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一百六十六章 硬闯
    “在下李青,敢问二位是?”青洲拱手。

    “在下卫珏,这是舍妹卫瑾,我们也是要裹着雁荡河。”兄长卫珏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礼了。”青洲客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接着青洲就和卫珏攀谈起来,卫瑾在一旁安静的听着,抿着小嘴不说话,乌溜溜的眼睛眨呀眨。

    卫珏和卫瑾是散修出身,因为在老家得罪了一个小门派的筑基修士,便带着全部身家背井离乡,想要到远方找个安身之地。

    卫珏是筑基中期,他的妹妹卫瑾没有筑基,修为仅在炼气九层,一路上被哥哥照顾的很好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接近正午,雁荡河岸聚集的修士开始变多,大部分都是炼气修士,少数的筑基修士自成圈子,也不和炼气修士来往。

    太阳走到天空正当中,灵柱开始有反应了,原本光滑如一体的表面顿时射出无数光线,光线直直投射出去,在雁荡河的河面上延伸出去,然后搭成一座宽阔的桥面。

    “大家不要挤,自己算好时间,一刻钟以后桥会消失,到时候生死自负。”人群中一个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青洲和卫珏同行,带着怯生生的卫瑾,跟着人流踏上光桥,光桥看似虚无,实际上坚硬无比,脚踩上去硬邦邦的,俨然是坚固的实物。

    光桥提供落脚点,但是并不能隔绝灵穴的吸力,因此踏上光桥的修士们,并不能御器飞行,反而因为灵穴吸引,只能脚踏实地,在光桥上步行前进。

    在光桥上走了许久,青洲不仅感叹雁荡河的宽广无比,身后对岸上的灵柱已经看不到了,但是对岸的灵柱还遥遥无期。

    “哥,我怕,这桥不会突然消失吧?”

    “瑾儿莫怕,有哥在,不管发生什么都会护着你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番温馨的对话,青洲微笑着摇摇头,突然他也想有个妹妹,让他呵护备至、疼爱有加。

    再度前行大段路程,对岸的灵柱已经遥遥在望了,桥上的修士们见到参照物,在也没有先前没着没落的担心,充满希望脚步越加轻快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拦住我们?”前方传来大声叫嚷,顿时青洲发现眼前的修士纷纷停下来,前面俨然有人堵住桥的出口。

    “你们听好了,我们在此设下路卡,是为了排查嫌疑,我们收到消息,你们当中混入了一个凶人,此人杀人无数,凶残无比,已然登上了暗花榜上的白银任务。”

    青洲听着前方传来的声音,听到对方描述,觉得有有些耳熟,心想该不会是自己吧。

    “对,此人名叫青洲,当然了,我知道他和各位没有关系,但此人混迹在你们当中,一旦从桥上逃脱,必将会危害广大的道友么,因此每个从这座桥上经过的人,都必须经过我们的检查,不然不许过关。”

    此人话音刚落,便引发众人反对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,每天中午的光桥持续一刻钟时间,众人走到现在,已经花费大半时间,若是对方要一个个排查,时间肯定来不及,剩下的人被堵在桥上出不去,最后光桥消失,必将葬身灵穴。

    “不行,不能听他们的,时间快到了,必须马上离开光桥,否则我们必将死无全尸。”一个声音大声叫着。

    光桥上的修士们,大部分都是散修,闯荡许久天不怕地不怕,况且在桥那头设关卡的同样是散修,根本不放在他们眼里。

    于是有人带头,散修们开始聚集起来,成群结队冲击河对岸的关卡。

    “轰”一声,桥头升起一股蘑菇云,残肢断体四散飞舞,剧烈的冲击波从桥头冲到桥中央。

    青洲感受到冲击波的威力,不由得为之色变,这一击的力量俨然超出了筑基期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是军器,这些人莫非疯了,竟然动用军器。”

    军器是一种特殊的法器,由大工堂炼制而成,放弃了使用灵活、变化大小等特点,只有一个优点,那就是威力巨大无比。

    因此军器只能用在两军对垒的时刻,人挤人人挨人,轰击下去无法躲避,一死一大片。

    对面岸上堵路的散修们,显然选定了这个特殊的地点,用军器堵住桥头,让青洲进退不得。

    刚才的军器俨然有金丹真人的出手威力,硬冲上去肯定必死无疑,就连青洲也挡不住。

    不过四周的散修们,比青洲还沉不住气。

    “不要怕,军器耗费巨大,他们刚才一击,已然花费了海量灵石,我们冲上去,不给他们充填灵石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人群当中有人鼓动着,卫珏看着青洲,“李青道友,我们冲不冲。”

    青洲点点头,“冲,一刻钟到了,不冲出去,等到光桥消失,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样想的,军器威力巨大,但是缺点也不少,充填缓慢,移动不便,而且刚才那一击虽然死伤惨重,但是也有不少人趁机逃脱了。”卫珏抓紧卫瑾双手。

    身后的修士突然爆发惊恐的叫声,“快看,光桥开始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从桥中央开始,光线开始缓慢褪去,有些站的靠后的散修,脚下光桥消失,立刻双足踏空,手舞足蹈的往下掉去,法力灵气丝毫没用,只得眼睁睁看着自己被灵穴吞没,进入黑漆漆的无底深渊。

    “等不及了,冲吧!”

    见到这一幕的散修们,立刻爆发出绝望的怒吼声,枪口一致对准堵住桥头的散修们。

    “李青道友,事不宜迟,我们立刻动身。”卫珏看着身后的妹妹,迟疑片刻,然后说道,“我有不情之请,如果我出事了,还请照顾小妹。”

    青洲看着稚气未脱的卫瑾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冲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又是一朵蘑菇云升起,血腥味更加浓厚,无数残骸凌空乱舞,但是退无可退的散修们已然不顾一切,蜂拥而上。

    青洲和卫珏同步前行,已然顺着人群冲到桥头,看到了立在岸上的军器。

    那是一座巨大的石灯,开有四扇气窗,其中一扇散发着灼热气流,显然刚才的攻击就是从浙商窗口中激射而出。

    石灯的四周,站着几十个散修,大部分分散出去,捕捉漏网之鱼,剩下的操纵石灯。

    “快,趁着下一波攻击前冲出去。”

    卫珏急促叫着,冲着石灯旁冲去,拉着卫瑾的小手。

    此刻石灯已然开始旋转,将另一扇窗口对准光桥,朝着汹涌而至的人群中发出水缸粗的光柱。

    光柱的覆盖范围极广,青洲和卫珏等三人都在打击的范围内,他们无论如何都挡不住堪比金丹真人的一击。

    青洲叹了口气,伸手就要拉住卫珏的手,只要他发动风遁,就能带着卫珏兄妹二人,离开石灯的攻击范围。

    不料这时,卫珏做出一个惊人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快带我妹妹走。”

    卫珏双手一推,卫瑾娇小的身躯扑到青洲怀里,将青洲撞的往旁边退去,已然离开光柱的攻击范围,而卫珏充满绝望的站在光柱的中央。

    “哥!”卫瑾发出绝望的叫声,软倒在青洲的怀里。

    青洲叹了口气,发动风遁,带着卫瑾往前一冲,飞到卫珏面前,此刻光柱已然飞至,触碰到卫珏的背后,烧得卫珏满脸痛苦。

    青洲化身清风,带着兄妹二人离开,绕开石灯飞到一处空地,然后将卫珏放在地上。

    卫珏痛苦的吐出一口血液,血液落地蒸干,光柱将他的后半身体烧空,已然回天乏术。

    “哥,你不要死。”卫瑾惊慌的抓住卫珏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好妹妹,哥不行了,你要”卫珏话未说完,就此闭目断气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