的气氛。

    下一刻,弓背狼群让开包围,让棕熊走了出来,和弓背狼王并肩而行,凶恶的盯着青洲。

    其余的弓背狼四处窜开,将青洲所在的流云梭围在中央,狼嚎声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眼看着妖兽放弃前嫌一致对外,青洲苦笑着,看来自己来的不是时候,若是晚到片刻,或许就能趁着妖兽两败俱伤捡个大便宜,可现在必须动手了。

    弓背狼四肢着地,脊背慢慢弓起,到最后仿佛满月,然后身体猛地一放,瘦削的身体绷直成一根箭,急速射向青洲身前。

    青洲举起飞剑一斩,弓背狼在急速飞行中仍能变向,腰背猛的扭转,躲过飞剑的一斩,飞到青洲身后的沼泽落下。

    棕熊体形庞大,但是强冲起来迅若雷霆,前肢上举,肥大的熊掌堪比巨锤,上面的指甲如同锋利的匕首,挥动间发出呜呜的风声,朝着青洲头顶砸落,若是命中,再硬的头骨也会破裂。

    青洲施展风遁,让开熊掌的攻击,飞到棕熊身后,一剑刺中棕熊的后背,小半剑身没入松软的皮毛当中,棕熊发出扬天长啸。

    青洲手腕用劲,想要将棕熊刺个对穿,没想到出手坚硬无比,仿佛刺到钢板一般,不,比钢板更硬,在飞剑面前,钢板就和薄纸没什么区别,但是棕熊的身体,竟然将飞剑也扎不穿。

    身后风声锐利如刀,青洲知道弓背狼王袭来,猛地收回飞剑,看到剑尖并无血迹残留,知道刚才没能打伤棕熊,不仅为这头妖兽的防御力惊诧。

    青洲反手一剑,弓背狼王往后翻滚几圈,落在沼泽上,被泥水打湿全身,一对前爪竟被斩断大半,痛的狼王不断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“吼吼。”

    棕熊仰天长啸,一双熊掌在胸前合抱,然后艰难的分开,仿佛在撕裂坚韧的钢板,面前的空气好似也撕裂般,竟然浮现出土黄色的裂缝。

    沼泽颤抖着,棕熊面前的泥水不断翻滚,突然猛地消失,露出裂成两半的淤泥,泥水竟然从裂缝渗入地下。

    棕熊的双掌完全分开,空中的土黄色裂缝已有一人高,筷子粗,慢慢飞向青洲面前。

    另一边,弓背狼王仰天长啸,天上的云层开始聚拢,一点银光慢慢浮现,开始只有芝麻大小,最后俨然是一轮玩玩的月牙,洒落银色月光。

    弓背狼王对着云中银月,张开尖嘴,猛地一吸,银色月牙竟然慢慢落下云层,没入弓背狼王口中。

    弓背狼王将银月吞没,表情狰狞,长满毛发的脸色血脉贲张,四肢不断抖动,最后猛地绷直脊背,张口一喷。

    一枚弯弯月牙旋转飞出,散发清湛如水的月光,带着不属于人间的凄迷梦幻,攻向青洲。

    两只筑基妖兽的本命法术,非同小可,任何一种都有堪比青洲飞剑杀招的攻击力,现在两只妖兽同时出手,顿时给青洲带来极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青洲立刻发动风遁,想要化身清风,散开土黄裂缝和弯弯银月,但是在两道攻击的威慑下,四周空气竟被凝固住,风遁竟无法发动。

    只能硬拼了。

    青洲右手高举飞剑,三种不同情绪闪过,三剑合一的剑势率先发出,左手伸出一只手指,太虚之力毫不保留飞出。

    三剑合一撞上弯弯银月。

    太虚指撞上土黄色裂缝。

    轰的一声,巨大的冲击波席卷四周沼泽,如同巨大铁铲,将成千吨淤泥卷上半空,弓背狼群不堪一击,被冲上天空如同破布乱飞。

    四大杀招的对准下,现场的空气被瞬间排空,化成巨大的冲击波散到四周。

    青洲感到一柄大锤击中胸口,窒息感席卷全身,弓背狼王和棕熊也都痛苦不堪,双目布满通红血丝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真空的奥秘吗?”

    在这极端的环境下,青洲竟然体会到一丝真空的精髓,那就是极端的虚无,连空气也不存在,在这种环境下,在强大的修士也无法生存。

    一瞬间,无数口诀如同闪电般在青洲面前浮现,他的十根手指不断跳动,如同一朵冉冉开放的莲花,每一次变化,都是一个玄奥的手印。

    突然青洲的手掌猛的一停,还原成平平无奇的手掌,五指并拢,平坦张开。

    冲击波慢慢平息下来,杀招对撞的威力慢慢减弱,青洲身边的真空消失了,附近的空气如同长虹吸水,化成几股巨大旋风,补充到原本的真空地带。

    真空消失了,但是青洲的真空手练成了,他的手掌遥遥一按,对面的弓背狼王和棕熊都浮空而起,不断手舞足蹈,却如同被看不见的丝线束缚,怎么也无法拜托。

    几只残存的弓背狼冲上来,想要攻击青洲后背,让他放开弓背狼王。

    青洲目光一扫,手掌略微偏移,几只弓背狼立刻爆炸,化成漫天血肉。

    棕熊双眼眯了眯,突然做出一个意外的举动,双掌合拢,竟然做出下拜的动作,仿佛是一个憨厚的胖子,对青洲对敌求饶。

    看到如此人性化的一幕,青洲不禁笑了,开启灵智的妖兽,实际上和人类没有差别,一样知道贪生怕死,连求饶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青洲目光在棕熊的腹部口袋扫了扫。

    棕熊会意,立刻用熊掌在口袋掏摸两下,取出一个红色的液态球,红色悬浮着,慢慢飞到青洲手中。

    这枚红球足有茶杯大,是透天髓的液态摸样,青洲装满两个琉璃瓶,然后手腕抖动,将棕熊放下。

    棕熊得脱自由,美美的舒展熊腰,对青洲作揖两下,然后忙不迭的逃走了。

    一旁的弓背狼王眼神闪烁,它的智慧丝毫不低于青洲,看到棕熊交出透天髓被放走,再三思索下,终于下定决心。

    “嗷呜。”

    弓背狼王对青洲叫了几下,毛脸上的凶残消失不见,看起来竟有几分憨厚,虽然青洲听不懂,却知道他在求饶,便撤去真空手,将弓背狼王放下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