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一百六十三章 路过
    青石街边,几根竹竿,半片破布,简单搭成一个面摊,只有三张方桌,十几个三足凳,但是却大半坐着客人,埋头吃的正香。

    青洲抱着大海碗,碗口比他的脸还大,里面的汤汁白如牛奶,漂浮着翠玉般的葱花,木条筷子一插,跳起来大团面条,根根劲道不粘,吃的他满头大汗,不时痛快的长吁口气。

    旁边就是土灶台,下面柴火烧的正旺,黑铁大锅

    内汤汁咕咚冒泡,不时翻起大块羊骨。

    面摊老板是个笑呵呵的白发老人,盛满一碗面条,然后浇上热气腾腾的汤汁,撒一把葱花,端给等得饥肠辘辘的客人。

    自从修仙以来,青洲好久没有享受到如此平凡的生活,充满市井气息的生活,大口吃面的畅快感,让他感受到每个毛孔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这个面摊是镇上的老字号,分量足,高汤鲜,客人络绎不绝,一口汤锅从早烧到晚。

    青洲抓着筷子吃面,捧起海碗大口喝汤,片刻功夫就把海碗吃了个底朝天,束缚的靠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客人,吃的还满意吗?”老板在围兜上擦擦手,客气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你的面,在我吃过的当中是这个。”青洲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客人你真会说话,今天不凑巧,家传的秘制卤肉买完了,要是往常时候,吃面的时候添上几片卤肉,那个滋味真是美透了。”

    青洲笑着,就要付账,手伸到怀里的时候,表情突然凝固了,他忘了,自从成为修仙者,身上就不带金银那些杂物,修士的货币是灵石。

    眼前的老人显然不收灵石,青洲有些苦恼,吃霸王餐不是他的风格,但搜遍全身,也找到任何值钱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少年郎,你不会没钱吧?”一旁吃面的客人看出青洲的窘困,笑着问道,“老人家小本生意,可不能赊账啊!”

    青洲不好意思的摸摸头。

    “去你的老刘,少拿年轻人开玩笑。”面摊老板用手肘轻轻一顶客人,显然在开玩笑,“一碗面而已,就当是我请客了。”

    青洲突然灵机一动,从储物环中取出一根人参,已然有五百年的药龄,外观呈人形,长满头发胡须。

    海外归来后,青洲身上除去上交门派的,还留着大量灵药,这颗人参就是其中一颗,在凡人当中,人参是广为人知的药材,能当真金白银用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,我身上只有这个,就充当你的面钱吧!”青洲将人参递给面摊老板。

    老板连连摆手,“老刘就是一句玩笑话,少年你别当真。”他是真心不收钱的,更加不认识人参的珍贵。

    老刘看到人参,嘴里含着面条,双目瞪圆了,猛地放下筷子,冲到青洲面前,“快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老刘是镇上药店的坐堂大夫,见识过各种珍贵药材,但是眼前这等品相的人参,他还是头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“好人参,有眉有眼,有手有脚,绝对不止百年,我来数数参芦上有几个节,一个,两个”

    数到最后,老刘已经惊呆的数不出话来了。

    面摊老板原本笑嘻嘻看着,但是见老刘露出震惊神色,知道这根人参肯定不凡,连忙问道,“老刘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五百年!”老刘呆呆的说道,他行医三十年,遇到过最好的人参,也才一百二十年,被人以黄金万两买走,眼前的人参足足五百年药龄,别说区区一碗面了,能把整座小镇买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发了,这是根五百年的人参。”老刘惊喜的说道。

    面摊老板神色一变,一把夺过人参,小心翼翼的递到青洲面前,“少年郎,这是宝贝,不要乱拿出来给人看,快收下。”

    老刘看得直跳脚,“你怎么死心眼儿啊?”

    青洲笑了笑,没有多说,将人参收下。

    老刘讨了个没趣,转身回去吃面,只是面汤已经凉了,滋味也减淡许多。

    “少年,你坐在这里歇歇,老儿我自去忙了。”

    透过锅炉上的白汽,青洲看着面摊老板忙碌的身影,他年纪不小了,满头白发,背也弯了,但是劳动的双手却稳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老板,你身体是不是不舒服?”青洲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面摊老板一边忙着,说道,“我这样的劳苦命,到老了,一身伤痛难免的。”

    老刘放下碗筷,在一旁插嘴,“他就是人太好,年轻的时候什么卖力的活儿都干,结果攒下的老婆本还被人骗走了,到老了无儿无女,老光棍一个。”

    面摊老板憨厚的笑着,“过去的事儿,不要再提啦,吃面,吃面。”

    这时一个富家公子带着大批随从,趾高气昂的走到街上,顿时四周行人避之不及,纷纷避让离开,原本热闹的街上顿时空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倒霉,二害公子来了一害,老伙计,我先走了。”老刘从袖子里摸出几枚铜钱,放在桌上,抹抹嘴巴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面摊老板长叹一口气,“一大早就触霉头,少年郎你也早些躲开吧!这些人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不怕不怕,我就看看。”青洲端坐三足凳。

    富贵公子身上披金戴银,满身珠光宝气,身边的下人长了两副脸,赶人的时候凶神恶煞,对着富贵公子时却谄媚奴颜。

    “这是金公子,镇上一般的地皮都是他家的,每年收地租就日进斗金,家里的便桶都是黄金的。”面摊老板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金公子没有注意到这边的面摊,径直走到一家杂货铺前,对店主大喝道,“穷鬼,本少爷又来收租金了,别给我躲着,你躲不掉的。”

    老板哭丧着脸,“金公子,生意不好做,几天没开张了,要不您老等等,我有钱可一定交租。”

    老板话刚说完,就被金公子一口吐沫打在脸上,“混蛋,不给钱是吧,给我打。”

    金公子身后的狗腿子一拥而上,把店主打得在地上乱滚,求饶的话高一声低一声传出。

    “怎么一大早就这么吵,害的本公子没法保持清净的修为,打扰了我得道修仙,一把飞剑斩了你。”

    青洲听了一惊,竟然有同道在附近,连忙回头看去,只见一位身穿纯白道袍的公子走来,背后绣着大大一个太极图,头上眨着正统的道士发髻,怀中抱着一柄纯白的拂尘,走路姿势像模像样,但是脚步沉重,一听就是凡夫俗子。

    公子身后的随从仆人也极有特色,打扮成道童摸样,只是其中有些五大三粗的黑脸大汉,看起来非常滑稽。

    “二害公子的另一个王公子,看修仙看傻了,成天想着修仙成道,周围的乡亲被他害得不轻。”

    青洲正好奇王公子怎么祸害人,王公子已经走到一座大屋前,掏出一枚乌木罗盘,摇头晃脑的看了半天,然后胸有成竹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错,这里的风水很好,汇聚天地灵气,适合建造龙虎坛,只要龙虎坛建成,我在这里修炼一天,抵得上平时修炼一年。”

    王公子说着一番胡言乱语,身后的狗腿子已然开始动手,全然没有出家人的清净平和,冲进大屋内,顿时响起打砸声。

    大屋内原本住着一家人,被王公子的随从拳打脚踢赶出来,见是王公子看上自己房屋,顿时连哭都哭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哎,凡夫俗子,怎懂得我辈修仙者的追求,凡世污浊,多留一刻都是煎熬,我一定要尽快修仙飞升,做个快活的逍遥神仙。”

    王公子正沉浸在幻想中,突然有人大煞风景的说道,“又在做白日梦,王傻子,你快把你老爹的家产败光了。”

    金公子带着狗腿子,留下鼻青脸肿的店老板,走到王公子面前。

    “又是一个俗物,和你多说句话都是在折我的寿。”王公子抬头冷哼,一副得道高人的摸样。

    “修仙修仙,修的什么仙,大把钱花出去,除了做梦还有什么。”金公子一晃手掌,五根手指上竟然戴着十几个戒指,黄金的、宝石的都有,看起来晃眼睛,“看到了吗,只有金子才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王公子听到对方侮辱修仙,顿时怒不可遏,不顾高人风范,拂尘对方喝道,“你懂什么,总有良田千亩,金银满仓,只要寿限一到,还不是两手空空来,两手空空走,只有修仙得长生,才能守住基业。”

    “你折腾了这么多年,花钱养肥一批又一批的骗子,最后得到了什么,你敢说这世上真的有仙人吗?”金公子越说越起劲,鼻子都快指到王公子脸上。

    “愚夫俗子,不知所谓。”王公子一挥手,“小的们,给我打。”

    青洲摇摇头,一开始装的还挺像,恼羞成怒后还是原形毕露,活脱脱一个纨绔子弟。

    顿时两个公子的手下开始的打起来,整条街变得乌烟瘴气,这些人边打边跑,转眼间就到了面摊这边。

    “别砸我的摊子,你们这些混蛋。”老板急的直跳脚,面摊摆得太开,已经来不及收起了。

    两个彪形大汉扭打着,压塌了一个方桌,青洲皱着眉头,手掌一挥,两个大汉顿时腾云驾雾,翻滚着飞到十米之外落下。

    “敢打我的人,上。”两位公子同时吼道。

    “少年郎,你惹下大祸了。”面摊老板哭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青洲回头一笑,突然腾空而起,顿时让无数人惊呆了。

    “神仙下凡了。”

    不少人跪地磕头,口中大呼神仙。

    王公子和金公子的手下都停手了,呆呆看着青洲傲立半空,虽然衣着普通,却必王公子更像一个修仙者。

    面摊老板惊呆了,醒悟过来跪地磕头,却被无形力量托起,耳边听到,“老板,你我有缘,不必多礼。”

    青洲看着下方芸芸众生,刚才看到的一幕让他心中百味杂陈,应了那句老话“世人都说神仙好,怎知神仙也烦恼”。

    “请仙人收我为弟子。”王公子见到梦寐以求的存在,当即双足跪地,长拜不起。

    金公子有些犹豫,虽然他对修仙不感兴趣,但是眼前的仙人能飞天,不是那些骗子,跪一下不会少块肉,说不定有好处呢!

    就在金公子膝盖弯下时,天空传来的声音传遍整个镇子。

    “你们金、玉两位公子,平日里欺压良善,坏事做尽,今天让我看到,必须要施加惩罚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幕,让在场的人永生难忘,一道瀑布似的银光从天空挂落,瞬间将在场的所有人淹没。

    两位公子和狗腿子们,被银光刺得睁不开眼,彻骨的凉意席卷全身,死亡的恐惧铺天盖地涌来。

    不少随从看似五大三粗,面对此情此景,竟然吓得尿裤子,在地上留下大滩黄水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死,我还要成仙长生不老。”王公子内心怒吼着,举起手中的“法器”拂尘,拂尘刚举起,就被切碎成无数碎片。

    “别杀我,我有钱,我爹有钱,我家里有的是钱。”金公子大声求饶。

    银光猛地一收,化成一把银色短剑,直直的插在面摊前的地面上。

    “今天对你们小惩大诫,以后要是还有人敢作恶,这把飞剑就能取你们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话音袅袅,青洲的人影已然离去。

    从此以后,小镇留下仙人的传说,老板的面摊因为遇上了仙缘,被无数客人光顾,生意越来越好。

    王公子和金公子,被仙人严惩,从此以后修身养性,竟然也寿终正寝。

    至于那把短剑,在若干年后,小镇被马贼席卷,就在镇上居民面对屠刀,即将惨死的时候,一名贫穷少年拔出短剑,瞬间杀光所有的马贼。

    贫穷少年得到短剑,走上了修仙之路,那又是另一段故事了。

    对了,少年祖上曾经大富大贵,后来才家道中落,他的祖先,就是那个沉迷修仙的王公子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