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一百六十七章 狡杀
    青洲回头看了一眼卫珏,发动风遁,飞到雁荡河岸的桥头。

    此刻灵柱放出的光桥已然消失,来不及冲出桥上的散修们,如同下饺子般落下河水,被灵穴吸入地下。

    “可惜,要是青洲就在桥上,必定死无全尸,想要领取暗花没有证据。”守在石灯旁的修士说道。

    “此人能连杀多名白银暗士,实力非同小可,恐怕已经逃出光桥,就隐藏在岸边。”另一人说道。

    在桥头设伏的散修们,已然将大部分冲出光桥的散修捉住,他们以逸待劳,又有军器协助,捉拿散修手到擒来。

    “快看看,四周有没有漏网之鱼。”

    微风吹过,说话的修士突然头往后仰,一道血线出现在咽喉,然后爆出瀑布似的血流,顿时将地面淹没。

    “有人偷袭,快”

    一名修士手上的法器断成几截,下半身还在奔跑着,上半身拖着大团内脏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快发动军器,轰死他。”

    几个修士聚集到石灯附近,正要激发军器,突然四周围绕几圈银光,滚落一地人头,无头的躯体僵硬未倒,断口处喷出的血流有三米高。

    青洲发动风遁,飞剑如同镰刀,不断收割生命,这些埋伏的修士当中,有筑基修士,也有炼气修士,但是在青洲的杀戮下,完全没有还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石灯附近变成修罗场,地面上铺满残肢断体,黄土地被染成酱红色,青洲站在其中,目光四处扫视,偶尔发现一条漏网之鱼,便发动剑光将之灭杀。

    原本从光桥逃出的散修们,纷纷摆脱囚禁,畏惧的看着杀神般的青洲,此刻在他们眼里,青洲比先前的那帮散修更可怕。

    “莫非他就是这些人要找的青洲,果然不是好人,杀了这么多人。”有人小声议论道。

    “小声点,此人杀得兴起,别惹怒他,连同我们一起杀了。”

    青洲目光所过之处,所有的幸存散修都不敢直视,纷纷低下头,没有一人敢逃走。

    “你们走吧!”

    青洲此言一出,散修们顿时如蒙大赦,纷纷四散而逃,雁荡河岸顿时空了。

    卫瑾抱着玉珏,哭成了泪人,满脸都是泪痕,就连青洲回来了也没发现。

    “卫瑾,先把卫珏安葬了吧!”

    青洲不由得叹气,若然刚才卫珏没有乱动,他完全有能力安全带着二人离开,可惜卫珏太过刚烈,为了救妹妹抢先出手,这才丧命于此。

    在青洲的帮助下,卫瑾哭哭啼啼的,总算讲卫珏安葬了,然后收拾遗物。

    “李青大哥,多谢你为我大哥报仇。”

    卫瑾眨着泪眼,长长的睫毛上还残留着泪珠,显得楚楚可怜的样子。

    青洲揉了揉额头,根据卫珏的身前遗言,显然是要他照顾卫瑾,可惜青洲独来独往,眼下又被追杀,根本不适合带着卫瑾,不然会连累小姑娘。

    “要不然把她送回东极洲,让师父照顾?”青洲想着,不过东极洲远没有修仙界富裕,卫瑾不一定会答应。

    “李青大哥,这些坏蛋都是你杀死的哦?你真是太厉害了,我以前以为大哥是最厉害的,没想到你比大哥更厉害。”卫瑾充满崇拜的看着青洲。

    “这些坏蛋刚才说要追杀青洲,莫非就是李青大哥你,你这么厉害,一定是那些坏蛋想要害你。”卫瑾紧接着说道。

    青洲笑了笑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卫瑾转身看着雁荡河,突然双肩耸动,竟然哭起来,先是小声抽泣,然后哭出声了。

    青洲见此情景,不由得心生怜惜,走到卫瑾身后,揽住她的肩膀,安慰了几句。

    “我哥没了,他以前最疼我的,现在没人肯疼我了。”卫瑾猛地转身,扑到青洲的怀里,大声哭起来。

    突然,一道阴寒的气息刺入青洲小腹,青洲既惊且怒,一掌将卫瑾打出去,不料出手绵软无力,只将卫瑾勉强推开。

    “嘻嘻,青洲大哥,其实你不用装模作样了,我早就看出你的真实身份了。”

    卫瑾一改楚楚可怜的摸样,双目射出精光,神态变得妖艳狠毒起来,仿佛变了个人。

    青洲捂住小腹,阴寒气流入体,立刻遍布全身,让他全身乏力,法力也流动迟缓。

    “你动的什么手脚?”

    “秋冥针,滋味如何?”卫瑾嘻嘻笑着,解释道,“秋冥针要采集世间的十一种阴毒之气,然后锻炼成细如发丝的一根,一旦入体,就散布到全身的血液骨骼中,除非你能拔出所有阴毒之气,不然就如同拔了牙的软脚老虎,连一只苍蝇都拍不死。”

    卫瑾说着,巧笑嫣然的走到石灯旁,“更何况,我还有军器在身,这件军器一次充填,可以发射四次,刚才已经发射了三次,剩下的最后一次,是专门给青洲大哥你留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这些人和你是一伙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女子不才,同样是白银暗士之一。”卫瑾微抿双唇,身上的气息节节攀升,从练气九层上升到炼气十层,最后突破筑基,最后停留在筑基初期。

    青洲顿了顿,“卫珏他是否知情?”

    卫瑾神色略微暗淡,“我的傻哥哥呀!他什么都不知道。不提了,你的首级我收下了。”

    卫瑾双目闪过厉芒,手掌按住石灯,石灯的窗口开始闪烁光芒,开始准备发射光柱。

    突然卫瑾双目圆瞪,两条血线冲破眼眶,沿着脸颊留下,额头和太阳穴青筋冒起,面孔涨红,原本秀美的脸庞显得狰狞无比。

    卫瑾操纵石灯的手掌不断颤抖,而石灯窗口的光芒也在忽明忽暗,终于爆出一团光芒,最后趋于平静,再无声息传来。

    “扑通”一声,卫瑾扑倒在地面,神色中满是难以置信,双臂撑着地面,纤腰扭动,却只能在地面匍匐着。

    “我算计了一切,却没料到你竟然有神识攻击的秘法,我认栽了。”卫瑾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青洲出动灭神锤,将卫瑾击成重伤,化解了必杀的危局,但是体内的阴毒之气四处蔓延,秋冥针蕴含的十一中阴毒之气混合一体,让青洲手足无力,只能面前行走。

    缓缓走到卫瑾的面前,手上的飞剑慢慢举起,放在卫瑾洁白的脖颈上。

    “李青大哥,你答应过我大哥,要照顾我的,不要杀我,我再也不敢了,我不会再谋害李青大哥你。”

    卫瑾表情一变,重新变成原先那只可爱的小白兔,长长的睫毛颤动着,可怜兮兮的求饶着。

    青洲的飞剑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“不要杀我,你身上的秋冥针只有我能解开,青洲,你不要忘了,无数顶尖的白银暗士,还有强大的黄金暗士,都来追杀你,你不可能带着重伤前行的,只要你放了我,我就帮你拔出秋冥针的阴毒之气。”

    卫瑾再度转换成精明的表情,和青洲讨价还价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青洲叹气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指什么?”卫瑾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卫珏有你这么一个妹妹?”青洲响起卫珏,如此一个有情有义的汉子,妹妹竟然如此冷血狡诈。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,像大哥这样的人,根本不可能在修仙界中生存下来,若不是我平时暗中关照,他又怎么能活到今天。军器攻击下,大哥的死只是个意外,但只要能杀了你,大哥的死就不算白费。”

    卫瑾不顾飞剑架在脖子上,振振有词说道。

    青洲看着眼前利欲熏心的脸,婴儿肥的圆润脸蛋让他厌恶无比,手掌用力往下一压。

    血流射出,卫瑾的表情凝固了,身体抽搐着,慢慢血流而死。

    “若没有秋冥针,你本可以似的更痛快些。”青洲冷漠的收起飞剑。

    卫瑾身上的储物环中,放着秋冥针的炼制和化解方法,青洲扫视几眼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军器石灯巨大无比,而且耗费海量灵石,青洲暂且收入储物环,留着以备不时之需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