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一百七十八章 脱身
    眼下公孙烟用火令旗召唤海量地火,若是在天空爆开,足够将青洲烧成灰烬。

    火球太过耀眼,在夜空中明亮无比,炎心宗虽远,但已经有人注意到这边的异状,不久后肯定有人过来查看。

    “青洲,时间来不及了,就如同你说说的,如果其他人来了,你头上的暗花就不可能由我一人独占,所以只能速战速决。”

    公孙烟摇晃着火令旗,天空的烈日落下,因为将地火压缩到极致,火焰明亮的几乎纯白,炽烈的火光下,青洲的身影显得非常渺小。

    一道冲天剑光升起,青洲使出最强的三剑合一,顿时将火球击个对穿,但是火球仍旧往下落区,丝毫没有停顿。

    四色火莲升起,暴涨成一个巨型火球,可是比起天空落下的火球,却是西瓜和芝麻的差距。

    三级灵火的威力不凡,所过之处,火焰顿时被吸收炼化,将火球内部啃出一道空腔,但是火令旗招来的火焰太多了,时时刻刻补充过来,三级灵火炼化地火的速度,竟然赶不上无边焰海补充的速度。

    青洲叹了口气,就算太虚之力还在,也无法破解眼下的死局,巨大的火球虽然任由攻击,可是背后有无边焰海做补充,青洲灭掉一丝火焰,就会有十倍的火焰补充进来,长此下去,会耗尽法力而死。

    相同这一点,青洲不再犹豫,转身就逃,风盾发动下的速度飞快无比,瞬间就从火球下方的中央,冲到边缘地带,稍微加速就能逃出生天。

    公孙烟嘴角含笑,火令旗挥动,庞大的火球挪动,重新覆盖青洲头顶,下落的速度没有减弱。

    耳后的发丝被清风吹起,公孙烟心头一紧,破兵劫手往风吹来的方向刺去,但却被一根冰凉的飞剑别在胳膊弯,将她的动作封死,然后一只手掌触碰到她的鬓间,粗糙的手感略过公孙烟滑腻的肌肤,让她脖子上泛起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下一刻,公孙烟的鬓角散乱,已然被青洲拨弄一番头发,更为严重的是,青洲趁机将她发间的辟火珠夺走。

    一阵清风散去,青洲在公孙烟身后的百米出现,手持辟火珠,得意的看着公孙烟。

    公孙烟神色变了,她肆无忌惮的发动火令旗,引来大量的地火,就是靠着辟火珠的仿制品,就算天空的火球落下,有辟火珠防身,她也无毫发无伤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青洲仗着速度飞快,将她的辟火珠抢走,这下公孙烟的计划成为作茧自缚,巨大的火球俨然是催命符。

    公孙烟一个纵身,要从青洲手中夺过辟火珠,但是青洲风遁何等厉害,几个冲刺,就将公孙烟元源甩在身后,连他的衣角都抢不到。

    眼下青洲明摆着是欺负公孙烟,以子之矛攻子之盾,让公孙烟的杀招反噬其身,已经处于不败之地。

    “青洲,快把辟火珠给我,你不会忍心杀我的对吗?”公孙烟神情一变,目光泛起水汽,让人产生怜惜的冲动。

    青洲的手停了一下,然后狠下心来,站在原地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此刻天空的巨大火球缓缓落下,公孙烟不肯束手待毙,接连披上防火纱、火浣布,但是随着火球下落这些特殊的布料都无风自燃,化成灰烬。

    大工堂内部炼器师最多,他们接触最多的就是各种火焰,一年到头烟熏火燎,难免会被烧伤,因此各种防火的材料应运而生。

    公孙烟是天子骄子,加上容貌绝美,若是没火星烫到一丝,那也是让人非常不忍的,因此同门师兄弟送来不少防火的袍子披风,对防备火焰很有效果,但是对上火海般海量的火焰,只能被慢慢烧化。

    那颗辟火珠的仿制品,并非公孙烟自己的,而是一位仰慕她的同门师兄借给她的,那位师兄的祖父是大工堂的元婴老祖,才能得到珍贵之极的辟火珠仿制品,现在落到公孙烟手上,替她挡过不少火攻,但如今却为青洲作嫁衣裳。

    “你果真如此狠心?”公孙烟狠狠说道。

    青洲不为所动,冷眼看着火球落下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们就同归于尽。”公孙烟双目露出疯狂的表情,四周都被火球笼罩,温度极高,信符根本发布出去,只能用最原始的叫声了。

    “青洲在此,快来救我!”

    “青洲在此,快来救我!”

    “青洲在此,快来救我!”

    接连三声长长的叫声在夜空传出去,青洲神色变了,夜晚寂静,公孙烟这般叫法,肯定会引来炎心宗的援兵。

    “你就在这里等死吧!”

    青洲看也不看这位绝色娇娃,手持辟火珠,头也不回的发动风遁,离开这里,将绝望的公孙烟留在巨大火球的下方。

    迎着夜风,青洲不断往前飞行,这下炎心宗是回不去了,铁无极等人知道后,肯定回来追杀青洲,眼下的当务之急是要远离炎心宗的势力范围。

    青洲往前飞去,突然对面飞来两人,一前一后,将青洲截住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,为何在深夜出没?”

    为首的人俨然是炎心宗两大长老之一的班桥真人,他身后跟着的是伍天帚,巴山天工的弟子。

    “见过长老,在下是炎心宗弟子李青。”青洲说出自己的伪装身份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你,你就是前不久修炼出玄紫火的那个炼气弟子吧!”班桥真人目光便的柔和起来。

    “班桥长老,不要相信他,刚才公孙师妹发言求救,说是那恶徒青洲就在附近。他一个普通的炼气弟子,深夜出来必有蹊跷》依我看,此人就是青洲。”伍天帚出言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弟子不明白这位师兄在说什么?”青洲目光无辜的说道,“刚才见无边焰海旁边升起一轮太阳,便出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班桥真人疑惑的看着青洲,“你说的那人是筑基境界,可是这位弟子才炼气修为,应该不是同一人吧!”

    青洲当时离开现场,知道若是被人遇到,必定会怀疑,所以及时更换破旧的衣服,然后用潜渊心法将境界隐藏到炼气期,将自身的可疑程度降到最低。

    “长老明鉴,弟子正是无辜的。”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