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一百五十九章 悬赏追杀
    青洲挟持着任居合,一路从飞仙峰退到山门前,无数得一门修士闻风而动,沿着道路分布,神情不善看着青洲。

    在得一门闹事,甚至挟持人质,青洲此举可谓胆大包天,打的是得一门上下全员的脸面,四处的目光如同刀剑,将青洲刺击无数次。

    “哈哈,得一门的师兄弟们真是热情,不用再送了,我这就离开,任师兄在前带路即可。”

    青洲对着四周拱手,装作不胜热情的样子,气得得一门修士火冒三丈,却又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“你最好放过我,眼下没有惊动金丹真人和元婴老祖,若是事情展下去,金丹真人出动,你想走也走不了了。”任居合此刻已经捏碎丹药敷在伤口,血洞结疤停止流血,一瘸一拐在前面走着。

    “不劳费心,你是个真小人,我懒得杀你,只要把我带出得一门,你就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青洲微笑着,手中的飞剑抵在任居合背心,只要稍微用劲就能贯穿后心,取了任居合的性命。

    任居合知道青洲厉害,九天雷亟大阵都杀不了他,只得老老实实带路,不敢有丝毫动静。

    “青洲,你做下这等恶行,天理难容,我们已经上报宗门,并告知凌霄观本部,你就等着门派的严惩吧!”

    身后跟着的得一门修士,不断出言威吓,青洲只当是过眼云烟,不去理会。

    “你看他们,多紧张你,看来你在得一门的地位比我想象的还要高。”青洲说着。

    “知道就好,谅你也不敢杀我。”任居合想到自己身在得一门,四周全是援手,底气十足,说话的声音也大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呢,我最近手头紧,任师兄何等身份,不如接济我一下。”青洲目光不善,手一伸。

    “应该的,应该的。”任居合满脸肉痛,取出一枚储物环,交到青洲手上。

    “任师兄,就连外面跑生活的散修,身上都不止一个储物环,你该不会以为这样就能糊弄过去吧!”青洲收起储物环,仍旧伸手过去。

    “别误会,我只是忘了,身上恰好还有几个储物环。”任居合手在颤抖,嘴唇哆嗦。

    青洲收起储物环,看也不看,仍旧盯着任居合双眼,“任师兄,于战云的东西,你身上应该还有吧!”

    任居合哭丧着脸,“没了,刚才不是给你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相信,战云积蓄不少,岂止区区一枚储物环。”青洲肯定的说着,飞剑挥动着,这下瞄准任居合的另一条完好大腿。

    “我身上真的没了。”任居合掏摸身上衣物,表示身上空无一物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,战云是我好友,你必须做出补偿。”青洲摆明了要欺负人。

    任居合哭笑不得,以前都是他这么欺负别人,现在换成别人欺负他,其中的滋味儿可不好受。

    “罢了,全给你吧!”任居合往髻一掏,顿时又是一枚储物环出现。

    青洲的脸色转阴为晴,顿时喜笑颜开,“任师兄你真是的,以后可不要和我开这样的玩笑了。”

    就这么一路敲诈,任居合被彻底掏空,青洲已经走到山门前,看守上门的两位筑基修士剑拔弩张,仿佛随时要出手攻击青洲。

    “让开,让开,伤到我不要紧,伤到身娇肉贵的任师兄就不好了。”青洲飞剑晃晃,让任居合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受山门的修士自认倒霉,这次正值他们看守,门内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他们两个肯定要受罚,对闹事的青洲生恨不已。

    “青洲师弟,外面就出山门了,快把人放了吧!”得一门的筑基修士说道。

    青洲笑容可掬,“可以,现在放,马上就放。”

    飞剑往前一刺,顿时血光冒出,任居合艰难回头,口吐血沫,双目难以置信,“你怎么敢杀我?”

    青洲收起飞剑,将任居合踢了个跟头,然后满不在乎的回头看去。

    “一命换一命,战云的仇报了,你们得一门内或许人命有贵贱,但是在我眼中,战云的性命却比什么都重要,谁杀了他,就要偿命,别说区区一个任居合,就是他身后的家族,我也照杀不误。”

    青洲说完,哈哈哈笑着,动风遁,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等到众人反应过来,地上只留任居合不断抽搐的身体,每一下抽搐,残余不多的生命力都在茫茫抽离,已然神仙难救。

    “天塌了,天塌了。”不少人魂不守舍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敢?”其他门派的修士仍旧不敢相信,杨书音等人则是庆幸自己逃过一命。

    “下手干脆,出手无情,我越来越欣赏你了,青洲。”公孙烟点点头,下定决心,“我要让你成为我的第一个面。”

    突然响起一声回荡四方的怒喝,“是谁,是谁干啥我的孙儿。”

    任居合的祖父,金丹真人任无意飞到山门上方,看到孙儿的尸体,悲痛之下咆哮着,下方的筑基修士们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“是凌霄观天归一脉的青洲,他为于战云报仇,杀了任师兄。”终于有人畏畏缩缩的说出。

    任无意悲痛的看着爱孙,昨天还是活蹦乱跳的孩子,现在已经白人送黑人,此景此情就算是百余寿的金丹真人也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“快,快。”任无意伸出手掌,大声说道,“我要设下悬赏,杀青洲者,重金赏赐。”

    “任师叔,有一事你不知道,青洲是今墨生的嫡传弟子,此事已经通告四方,宗门未必会受理这个悬赏。”一位筑基修士迟疑说道。

    青洲是今墨生的嫡传弟子,在天归一脉的地位很高,而天归一脉虽然配东极洲,仍旧属于凌霄观的一脉,同为七大门派的得一门,根本无权悬赏追杀青洲,不然会引门派间的争斗。

    任无意冷静下来,没有再说什么,抱着任居合的弟子,凭空飞起,片刻就返回洞府。

    吩咐家族置办任居合的后事,任无意面带悲痛,交过自己的心腹弟子,一名筑基后期的修士。

    “你去外面设立暗花,悬赏追杀青洲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我们是否要派人?”弟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要。”任无意答道,“告诉外界,取青洲尸来见我的,必将重重有赏,不管是散修,还是门派弟子。”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