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一百五十八章 磕头
    青洲看着空中剑阵,惊得目瞪口袋,原以为这道剑阵厉害,却没想到厉害到这等地步,刚才的九雷轰顶,让青洲感到自己必死无疑,却被轻而易举毁灭掉。

    先天神识伸过去,青洲想要将剑阵勾回体内,不料剑阵纹丝不动,在空中旋转两下,这才飞回青洲体内,剑气并不消散,额头形成铜钱大的微缩阵法。

    飞仙峰外,任居合手持阵旗,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,仿佛刚才见到的一幕都在做梦。

    青洲微微笑着,先天神识化成一柄巨大的锤子,轰的一声集中任居合,任居合摇晃两下往后倒去。

    青洲立刻动风遁,闪到任居合身后,飞剑避开锋刃,用剑背狠狠拍在任居合身上,任居合立刻如同被投石机射,石弹似的落在飞仙峰上。

    任居合灰头土脸起身,吐出口中的沙子,火冒三丈就要骂人,突然喉咙冰凉,抬头看去,青洲的飞剑已经抵在他的咽喉上。

    “手下留情,青洲道友。”得一门的修士魂飞魄散,任居合可死不得,要是他出事,跟着他的修士就要遭殃了。

    “好废物的任居合,好厉害的青洲。”

    公孙烟目光流转,心中暗暗说道,任居合机关算计,先用车轮战耗尽青洲的法力,最后用九天雷亟大阵暗算,最后还是被打成死狗,双方的差距简直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可现在是得一门内,任居合是主场,他若是杀了青洲,最多被责罚几句,但青洲杀任居合,就别想活着离开得一门。

    任居合醒悟过来,得意的说道,“青洲,你不敢杀我,快把飞剑拿开。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,决战前有个说法,我若是输了,要向你磕三个响头,但是你输了,同样要对着飞仙峰磕三个头,还要大声说于战云,我错了,是也不是?”

    青洲大声说着,此刻胜负已分,九天雷亟大阵威力全无,观战的修士们落到飞仙峰上,得一门的修士有心想要救出任居合,却投鼠忌器,生怕青洲手一抖,削掉任居合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我记不得了。”任居合眼珠子转动,厚脸皮说着。

    “记不得了吗?我来帮你想起来。”

    青洲冰冷的话音刚落,任居合顿时大腿一凉,低头看去,地面已然被鲜血染红,大腿上穿透一个血洞,透着血洞能看到地面。

    “我的腿,你好大胆子,我一定要杀了你。”任居合痛彻入骨,鼻涕垂落地面,边哭边威胁着。

    “想起来了没有?”青洲再度说道,飞剑再度升起,随时会落到任居合身上。

    “青洲,你快住手,不然休想活着离开飞仙峰。”得一门的修士们生威胁着。

    蠢货!

    不约而同,围观的修士们心中闪过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现在青洲连战数场,杀气充满胸膛,那里听得下威胁,加上又有任居合这个人质在手,只能好全相劝,若是出言刺激,难保他不会出手杀人。

    这时一个老成持重的得一门筑基修士开口了,“青洲,不要一错再错,放开任居合,你可以安然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不许放他走,我要将他千刀万剐。”任居合大声叫着,在得一门内,没有人打伤他后能安全离开。

    “真是蠢货中的极品。”公孙烟摇摇头,到现在还分不清楚形势,这样的蠢货放在外面,绝对活不过三天。

    “青洲,你也是为了于战云而来,于战云是任居合的同门,大家同为七派弟子,有话好说。”

    青洲冷哼一声,飞剑压在任居合咽喉,由于太用力,竟然划破皮肤,蚯蚓般的血流慢慢滑落。

    经过这次的事情,青洲看穿修仙界的本质,什么同门情谊、法理正义都是假的,只有实力才是真的。

    于战云同样为得一门弟子,被任居合暗算杀死诸多同门没有一个站出来说公道话,可是任居合眼下有危险,却有无数人为他求情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战云这条好汉子,被你这个无胆怯懦、恶心狠毒的鼠辈残害,这次我不为他讨回公道,誓不为人!”

    青洲目光充满杀气,握着飞剑的手无比稳定,可以平稳的刺下去,撕破皮肤、贯穿喉管、割裂血肉,将任居合的脑袋削落。

    任居合身临其境,知道青洲不是威胁,真的要杀了他,身体不住抖,畏缩的形象被围观众修士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“这下任居合就算不死,也要大丢面子了。”不少人心里想着。

    “我再说一遍,你对着飞仙峰磕三个头,大声说于战云,我错了,不然我就算不要这条命,也要让你给战云陪葬。”

    青洲语气越来越平淡,听在耳中的人都知道,越是如此,代表青洲已经不顾一切,成为彻头彻尾的亡命徒,杀人什么的小菜一碟。

    “不要冲动,把剑放下!”得一门的修士们肝胆俱裂,握在青洲手中的不仅是任居合的命,也关系到他们的身家性命。

    “任居合,可能之前你还以为,自己人多势众,不怕我独身一人,但是现在,你的命在我手上,而你的同门帮不了你,现在你做决定,是乖乖兑现承诺,还是慨然送命?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的人,都知道以任居合的脾气,要让他对于战云磕头认错,比杀了他还难,肯定不会答应,顿时魂飞魄散,以为下一刻就是血溅飞仙峰的惨烈画面。

    “多大点事儿!”任居合轻松的说道,捂住大腿的血洞,干脆的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任居合对着无人的方向,连磕三个响头,个个都硬邦邦的,大声叫着“于战云,我错了”,然后站起身,理直气壮的说道,“行了。”

    青洲眨眨眼睛,然后苦笑着摇摇头,“战云死在你这样的小人手上,我真为他不值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,大丈夫能屈能伸,何必为了一时意气拿命冒犯,我现在照做了,你必须放我走。”

    青洲被任居合气笑了,原来人性可以卑劣到如此地步,面对死亡威胁,什么风度骨气都可以抛之脑后,面对敌人屈膝求饶。

    这时几个得一门的筑基修士走上来,手里捧着储物环和几件法器,“这是于战云的遗物,你拿走吧,快放了任居合!”

    青洲不客气的收走所有东西,然后一把抓住任居合胸口,“还有一件事麻烦你!”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