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一百七十六章 斗法 中
    公孙烟微微笑着,再度射出一件法宝,这是件赤红的玉石老虎,雕工精细,栩栩如生,飞到半空,俨然一只四足腾空的红虎。

    红虎咆哮着,朝着青洲扑下,带来一股腥风,身上四射的红光带着危险的气息,被红光射中的地面,仿佛被千万只蚂蚁钻透,被射穿无数细孔。

    青洲发动风遁,让开红虎的扑击,绕圈冲到公孙烟身后,看着她大片裸露的双肩后背,心中古井无波,一道煌煌剑光射出,俨然是杀招惊怒。

    飞剑尚未临体,但是冰冷的锐风已然临体,公孙烟的皮肤上冒起鸡皮疙瘩,但是她一动不动,头也未回,抬起纤纤玉手,对着飞剑云淡风轻的一按。

    普普通通的一按,飞剑立刻停顿了,像是被无形的大手握住,青洲再三驱动,飞剑仍旧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“呵呵,飞剑虽然厉害,但我的破兵劫手如何?”

    公孙烟转身,快如闪电的伸手一拿,立刻将飞剑握在手心,玉指如葱,却是不避锋刃,仔细的拿着飞剑端详起来。

    青洲手掐剑诀,飞剑如同离水的鱼儿,不断的挣扎跳动,但是公孙烟的一只玉手,竟然比泰山更重,将飞剑压制的无法动弹,只得任由她摩挲把玩。

    “好飞剑,就凭这把飞剑,等闲的灵器一斩即断,够资格做你敌手的人不多。”公孙烟淡然说道。

    公孙烟的玉手,竟然散发出玉质的光泽,俗话说美人如玉,但那只是打比方而已,就算人的皮肤再好,也不可能完全如同玉石一般,显然公孙烟的手掌修炼了什么秘法。

    “炼器入体!”青洲脑海中闪过一个名字,那就是大工堂的秘法炼器入体。

    炼器入体,顾名思义,就是将法器炼化进身体,让修士无需法器,就能拥有法器的能力,青洲为了修炼太虚指,也曾将金扫帚炼化过,知道这门秘法的厉害,理论上这门秘法没有极限,炼化的法器越厉害,拥有的实力越强,一个炼气弟子若是能将法宝炼化,那么就能靠着肉身抗衡金丹真人。

    可是炼器入体入门容易,想要修炼到高深却极为艰难,青洲发现自己在这上面没有天赋,只是将太虚指练成,就没有再花费功夫在上面,没想到公孙烟却借助这门秘法,练成了名为破兵劫手的秘法。

    凭着一只玉手,公孙烟便能将飞剑的杀招挡住,并毫无防护的握住飞剑,可见破兵劫手的厉害。

    公孙烟将飞剑制住,斜眼看着青洲,袖子一挥,红虎立刻飞奔上前,朝着青洲扑下,巨大的身影覆盖青洲逃窜的任何方向。

    青洲立刻发动风遁,闪过红虎的扑击,瞬间出现公孙烟身后,伸手握住飞剑,此刻飞剑已经被青洲和公孙烟各出一只手拿住,顿时陷入你争我夺的局面。

    飞剑是青洲精气神合一祭炼而成,按说青洲是主人,应该能应手而飞,但是在公孙烟的握持下,青洲几番用力,却无法将飞剑夺回。

    “想要回飞剑吗?给你吧!”

    公孙烟手掌松开,顿时飞剑得脱自由,回到青洲手中,青洲来不及高兴,就看到一只白嫩的手掌在眼前放大,瞬间按在青洲的胸口上。

    青洲只觉得腥甜的血液涌上喉咙,巨大的力道下,身体往后急速飞去,公孙烟一掌之威,竟将他打得飞出上百米之外,一直飞到无边焰海的边缘悬崖才停止,

    公孙烟缓步上前,红虎当头冲来,红光所过之处,不管是硬土还是岩石,都被射穿无数针孔。

    青洲手持飞剑,发动风遁,一道流光瞬间击中红虎,飞剑的大半剑身都插入红虎体内,玉石雕成的红虎露出痛苦的表情,嘴巴大张,突然身体被红光淹没,竟然就此爆炸。

    巨大的爆炸声中,一股清风飞出,落到不远处的地面,显现出衣衫破烂的青洲,虽然及时发动风遁,青洲仍旧未能躲开红虎爆炸的威力,巨大的冲击下,身上的衣裳尽皆破碎,身体在巨大的冲击下,依然遭受了不轻的内伤。

    青洲取出一颗丹药服下,这只是小伤,还不足以让他失去再战之力,不过眼前的女修倒是比他想象中的更厉害,实在是他平生罕见的劲敌。

    殉器术,大工堂的顶级秘法之一,能将法器的全部威力集中在瞬间爆发,爆炸过后,法器连渣都不剩,但是却能发挥出超越现有品级的威力。

    比如说刚才的铜钱和玉虎,都只有下品灵器的威力,放在平时,根本连青洲的头发丝都伤不到,但是使用了殉器术,瞬间拥有上品灵器的攻击力,将青洲逼迫的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若是其他修士使用这招,青洲也不担心,再有钱的筑基修士,也不可能将灵器当成一次性符纸来用,因为太奢侈了,普通的筑基修士,灵器都是修修补补再使用。

    可公孙烟不同,她是大工堂的天之骄子,备受长辈宠爱,而大工堂作为修仙界中第一的炼器宗门,从来只有两样东西最多:炼器师多,法器多。

    公孙烟身上的灵器数量,远超青洲的想象,连续爆发两件下品灵器,眼睛都不眨,立刻取出第三件下品灵器,黄灿灿的金元宝。

    青洲知道殉器术的厉害,不敢让金元宝近身,立刻发动风遁,化成一缕肉眼难见的清风,绕着公孙烟身边不断转圈。

    金元宝不断提速,几乎看不清楚轮廓,只见一道金光来去纵横,却怎么也追不上公孙烟。

    公孙烟微微一笑,玉足轻点地面,身形翩跹,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只华丽的蝴蝶,她不去追赶青洲,反而朝着空无一处的远处飞去。

    青洲正发动风遁飞行,突然眼前一花,公孙烟出现在眼前,玉手竖起,轻轻往他胸口戳来。

    公孙烟的手指纤细白皙,在阳光下近乎透明,如此白嫩的小手,若是被摸到,那真是误伤的享受,可是青洲却慎重的有如见到豺狼猛虎,因为他知道破兵劫手的攻击力堪比上品灵器,落在他身上的任何一个地方,就会带走大片皮肉,伤痕入骨。

    飞剑立刻刺出,正中公孙烟掌心,发出叮的一声脆响,火花四溅中,青洲感到手上一滑,公孙烟已然偏转手掌,让开剑锋,点中青洲的额头。

    这一招快猛绝伦,青洲来不及反应,冰凉的手指触碰到额头时,青洲出了一身冷汗,感到眼帘中无尽的黑暗在扩大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