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一百七十五章 斗法 上
    “哟,竟然还有警示阵法,没想到青洲师弟竟然多才多艺,连阵法也会,吓了我一大跳,小心肝都在乱颤。网”

    公孙烟柔媚的声音响起,接下来青洲布下的阵法被接连触,显然公孙烟暴露行踪,已然不在隐藏行迹。

    “青洲师弟果然是奇人,行事出人意表,外面的人踏破铁鞋无觅处,却没想到青洲师弟你化身加入炎心宗,真是大隐隐于宗门啊!”

    “公孙烟,你我没什么交情,却来找我做什么?”青洲此刻处于要紧关头,毫不客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青洲师弟见外了,你我许久不见,现在叙叙旧如何?”公孙烟轻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,我有要事在身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我不妨将铁无极掌门,连同炎心宗的各位师兄请来,参观青洲师弟,是如何炼制法器的,真是稀奇了,我加入大工堂以来,从未听说过有人炼器,需要自己钻进鼎炉内部。”

    公孙烟神色一变,声音变的冰凉无比。

    “青洲,你一个小小散修,能走到今天这步,说明你身上肯定有秘密,但是今天你遇到我,算是倒霉,实不相瞒,我也是黄金暗士,对你的暗花颇有兴趣,另外你身上的好东西我都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想要我的人头和储物环,尽管来拿。”青洲毫不示弱,隔着大鼎说道。

    “青洲,你以为我看不出来,你受伤了,此刻正借助九足炼海鼎疗伤,如果中途打断,不知道你会怎样?”公孙烟充满威胁的说道。

    青洲沉默了,等了一刻钟时间,公孙烟不耐烦的催促道,“老实走出九足炼海鼎,不然我就叫来炎心宗的金丹真人,当中揭破你的真实身份,到时候你插翅难飞。”

    “公孙烟,你我并无冤仇。”

    “青洲,你别天真了,修仙界中,有利益就有冤仇,你不是为此而死的第一个,也不是最后一个。”

    青洲再度沉默,然后干净利落的说道,“那好,我们就手下分胜负。”

    一道人影从鼎内飞出,青洲神清气爽,体内最大的隐患去除,从此以后,再无忌惮。

    “你,你没事?”公孙烟问道。

    “原本有,现在无。”青洲回道。

    刚才公孙烟步步紧逼,威胁青洲,青洲体内的秋冥针又在高温的威胁下蠢蠢欲动,仿佛随时会散成阴毒之气,让青洲的计划失败。

    当此危急之时,青洲将先天火全无保留的使出体外,九足炼海鼎这件法宝的威能立刻展现,四色火焰开始融合,火焰从原本的二层开始分化,边缘处又多了一层,俨然进化成三级灵火。

    晋升至三级灵火的先天火,瞬间将秋冥针烧成灰烬,青洲的伤势立刻痊愈,还因祸得福,利用九足炼海鼎将先天火提升到三级灵火的层次。

    青洲神气充足,居高临下看着公孙烟。

    公孙烟皱着柳眉,她不喜欢青洲的目光,其他的男修看着她时,目光充满了欣赏、仰慕、爱恋、痴迷等等,但是从没人像青洲这般,目光空无一物,像是看着卑微的蚂蚁。

    “不要这样看着我,你可知道,只要我一道信符挥出,炎心宗内的四个金丹真人就会出现,你逃不掉的。”公孙烟竟然失态了,大声叫着。

    “可是那样一来,我头上的暗花,你能得到多少?哦,据我所知,你的同门,那个叫伍天帚的,好像也是你的暗士同伴吧?”青洲慢慢说道。

    公孙烟双目眯着,散出危险的气息,“就算如此,我一只手也能将你拿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个提议,我们不妨离开炎心宗,就到无边焰海旁边,一决生死,如果你赢了,我的一切都是你的,如果你输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么你就会逃之夭夭吧!”公孙烟抿嘴笑着,“打得好算盘,不过你漏算了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的实力。”

    青洲笑着,只当对方是口出狂言。

    公孙烟和青洲达成一致意见,便离开藏鼎洞,一路前行,到了无边焰海旁的平原上。

    无边焰海四周的平原寸草不生,泥土的水分被阵法殆尽,土地枯燥板结,风一吹就是大片沙尘席卷。

    “青洲,我欣赏的男修不多,你是其中一员。”公孙烟诚心诚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真是感到荣幸。”青洲敷衍道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,你出身散修,刚加入凌霄观,就跟着天归一脉被配到东极洲,却能在那个贫瘠的地方修炼到如今的境界,实属难能可贵。”公孙烟侃侃而谈,竟然对青洲的情况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青洲看着公孙烟绝美的面容,心中满是警惕,此女和他见过的任何一个女修都不同,看似柔弱,实际上充满野心,只有夜灵雀能与她抗衡。

    “可惜呀,你想拿我当垫脚石,却选错了对象,我青洲可不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,这次定要让你吃个苦头。”青洲心中说道。

    公孙烟仰头看去,只见此刻星空高悬,淡云遮云,四周静悄悄的,如果无边焰海附近还有虫蚁存在,此刻一定会出欢快的鸣叫声。“

    “天色不早,还是早些送你上路吧!”公孙烟淡淡说道,“你放心,不会太痛苦的。”

    公孙烟手掌翻动,一枚青色铜钱飞起,涨大到车小,卷起滚滚浓烟,朝向青洲的头顶掉落。

    青洲伸手弹去,飞剑化作一道白光,将青色铜钱斩得回弹出去,一道深深的剑痕残留在铜钱表面。

    公孙烟嘴角上勾,对着铜钱挥舞袖子,铜钱立刻缩小成原状,疾如流星,射中青洲的胸口。

    青洲早已御使飞剑射出,正中铜钱的中央,将铜钱挡在前方,锐利的剑气激荡着,将铜钱冲击的不断晃动,与剑尖出叮叮当当的碰撞声。

    突然铜钱猛的爆炸了,一团小太阳凭空升起,巨大的冲击力近距离爆开,青洲及时动风遁,仍旧被爆炸的余波擦中,半截衣袖化作飞灰。

    铜钱明明是下品灵器,但是突然爆开,俨然有了堪比上品灵器的攻击力,虽然是以自毁为代价,但是俨然有了威胁青洲的可能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