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一百八十八章 肉仙教
    从少年身体冲出的透明人影,俨然是金丹真人的元神,不过比起当初六智圣的微弱元神,这股元神强大了百倍。s

    人影冲到青洲面前,就要没入青洲额头,青洲发动灭神锤,撞在人影上,顿时软软陷下去,然后人影身上出现大洞,灭神锤穿过元神。

    元神继续向着青洲头顶扑来,青洲将先天神识长成一张大网,已然使出了捕神网。

    神识秘法各有奇妙用处,灭神锤带着毁灭神识的力量,捕神网不同,带着极强的粘力,足以捕捉任何一丝微笑的神识。

    从本质上说,元神也是神识构成,神识攻击的秘法同样能伤到元神。

    捕神网飞出,立刻将元神裹在其中,透明人影几番挣扎,但却被捕神网越缠越紧,竟然无法逃脱。

    “空印前辈,我捉到了一个金丹真人的元神。”青洲兴奋说道。

    “差得远呢,这个残缺的元神,只是金丹真人分出的一丝分神而已,不然你绝对应付不了。”六智圣从囚神玉中飞出,微笑说道。

    捕神网中的透明人影,见到脱逃无望,疯狂的挣扎,然后大声怒吼,“小辈,休想活捉我。s”然后爆炸了。

    人影爆炸,将捕神网炸成无数碎片,巨大的冲击下,青洲感到头晕目眩,先天神识已然收到重创,撕裂般的头疼阵阵传来。

    六智圣的鬼修之体张开,将人影爆炸后的碎片吸入体内,然后双手一揉,搓出一个光球,抛入青洲脑海。

    光球入脑,青洲感到头疼慢慢减弱,一道信息展开,俨然是一门叫做“分神术”的秘法。

    所谓分神术,就是将修士的神识割裂开来,成为**的存在,可以离开修士本体,附着在其他地方。

    青洲有一心百用的神识异能,神识虽然能分开无数股,却彼此相互联系,最终必须收回体内。

    可若是用到分神术,完全可以将神识一划为二,二化位四,理论上可以无穷无尽。

    苍白少年原本是筑基修士,刚刚加入神秘组织,成为最低等的青铜暗士,却被某个金丹真人顶上,以一道分神寄托,鸠占鹊巢,夺舍了少年的身躯。

    一丝分神,只有金丹真人记忆的只鳞片爪,爆炸之后消散大半,在六智圣的努力下,总算还原出这门分神术。

    遥远的地方,一座巨大的祭坛四周,耸立着通天圆柱,圆柱成百上千,顶端坐着双目闭合的修士,从身上的气息判断,炼气、筑基、金丹都有。s

    一根圆柱上,身穿绣着牡丹长袍的老年修士睁开双眼,若是青洲在场,从这双眼睛就能认出,是夺舍苍白少年的金丹真人。

    花袍金丹真人双目通红,鼻孔不断留下鲜血,抬起衣袖不断擦拭,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“花天虚,怎么了,你元神重伤,是遇到什么强敌了吗?”旁边的圆柱上,一个憨态可掬的三岁儿童,穿着福字肚兜,笑呵呵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大意了,肉衣裳没有磨合完毕,就匆匆找上门,结果被一个毛头小子灭杀,不但肉衣裳毁了,我的一丝分神也没了,索性我及时自爆分神,没有将这里的秘密泄露出去。”

    花天虚神情自信,却不知道有六智圣存在,已然将分神术还原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难免的,分神术只能寄托比自己低级的肉身,遇到一些应付不了的强者,就有可能阴沟翻船,最多损失一丝分神,补回来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花天虚点点头,对着祭坛虚按手掌,口中发话,“花天虚兑换一万无暇灵胎。”

    祭坛上立刻回荡声音,“一万无暇灵胎兑换成功,扣除花天虚十个混乱点。”

    花天虚听到十个混乱点的时候,脸上闪过肉痛的神色,这次兑换过后,他身上的混乱点就归零了。

    祭坛颤抖着,浮现大片灵光,顿时响起哇哇的婴儿哭叫声,转眼间,无数婴儿在祭坛上出现,俨然是花天虚口中所说的无暇灵胎。

    穿着肚兜的娃娃,坐在通天圆柱上,看着祭坛上的婴儿,笑意盈盈,“请享用吧,无暇灵胎对元神大补,别浪费你的混沌点。”

    花天虚点点头,伸手一捞,祭坛上数百婴儿手舞足蹈,浮空而起,飞到花天虚面前。

    花天虚看着香喷喷的婴儿,张口一吸,婴儿眼中的光芒接连熄灭,只是一眨眼功夫,数百婴儿全部气绝身亡。

    娃娃看着惨绝人寰的一幕,仍旧笑呵呵的,目视着花天虚抛下冰冷的尸体,然后继续抓来婴儿,吸收婴儿的魂魄生气。

    片刻间,祭坛上的婴儿全部被花天虚杀死,幼小蜷曲的尸体躺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我来帮你清理下。”娃娃嘟嘴,发出一声口哨声。

    天空被无数秃鹫布满,这些食腐的飞禽,见到地上的婴儿尸体,顿时斜冲而下,将尸体叼起,地面为之一空。

    “为了保险,最好杀掉那个修士,不要将我们的存在泄露出去。”娃娃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花天虚双目燃起鬼火,“那是当然,不过要等到我伤势痊愈后,那一天不会太远,不会太远。”

    花天虚的声音在祭坛上方回荡,绕着林立的通天圆柱,四周静悄悄的,圆柱上的修士紧密双眼,仿佛对刚才发生的一幕没有察觉。

    祭坛以外,穿透崇山峻岭,无数条河流,无数做山峰,一名双目奇大无比的少年站立着,动也不动,肩膀上站着一只黄鸟,

    少年的一双眼睛大如铜铃,眼皮眨也不眨,眼珠子竟不转动,清澈无比的眸子中,俨然倒映着祭坛四周的场景。

    “这些恶贯满盈的邪修士,真是丧尽天良,一下就屠杀了上万名婴儿,不知多少家庭因此哀嚎哭泣,总有一天,我要剿灭这帮邪修士。”

    肩膀上的黄鸟鸣叫两声,少年眨巴眼睛,伸手抖动黄鸟的下巴,“黄宝儿,我们还是回去吧!”

    少年一指腰间的鎏金玉佩,顿时身上笼罩大片金光,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少年离去后,一道清澈的刀光在他原本站立的地方闪现,若是他还在,肯定会被刀光拦腰砍断。

    刀光散去,出现一个魁梧的壮汉,壮汉手持一把锃亮的柴刀,目光茫然,仿佛失忆一般。未完待续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