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一百六十二章 黄金暗士 下
    得一门内部的炼器部,公孙烟鬓凌乱,双颊浮起红霞,一双纤纤玉手凌空飞舞,对着大团粉红色的火焰进行操纵,突然她的耳垂晃动着,上面镶嵌的硕大珍珠嗡嗡颤抖。

    “公孙师侄,你真是天才,虽然修炼的不是七大灵火,但是这道炼红尘火,却最适合你,兼且你的先天神识远同门,才筑基期已经可以一心五十用,在炼器方面,你已经过绝大部分同门,就连我这个师叔也比不上你。”

    对公孙烟赞不绝口的金丹真人,身材矮小,下巴的胡须长长,从胸口一直拖到地上,更兼头茂盛,油光亮,将一双小眼睛都快遮住。

    “巴山天工师叔过奖了,小女经验尚浅,还有很多向您学习的地方。”公孙烟巧笑嫣然。

    一旁陪同的是得一门金丹真人甲不平,他笑着说道,“巴山老弟,公孙师侄,这次炼制玲珑阵器,多亏你们二人的协助,功成之后,我必定重金相酬。”

    陪同甲不平的筑基修士,突然神色一变,对甲不平低声说道,“师父,弟子有事失陪。”

    甲不平不以为意,挥挥手,“去吧,去吧!”

    筑基修士走出炼器部,见四下无人,掏出一块玉佩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青洲果然棘手,竟然要组织出动黄金暗士,任无意师叔,就让弟子为你效劳吧,有了你的赏格,弟子就能顺利修炼到金丹期了。”

    炼器部内,公孙烟一边出手控火,一边心里想着,“到底要不要趟这次的浑水?”

    炫极宗的某处大殿内,火如意难得安静,他面对一个威严的中年人,跪坐在地上瑟瑟抖,双目不停的向四周扫视,企图找到求助的对象。

    “如意,你是说,那个人不但一指攻破你身上的食火鳅血脉,而且以火吞火,夺走了你身上的燃灵暗火?”

    坐在空无一物的大殿中央的中年人,头戴金冠,身披浸泡,双目淡然,瞳孔也是金黄一片,虽然没有说出只言片语,却已经将火如意震慑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是啊,老祖宗,我实在是打不过他。”面对中年人,火如意的脑筋都变得灵活起来,竟然懂得为自己逃脱责任。

    “你的血脉还在吗?”中年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时被打散了大半,现在还残留少许,经过这些天的修养,已经恢复了。”

    火如意匆忙站起身,顾不得失礼,张口吐出一股浓烈的黑火,黑火的威势俨然和先前没有差别。

    “废物,这次你受伤,力量不进反退,耽搁这么久的时间。”中年人喝骂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的,我已经恢复了。”火如意害怕的双腿一软,跪在地上起不来,满脸委屈的辩解道。

    中年人懒得去看他,“若非你是我唯一的后人血脉,像你这样的废物,我早就一把火烧了,还会留你到现在?”

    说罢,中年人袖子一挥,一股黑水射出,在空中停住,显出一头圆头尖尾的黑色怪鱼,怪鱼生长着一对醒目的龙须,一口牙齿尖利如刀。

    黑色怪鱼的幻影晃动几下消失,黑水化成一道水箭,击中火如意的额头,然后无声沁入体内。

    黑水入体,火如意脸上露出挣扎的神情,然后他全身开始膨胀,黑色鳞片刺破皮肤长出,然后他的头颅开始膨胀,脸颊上伸出触须,俨然有了几分黑色怪鱼的摸样,火如意后腰的衣服被刺破,伸出一根锐利如枪的黑色剑尾。

    火如意咆哮着,一股黑火喷出,整个空间都在颤抖,中年人侧过脸去,举起袖子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食火鳅的血脉珍贵之极,已经有两份浪费在你身上,火如意,你最好让我物有所值,不然就算你是我的后人,我也要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正是炫极宗的宗主火如冰,此人已经是金丹巅峰的境界,急切需要突破元婴境界,翻遍门内典籍,最终找到一门秘术。

    先是找到一个血脉后人,在他身上移植上古异兽食火鳅的血脉,于是他选中了火如冰。

    食火鳅是先天异种,对各种灵火充满食欲,一指了食火鳅血脉的火如意,会吃遍修仙界中的诸多灵火,便能以血脉为根,培育出本命妖火,而这道妖火,便是火如冰突破元婴期的希望。

    等到将本命妖火拔出,火如意必死无疑,但火如冰不在乎这些小节,对他来说,元婴大业至关重要,区区一个血脉后人能为他而死,实在是光荣之极。

    火如意先前已经注入一道食火鳅的血脉,现在第二道入体,已然过身体的极限,在妖兽血脉的影响下,身体已然开始妖化。

    妖化的过程是痛苦的,火如意之所以疯疯癫癫,就是第一次注入食火鳅血脉时造成,现在又要重新经历痛苦,一时间爆出撕心裂肺惨叫声。

    “不经磨练,哪来的大成就,你现在吃的苦,都只是为了成就我的大业,如意,我的好孩子。”

    火如冰站起身,慢慢走出大殿,留下火如意痛苦的挣扎,在光滑的地面上翻来滚去。

    长庚谷,一座光秃秃的石山,被无数符文练成的长链缠绕着,不露出一丝缝隙。

    石山内部,被掏空成一个巨大的空间,里面站立着无数长庚谷修士,他们神情肃穆,围绕着半空悬浮的一道符箓,这道符箓四周飘浮着光尘,符文交结缠绕,俨然是一枚眼睛。

    一声洪亮的声音响起,响彻整座山的内部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大功告成,这道先天神符大千之眼,从上古流传至今,是当初的符仙飞升前炼制的十道先天神符之一,可惜经过岁月流逝,已然残缺不全。

    本门历代祖师,都以修复这道大千之眼为己任,天道酬勤,进过一代代人的努力,现在终于成功修复这道先天神符,我长庚谷振兴有望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人,是长庚谷的太上长老太墨老祖,如今的长庚谷掌门便是他的弟子,因此太墨老祖在长庚谷的地位至高无上。

    “师父,虽然先天神符已然修复完成,但我们还是要小心行事,御剑轩有当年剑仙的佩剑,内含化神一击,大千之眼未必敌得过。”

    听到长庚谷掌门的话,太墨老祖有些不高兴,但知道这是事实,刚才为神符修复成功的喜悦顿时去了大半,意兴阑珊的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都散了吧,老夫要再次参悟先天神符,争取能通过大千之眼获得符仙的传承。”

    长庚谷掌门离开石山,回到洞府内,三弟子早已等候再次,这个三弟子虽然只有筑基初期,但却是他弟子中天赋最高的,深得他的宠爱。

    “之道,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三弟子名为符之道,这个名字让掌门很是欣赏,称赞他生来就是为了加入长庚谷。

    “师父,弟子这是来辞行的,这段时间有事外出,不能留在宗门侍奉师父了。”符之道恭敬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此去,有无凶险?”掌门关切问道。

    符之道思索片刻,摇头,“没有凶险。”

    掌门摇摇头,这个徒弟就是要强,明明表情很勉强,却仍旧不肯向他这个师父求救,挥了挥手掌,一道流光飞到符之道面前。

    符之道下意识的抬手,流光飞到他面前停住,稳稳落在符之道掌心。

    流光散去,符之道观察手掌,俨然是一张花纹古朴的符纸,远远看去,符文仿佛一只眼睛。

    若是符之道刚才在石山内,就可以认出眼前的符文,是大千之眼的复制版本,可惜连原版千分之一的精髓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这道符你留着防身用。”

    符之道知道此符不凡,收入怀中,听得掌门一通交代,然后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走出掌门洞府,符之道双目射出精光。

    “青洲,能在修仙界再度遇到你,我们可真是有缘,不过这次见面不为叙旧,而是为了去你性命,我符之道上次败在你手上,这次要把丢的面子,还有你的性命,统统都赢回来。”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