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一百五十章 刁难
    宇衣虹离开后,青洲便沉入修炼中,钻研各种阵法,他有一心百用的先天神识,作用很大。

    一门阵法由无数节点,节点之间有阵纹相连,普通修士若要布阵,必须一个点一个点的进行,这也是为什么得一门布阵,往往需要大量人手的原因,但是青洲不用,神识分散开来,上百个点同时起步,方便快捷,节省时间。

    连阵入体的法门,青洲知道后,却迟迟没有修炼,因为他深知自己的优势所在,不会贪图顶级秘法,而胡乱修炼。

    宇衣虹走之前,提醒过青洲,得一门是任居合的主场,极有可能布下险恶的陷阱。

    就好比任居合暗算于战云,就是在决战场地布下一个大阵,那座大阵在三个月前就已经布下,积累了无数天地灵气,一下子爆出来,堪比金丹真人的攻击,于战云反应不及,顿时被秒杀。

    青洲要上门挑战,必须提防此类情况的生。

    综合了得一门的各种大阵,青洲终于想出应对的方法,那就是剑阵。

    剑法是青洲的专长,再集合阵法,形成独特的剑阵,爆出的威力便能匹敌得一门的阵法之威。

    御剑轩也有剑阵,有多人同时出剑的剑阵,也有一人分别使出多把飞剑的剑阵,两种剑阵的威力都不可小视,能起到越级杀敌的作用。

    但是青洲现在要修炼的剑阵不同,确切的说,和以前目前存在的所有剑阵都不同,不是用有形的飞剑布阵,而是要用体内的剑气布阵,结合无始破体剑气打开的剑穴,用连阵入体之法连接成大阵。

    以剑穴为节点,剑种间彼此剑气相连,组合成阵法,能爆出数百倍乃至上千倍的威力。

    于是青洲再度找到修炼无始破体剑气的乐趣,没多修炼出一枚剑穴,那么大阵的范围就能扩充一大块。

    结合五官穴窍,在加上数百个头的剑穴,青洲布成一座大阵,这座大阵前所未有,是连阵入体组合出来的全新阵法。

    这座大阵,是反击之阵,因为太过庞大,青洲根本没法调动大阵进攻,只有在收到攻击时,大阵才会被激反击。

    青洲多番尝试,现就算自己动最强的一剑,也没法将体内大阵的威力激出来。

    有了这门秘法傍身,青洲充满信心,踏上前往修仙界的道路。

    得一门所在的山门,云雾缭绕,仙鹤飞舞,充满着缥缈空灵的仙家气息。

    七大门派之一的得一门,本部坐落在仙都峰上,仙都峰周围的八条山脉连同五大湖泊,都被得一门占据,成为宗门产业。

    守在山门前的修士,俨然是两位筑基修士,这两人神气充足、目光有神,俨然是得一门的精锐,看门弟子就有如此境界,可见得一门的底蕴所在。

    这天清晨,两位不之客来到山门前,带头少年满面风尘,紧跟其后的中年随从满面愁苦,显然经过长途跋涉。

    “请两位师兄通报下,凌霄观筑基修士青洲,拜访得一门的任居合师兄。”

    两位守门修士见了,傲然说道,“在此等着。”

    一位修士走入山门,剩下的那位眼神警惕看着青洲,似乎随时防备青洲硬闯山门。

    不多时,入门通报的修士出来,不客气的说道,“任居合说不认识你,不想见你,你走吧!”

    青洲笑了,当头一道闭门羹,却没有让他知难而退,仍旧微笑着说道,“还请通报一声,我是为了好友于战云的事情而来,眼下他不能入土为安,我很是心急,想请任师兄通融通融。”

    两位修士听了,顿时目光变了,于战云的事情在得一门内部流传甚广,他们顿时明白青洲是来为于战云出头的。

    入门通报的筑基修士表情变凶,指着青洲喝道,“你先别跑,我去叫人过来。”

    等到入门的修士离开,剩下的筑基修士表情似有不忍,见四周无人,低声说道,“别再这里闹事,走吧!“

    “得一门煌煌正宗,来一趟过门不入,似乎有遗憾,我这次来,必定要见任居合一面。”

    见青洲神情坚定,语气决绝,留守的筑基修士不再多说,摇摇头站在山门前。

    “是谁,让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入门通报的修士带着一大帮筑基修士出来,于战云的仆人指着为的修士,神情悲愤,激动的手指都在抖,“就是他,化成灰我也认识。”

    任居合满面富贵之气,不像是苦苦修炼的修士,更像是人间的王孙公子,身后的人都神情恭敬,行走间以他为主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为于战云出头的?”任居合走到青洲面前,毫不客气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敢,于战云是我至交好友,这次他去世,我向前来为他收敛遗体,让战云入土为安。”青洲面容平静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任居合笑着说道,“于战云死在我的大阵爆下,巨大的冲击力下,粉身碎骨,连一块完整的骨头都找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青洲听到身后中年仆人的抽泣声,心中一片冰冷,但还是压抑内心悲痛,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战云可有遗物留下,就算找不到尸骨,我也想找几件贴身衣物,为他建一座衣冠冢。”

    “于战云进入得一门,整个人都是宗门的,死后所有物品都归公了,连一块灵石都没留下,哪有什么贴身衣物给你。”任居合身后的一位修士叫嚣着,语气非常无礼。

    青洲明显看出,这些得一门修士是在敷衍他,完全没有把他凌霄观弟子的身份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好了,事情已经讲完,你可以走了。”任居合冷淡说道,转身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任师兄,先等等,此人自称凌霄观弟子,可我们没法确认,眼下门内正好有几位凌霄观的师兄弟来访,不如叫他们来辨认下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我得一门门禁森严,不是什么人就能随便上门的,若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散修,假借凌霄观弟子的名义,岂不是天大的笑话。”

    几位筑基修士七嘴八舌说着,任居合听了,脚步停下,“那好,你们快去请凌霄观的师兄弟们出来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得一门的筑基修士,带着几人出来,这些人多很眼熟,青洲前去参加宗门大比时见过,都是和他同辈的弟子,眼下同样晋升筑基期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