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一百五十一章 五战
    “几位师兄,此人可是你们凌霄观弟子。”任居合的手下问道。

    “算是吧,不过此人是发配到东极洲的天归一脉,和我们宗门本部不同。”凌霄观的筑基修士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任居合大笑道,“东极洲的弃脉而已,也敢借用凌霄观的名头,真是可笑之极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对七大门派的本部弟子来说,东极洲的支脉根本就是被抛弃的存在,东极洲更是莽荒之地,从那里出来的本门弟子,根本不被他们承认。

    “对了,任师兄,我记得东极洲的七派门人,严禁离开东极洲,违反这条规律的,必须严惩。”凌霄观的一名筑基修士说道。

    任居合身后的修士们到没有说话,反倒是同为凌霄观门人的筑基修士出言为难,青洲见了内心一片冰凉,想起天归一脉弟子间的情谊,失望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好,既然凌霄观的师兄们说了,我们得一门身为主人,就出手相助,帮助你们清理门户。”

    任居合嘿嘿一笑,身后的筑基修士倾巢而出,片刻间就将青洲围绕起来。

    “本想好言好语,你们却偏偏只听得懂拳头说话,那好,我也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青洲双手一合,三色火莲飞出,空气受热膨胀,猛地向四方爆开,灼热气流激射开来,顿时将围在四周的得一门修士逼得四散开来。

    “爪子倒是硬得很,快布阵。”

    四周阵盘旋转,阵旗飘飘,看看这几十个大阵即将布满,青洲双手合拢,先天火出手,日轮双轮旋转飞出。

    凭空一轮耀阳爆开,无数火刃旋转喷射,冲击的四周阵盘翻滚,阵旗倒地,得一门修士们被烫得龇牙咧嘴,抱头鼠窜。

    “住手,我有任务在身,可以自行在修仙界出现。”青洲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任居合见青洲出手不凡,跟着他的筑基修士,不都是酒囊饭袋,联手攻击都被击败,可见青洲的实力有多厉害。

    “我们查查,如果不是的话,你的罪名又加上一条,罪上加罪,看你怎么死。”

    凌霄观的筑基修士取出令牌,开始连通门派本部的任务堂,询问是否有这件事。

    天归一脉虽然远离修仙界,但是任务堂还是和本部连通,只是片刻功夫,就插到青洲接下这门任务的记录。

    这下任居合等人没话说了,既然青洲能出现在修仙界,就轮不到他们出手捉人。

    “得一门不是你该来的地方,走吧!”任居合觉得索然无味,挥挥手像是在赶苍蝇。

    “任居合,我再问一遍,于战云可是死在你手上?”青洲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,他技不如人,死也活该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说全凭本事,光明正大击败战云的吗?”青洲再问。

    “啰嗦,滚!”任居合恼羞成怒,大声骂道。

    青洲哈哈哈大笑,“得一门的精英弟子,真是让我大开眼界,不愧是七大门派的高足啊!”

    “任居合,我要挑战你,你敢不敢接受。”

    青州大声说道,声音在山门前回荡,惊飞大片鸟雀,所有在场的修士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大胆,你是什么身份,赶来挑战我们任师兄!”一个得一门筑基修士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快滚,以后要和守门的好好说了,别什么乱七八糟的人上门都接待。”

    青洲对这些冷嘲热讽充耳不闻,仍旧大声问道,“任居合,我要挑战你,你敢不敢接受。

    于战云在决战中被你杀死,其中是否有阴谋,我不多问,但是现在我向你挑战,你若是不答应,就是心里有鬼。”

    任居合是真的心虚,本来他对付于战云的手段就不算光彩,于战云在门内的人缘极好,他死后虽然众人摄于任居合的淫威不敢多说,但是对任居合影响极大,家族长辈很是指责了几句,让他以后收敛一些,不能弄得天怒人怨的地步。

    青洲刚才一番出手,实力稳压全场,任居合自问正面对敌,根本不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狗啃的于战云,死了也不安生,还让你的狐朋狗友找我麻烦,也罢,杀一个也是杀,杀一双同样是杀,我一口气解决了这个麻烦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任居合笑了,笑的极为开怀,当年陷害宇衣虹是这么笑的,设计暗算于战云同样是这么笑的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七派同门,你的挑战我接受了,不过我诸事繁忙,眼下抽不出时间,决战要等要三个月后才行。”

    青洲听了内心冷笑,还来这一招,当初于战云就是因此拖延三个月,在这段时间内,任居合不下大阵积蓄力量,最后一朝爆发,将于战云打得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可是青洲已经知道任居合饿的伎俩,怎么会全无防备,当即痛快的回答,“好,我就等你三个月。”

    任居合眼珠子转动,突然生出一条毒计,“既然是同门切磋,不如我们来一场大的,五国会战如何?”

    任居合话音刚落,众人吸了口冷气。

    五国会战,意思就是双方交战五场,可以各出五人,也可以一人连战五场。

    青洲千里迢迢赶来,身边根本没有其他修士,唯一的同伴也是凡人,根本不可能找到帮手,只能自己下场连战五场。

    任居合在得一门根深蒂固,其他各门派都有朋友,随随便便就能请来几位高手。

    任居合开出五国会战的题目,摆明了就是要车乱战,欺负青洲这个外来人。

    出乎大家的意料,青洲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三月之后,我们五国会战,不胜不休。”

    青洲补充了一句,“时间和方式你定的,但是地点必须我定,就在你和于战云交手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三月的时间过得很快,足够这个大新闻传遍整个得一门,让所有弟子都津津乐道。

    于战云是平民出身的代表,靠着自身拼搏却得成就,但却被修仙家族出身的任居合打死,死后还不得下葬,宗门不管不顾,显然是偏向任居合,这样的确引起众怒。

    但是任居合身后势力巨大,所有人都敢怒不敢言,现在青洲上门,为于战云讨回公道,竟然有不少人盼望他能赢,一搓任居合的锐气。

    虽然感情上偏向青洲,但是得一门的弟子们,根本就知道青洲赢不了。

    首先得一门是任居合的出场,青洲是外来者,主动上门挑战,十成的力量发挥不出九成。

    这三个月,青洲根本找不到落脚的地方,得一门进不去,附近的坊市畏惧任居合,不敢接受青洲的入住。

    因此青洲只能露宿野外,随便找了个空地,扫干净灰尘坐下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其次,任居合交游广阔,其他门派的人认识不少,都是修仙家族的传人,他们当中不缺高手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任居合四处广招人手,并将五国会战的事情宣扬出去,言明自己这次只会赢、不会输。

    交战地点在得一门内,而得一门最著名的就是防不胜防的机关阵法,这次青洲自己往刀口上撞,别说为于战云找回公道了,自己能报名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身处暴风中心的青洲,仍旧闭目盘坐,吞吐灵气,慢慢修炼,晋升到筑基期后,修炼的难度更大,虽然每吐纳吸收的灵气是海量的,但是炼化成液态法力后少得可怜。

    炼气阶段,只靠吸收天地间的游离灵气即可,但是到了筑基阶段,空气中的灵气已经无法满足需要,只得大量借助灵石。

    青洲在身边布下聚灵阵,这是修仙界最普遍的阵法,就算不是得一门的修士,也会布下这门阵法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