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一百四十八章 寻仇
    中年男人话音刚落,青洲惊了一惊,然后冷静问道,“说得清楚些,到底发生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一边抽泣,一边说出了来龙去脉。

    原来于战云去了得一门后,因为出类拔萃的雷灵根被选为精英弟子,收到大力培养。

    前段日子,于战云更是为宗门立下大功,获得三颗筑基丹,成功筑就道基。

    可是后来出事了,在一次同门切磋中,于战云被同门打死,尸体无人收敛,中年人是他在外收的一个随从,是个根本不会修行的凡人,几番哀求想要安葬于战云的尸首,却被打了出来。

    于战云一死,身上的储物环、法器和居住的洞府,都被宗门回收,随从被赶出得一门。

    青洲听了怒火中烧,本来同门切磋有死伤很正常,但是人死了却不肯安葬,肯定有人从中作梗,于战云一定得罪什么人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说看,是谁暗算了战云?”

    中年人是于战云贴身随从,平时知道不少于战云的情况,对于战云五谷身死一事多番打听,知道其中的真相。

    任居合,是对战中打死于战云的弟子,和于战云份属同辈,同样是筑基修士,不过相比于战云来说,任居合的来头要大得多。

    于战云只是外界招收的散修,任居合却是得一门中根深蒂固的家族修士,他的祖父便是得一门中的金丹真人,家族中的筑基修士更是多不胜数。

    在得一门中,任居合身边围绕大群弟子,横行霸道,多番欺压普通弟子。

    一次任务中,于战云抢了任居合的风头,让他大大丢脸,心中埋下了仇恨的种子。

    于战云生性纯良,善于交际,在得一门中的好友不少,所以任居合不能像对待普通弟子那样,于是设下陷阱,邀约于战云相斗。

    任居合选取的时机很巧妙,每个筑基修士筑就道基后,必须开始一场成名之战,一般都选取门内师兄弟进行切磋。

    于战云不疑有他,便答应了任居合的条件,在对战中,任居合连下杀手,将云战云杀死。

    原本师兄弟见的切磋,应该点到为止,不杀伤性命,但是任居合明火执仗的杀人,算是违背了规矩。

    可是于战云已死,身后没人撑腰,而任居合背后的家族在得一门势力庞大,因此没人敢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任居合见无人质疑,越发的嚣张得意,任由于战云暴尸荒野,不允许任何人为他收敛下葬。

    中年仆人对于战云非常忠心,前后寻求不少得一门的弟子求助,他们都是云战云平时的好友,却都不敢得罪任居合,任由于战云尸骨未寒。

    绝望下,中年仆人抛弃一切,千里迢迢来到东极洲,求助于青洲,想要他为于战云讨回公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青洲目光寒如冰雪,于战云是他进入修仙界的第一个好友,现在却被人阴谋杀死,尸首弃置野外,让他怒火如焚。

    这一刻,青洲涌起毁灭眼前一切的冲动,杀气溢出体外,将眼前的中年仆人震慑的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“你起来吧,这件事我管定了。”

    天归一脉被发配东极洲,门下弟子如果没有重大事项,根本不得擅离东极洲,否则会被凌霄观初一眼里的刑罚。

    不过青洲自由对策,立刻申请了一个能前往修仙界中央的任务。

    五十年前,凌霄观的金丹真人仲西河失踪,活不见人死不见尸,因为他是八百一脉的元婴老祖的独子,因而成为凌霄观最大的悬案。

    这件事悬挂在任务堂内,常年排在前三位,可五十年过去了,仲西河仍旧下落不明。

    有人说仲西河是被弑天者手下的魔徒杀死,也有人猜测是他叛逃七大门派,投靠弑天者,但是这些说法都没有凭据,只能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。

    寻找仲西河的任务,是悬赏榜上的无限制任务,任务时间无限制,领取任务的人无限制,也就是说上至元婴老祖,下至炼气弟子,都可以领取任务,而且这份任务没有时限,凌霄观能存在多久,这项任务就持续多久。

    对青洲最重要的是地点无限制,只要领取这个任务,就算东极洲的修士,也能光明正大出现在修仙界。

    八百一脉的元婴祖师仍旧在世,为这件任务定下极高的赏格,一件天道法宝。

    何谓天道法宝?就是获得天道之力加持的法宝,威力远超一般的法宝,以青洲的层次,根本没法理解天道法宝的威力。

    青洲领取这件任务时,任务堂的弟子好奇的看了他一眼,这件任务实在太有名了,领取任务的人不少,却没有一人能找出半点头绪。

    不过青洲却是剑指别处,领取任务是假,借机前往修仙界是真,要杀到得一门,为于战云报仇。

    领取完任务,青洲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修仙界,但是在这之前,他还有一件事情要去做。

    取出一块滚圆的玉环,青洲输入法力,光芒亮起,传出一个声音,“李青道友,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问你,还请宇衣虹道友不吝赐教,不要有任何隐瞒?”

    青洲语气前所未有的严肃,这件玉环是和宇衣虹通讯的重要法器,当初在海外分开,宇衣虹留下玉环,作为日后交流所用。

    “请讲。”宇衣虹回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知道得一门中任居合此人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青洲提出任居合的名字,顿时对面的宇衣虹不说话了,沉默许久,问道,“为何要提起这个人?”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本人名为青洲,李青只是我的化名,在下是东极洲凌霄观的弟子,我的一位好友在得一门中,被任居合挑衅杀死,我要为他报仇。”青洲一五一十的说出来,他原本就猜测宇衣虹和得一门有瓜葛,想要探听消息,必须先示之以诚。

    “我原先就肯定,青洲道友如此人物,肯定是门派中人,只是没有猜到,青洲道友竟然是凌霄观的。”宇衣虹话音一转,然后冰冷的说道,“任居合这个杂碎,仗着家族的势力,在得一门中作孽不少,也是我的仇人。”

    原来宇衣虹是得一门的弟子,而且属于天资卓越的那类,年纪轻轻就展现出惊人的阵法天赋,在得一门中,最顶级的弟子就是对阵法精通的,所以宇衣虹在门派中的地位很高,超过了任居合。

    任居合尽管有家族撑腰,但是在各种竞争方面,失踪不是宇衣虹的对手。

    于是任居合想出一条毒计,勾结门派中性格放荡的女弟子,诬陷宇衣虹奸辱同门,将他逼的身败名裂,最后被逐出得一门。

    “离开得一门后,我四处流浪,但任居合还是不放过我,派遣爪牙追杀,我一路逃到东极洲,才得以安身,这些年来,我一直念念不忘,想要杀回得一门,报那一箭之仇。”

    宇衣虹说的咬牙切齿,光是听语气,青洲就能想象出彻骨的仇恨,被人毁掉光明的大好前途,高高在上的门派弟子成为以前自己瞧不起的散修,宇衣虹对任居合的仇恨算得上不共戴天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