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一百九十六章 接连成功
    淫贼一窝蜂,是修仙界中有名的淫邪之辈,他们专门欺负散修中的女修,人数众多,而且实力不弱,而且狡诈成性,来去如风,根本不得罪门派,虽然不少散修对他们恨得牙痒痒的,却因为势单力孤,任由他们猖獗。

    这天,一窝蜂抓到两个落单的女修,强行拖到野外,就要坐那苟且之事。

    一窝蜂的声名狼藉,在于他们人数众多,喜欢辱女修,而且用药物助兴,往往将女修折磨而死,死状惨不忍睹、狼藉一片。

    两位女修面对众多淫邪修士,恐惧的抱成一团,对于即将到来的悲惨命运,却是想都不敢想。

    “兰姐,求求你,先杀了我,然后自尽吧!我就是死,也不要,不要”年纪小的女修圆脸大眼,长得非常可爱。

    被称为兰姐的女修,容貌清秀,比同伴更加貌美,一窝蜂的目标其实是她,另外一个是附带的。

    “别怕,别怕。”兰姐心中懊恼,这次出来,她的情侣要陪同,被她拒绝了,若非如此,怎么被这些下流无耻的淫徒。

    想要自尽以保住清白,兰姐却迟迟下不了手,以前她还鄙视那些被奸杀的女修,认为都是贪生怕死之徒,可是落到自己身上,才明白千古艰难惟一死的道理,有时候寻死需要莫大勇气。

    “老规矩,老大先上,其余的人吗,抓阄按照顺序,不要乱,一个一个来,第二轮的时候,谁有力气谁先上,不要勉强啊!”

    一窝蜂的老大玉面黄蜂,长相是清秀公子,双眉略带愁苦,这副忧郁的摸样,恰恰能打动情窦初开的少女,他们的猎物中有一大半是被玉面黄蜂引来的。

    “既然各位兄弟太大,为兄我就不客气了,一次性给两个美人如此有挑战的节目,我许久没见到了,一定要好好表现。”

    玉面黄蜂走到两位女修面前,根本不担心她们出手反抗,因为他本人是筑基中期修为,而两位女修都是炼气境界,在他面前和小白兔没什么差别。

    “小美人,接下来,我会先脱掉你的上衣,扯开你的肚兜,让你的一对小白兔跳出来,然后呢,我会再把手伸进你的胯下,”

    玉面黄蜂猥亵笑着,口中污言秽语不断,两位女修听得既羞且怕,恨不得一头撞死。

    四周的一窝蜂成员,看着瑟瑟发抖的女修,发出哄堂大笑,猎物越是害怕,他们就越是兴奋,单纯的女修对他们来说刺激不大,他们看中的是猎物待宰时的哀嚎惨叫。

    一道白光闪过,两位女修闭上双眼,再度睁开时,玉面黄蜂的一张俏脸消失了,无头尸首原地站着,腔子冒出的血柱冒起十米。

    一窝蜂呆住了,片刻后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有敌人来袭,快,啊!”一剑穿心,一个淫贼修士被杀,干净利落。

    一窝蜂的修士们开始四处散开,纷纷戒备,但是没用,突如其来的杀手神出鬼没,杀人无形,只要剑光出现,就是一人丧命。

    兰姐抱着小女修,含泪的双眼睁得大大的,看着剑光时而出现、时而隐没,在她们眼里可怕强大的一窝蜂修士,竟然如同待宰的猪羊,被轻而易举的杀死。

    “兰姐,太好了,有人来救我们了”。年轻的女修高兴的叫着,语气中还带着哭腔。

    “别乱说话,也别乱动。”

    兰姐知道,出手之人是强大的剑修,这次来的目的只为杀人,根本不是特地为了救她们,千万不能惹怒神秘人,不然恐怕对方随手一剑就能杀了他们两个。

    “饶命,啊!”

    最后一个淫贼修士被剑光穿心而死,倒在兰翔二人面前,眼睛大张,显得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剑光在半空停了片刻,隐隐显现出一个少年的身形,然后剑光一闪,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几天后,兰姐二人被好友找到,从他们口中知道神秘剑修出手的事情,于是当地流传着一个故事,关于一窝蜂的覆灭和神秘剑修的传说。

    “还差四十七个功勋点。”

    青洲利用风遁速度,四处出击,灭杀青铜任务的敌人,这个级别的对手,青洲挥挥手就能灭杀一大批,难度不大,想要达成任务量,只是时间问题。

    八通门原本是中等门派,掌门是筑基后期修为,自从五十年强,金丹真人级别的长老去世后,逐渐衰落,眼下只是小型门派。

    烂船也有三斤铁,八通门虽然式微,可是底蕴还在,镇守的地盘仍旧稳固无比。

    松鹤子是掌门的师弟,筑基初期修为,因为年纪大了,修为原地踏步,修炼的心思淡了,便放在女色上面。

    松鹤子年近一百,因为筑基境界,仍旧是四五十岁的摸样,体力也还好,娶了几十个侍妾,大多都是凡人女子。

    对修士来说,凡人女子除了容颜绝色,没有其他用途,寿命短暂不说,即使再漂亮,不超过十年就会年老色衰,因此招收凡女做侍妾,都是趁着年轻漂亮玩弄几年,等到玩腻后就赶出去。

    松鹤子也不例外,他好色成性,豢养的侍妾有几十个,但是被他逐出去的何止上百,在他漫长的修炼岁月中,玩弄过的凡人女子数目,恐怕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了。

    虽然有些女子临走前哭哭啼啼,不肯离开,但是在修士面前,哪容得她们抵抗,最后还不是被乖乖赶出宗门,至于流落在外会有何等下场,松鹤子完全不在乎。

    上个月前,一个二十出头的侍妾刚被赶走,对松鹤子来说,十几岁的小姑娘最是鲜嫩可人,皮肤滑嫩的一掐就出水,而且懵懂不通人事,调教起来别有一番风味,可若是年纪大了,就没有味道了,只得赶出宗门,任其自生自灭。

    那个侍妾五年前辈松鹤子收入房内,当时宠爱无比,为此侍妾的父母去世,他都舍不得放她离开,任由侍妾哭了两个月,最后还不是乖乖侍奉他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松鹤子对侍妾失去兴趣,让她自由离开,不管想看她的死鬼父母多久都可以,足以表现出松鹤子仙师的伟大仁慈。

    就在昨天,松鹤子的徒弟献上几个村姑,穿着碎花粗布衣裳,虽然看似不起眼,但是以松鹤子御女上千的经验,看出这是几个很有潜力的美人坯子,只要稍加挖掘,就能焕发别样的美丽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松鹤子枯瘦干瘪的小腹就涌上热火,寿命将至,他越发对充满青春活力的**充满痴迷,只有在一个又一个少女的身上驰骋时,松鹤子才会忘记自己依然衰老的事实。

    “美好啊,多么美好!”

    松鹤子感叹着,突然眼前闪过一道白光,森寒的剑气充满杀意,此刻他充满杂念,根本来不以反应,张开口正要高声呼喊。

    这是八通门内,光是筑基修士就不下十人,敢来这里杀人,正是不知死活,只要松鹤子一开口,来人必定逃不了。

    剑光一闪,寒气灌进松鹤子的喉咙,让他的话再也说不出口,嘴唇徒劳的抖动着,然后弯腰一吐,先是一大口鲜血,然后是半截舌头。

    松鹤子低头看去,一股血泉从下巴飞出,俨然是从喉咙冒出来的,身上的热气随着血泉慢慢溢出体外,双眼慢慢变黑。

    青洲背对松鹤子的尸首,没有回头,对他来说,这不过是又一次的任务罢了,千篇一律,成功了也不值得欢喜。

    剑光飞出八通门,青洲离开了,或许几天后,才会有人发现松鹤子被杀的事情,那时真正的凶手已然消失无踪了。

    青洲离开八通门时,发现就在八通门的不远处,一位二十左右的年轻女子,吊死在路边的树枝上,发现时人已经死透了。未完待续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