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一百四十五章 收徒
    当今墨生说出要收青洲为弟子时,青洲第一个反应就是不相信。

    首先,对天归一脉来说,青洲的关系还是太浅了,虽说青洲的实力冠绝门内炼气弟子,但是假如天归一脉的时间尚短,没有完全融入这个支脉。

    其次,地位相差太过悬殊,青洲再厉害也只是炼气弟子,而今墨生则是天归一脉的首席,更是曾经的元婴老祖丹青上人的嫡传弟子。

    对比其他六个门派,能在炼气境界就被金丹真人首位弟子的,无不是天赋惊人的天才,再不济也是修仙世家的后辈,关系背景非常硬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疑虑,我想收你为弟子,不是临时起意,也不是因为你献上结婴丹,而是很早就有了这个想法了。”今墨生说道。

    丹青上人还在时,对今墨生大力栽培,企图在丹青上人百年后,让今墨生接替自己的位置,成为庇佑天归一脉的元婴老祖。

    可惜命运捉弄,今墨生尚未成就元婴,丹青上人就战死,天归一脉无以为继,只得被发配东极洲。

    来到东极洲后,今墨生一边积极修理,企图成就元婴,另一方面,积极挑选精英弟子,青洲就是其中的佼佼者。

    青洲的所作所为,今墨生都看在眼里,先是在天归一脉被发配东极洲时不离不弃,这是忠诚,然后在宗门大比多得魁首,这是实力,现在又从海外全身而退,获得大量炼制筑基丹的灵药,这是运道。

    忠诚、实力、运道,青洲一样不缺,如果这是这样,青洲充其量也不过是重点培养的种子。

    可现在,青洲献上了结婴丹,性质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不客气的说,青洲若是带着结婴丹逃走,无论投靠哪个势力,都能获得丰厚的待遇,至少能被培养到金丹期。

    可是青洲却想也不想,直接交给今墨生,这无疑表明青洲对天归一脉的死心塌地,全然没有私心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今墨生最终下定决心,收青洲为弟子,像丹青上人栽培自己一般,悉心栽培青洲。

    “青洲,你可愿意?”今墨生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愿意。”青洲想了片刻,发现没什么好犹豫的,只管答应便是了。

    “好好,你是我唯一的弟子,也是元婴老祖丹青上人的徒孙,这是我们一脉代代相承的信物,丹青铁卷。”

    今墨生取出一块巴掌大小的铁块,铁块通体铁青,上面刻满密密麻麻的文字,夹杂着几点喷溅的血红斑点。

    青洲收下丹青铁卷,郑重的捧在手上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一身所学极为驳杂,更是在剑道上游天赋,你惜缘师叔剑术造诣不凡,以后可以向他请教。丹青铁卷是师门瑰宝,内含顶级功法照血丹心诀,你可以选择是否修炼?但是必须寻找弟子传承下去。”

    今墨生非常通情达理,知道青洲偏向剑修,不一定会修炼本门功法,但是却指出青洲的职责,传承这一脉。

    青洲离开今墨生洞府后,消息已然传遍整个天归一脉,今墨生收录平生第一个弟子,那人就是海外归来的青洲。

    “青洲师弟,恭喜啊!”

    白戬是青洲第一个认识的天归筑基修士,对天归一脉极为忠诚,和青洲交情不错,听到这个消息,第一个跑来恭喜青洲。

    其后的日子内,李争锋和杜抗天等人,也来恭喜青洲,因为被金丹真人收为弟子,意味着青洲筑基已然是十拿九稳的事情。

    每个门派都有不公平的想象,总有那么一小部分人享尽各种优待,被剩下的弟子们嫉妒羡慕。

    天归一脉虽然资源贫瘠,但是对金丹真人弟子不会小气,就算青洲这次没带回一株草药,也会被赐予足够筑基的筑基丹。

    青州的际遇让无数人眼红,也让无数人嫉妒,毕竟他们在天归一脉的时间比青洲更长,论资历和门派的感情,都远远超过青洲,没理由今墨生收青洲为弟子,而不考虑自己。

    此刻的青洲,已经远离各种舆论,躲在洞府内修炼,等待筑基丹的下发。

    筑基丹的炼制药方被七派联盟掌握,而负责炼制筑基丹的,则是炫极宗的炼丹师。

    天归一脉新加入七派联盟,在联盟内说话的声音不大,因此没法参加筑基丹的炼制,唯一能做的就是交出灵药,然后等待筑基丹炼制完成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内,青洲闭关修炼,虽然境界已经难进一步,但是综合实力却有待进步。

    这次出海,青洲的境界不变,但实力却增强何止十倍,一身法术去芜存菁,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。

    大战过后,青洲消化海外的战斗经验,毕竟这次出海,筑基修士杀过,就连金丹真人也见过,青洲的眼界得到极大提升,能以更加广阔的目光看待问题。

    自从出海以来,大小数百战,青洲遇到的对手有强有弱,期间也不是毫发无伤,身上的法器折损殆尽,只剩下没法动用的灵器。

    金砖和飞刀都废了,青洲也不打算修理了,等到晋升筑基期,再行添置灵器。

    防御法器内甲被血无暇打废,已然没法使用,内甲虽然是顶级防御法器,但是在筑基层面的攻击前,作用不大,因此该换换了。

    青洲把目光放在卢子湛赠送的剑谱上,无始破体剑气这六个大字非常显眼,这门剑术始终让他看不透。

    这些天青洲多次交战,发现无始破体剑气作用不大,剑气外放能近不能远,杀伤力不强,最多只能用在防御上。

    转念一想,青洲猜测或许是自己功力尚浅,十万八千剑穴只打通其中五个,没有真正挖掘出这门剑法的真正威力。

    青洲开始全身心修炼无始破体剑气,他从五官穴窍入手,便是以头为起点,于是开始修炼头发后的剑穴。

    理论上说,每根头发下都有一个剑穴,若是将剑穴练成,头发就能发射剑气,变成堪比飞剑的利器,若是将满头头发的剑穴都练成,那么一头青丝就是数不尽的飞剑,杀伤力将大大提高。

    青洲发现美好的前景,便开始修炼头发剑穴,一个接一个的凝结剑种,这是水磨工夫,过程不难,但就是需要大量时间。

    一天,青洲躺在座椅上,姿势极其舒坦,额间的几根发丝悄然浮起,几只飞蛾从上空飞过,被发丝略过,纷纷断成半截掉落地面,断口整齐如刀切。

    “凝结剑种的手法不难,有了前几次的经验,速度大大增加,可惜太耗费时间,这段时间我日夜不停的修炼,也才将几百根头发下的剑穴练成,想要将满头发丝都练成堪比飞剑的利器,这要到何年月?”

    青洲端坐不动,发丝如同有灵性般摆动,划破空气发出尖锐的割裂声,然后青洲甩动头发,其中一缕头发打在地面的岩石上,顿时将岩石切的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“每根头发都堪比顶级法器,这门无始破体剑气果然厉害,如果能练到手指上,又该是何等威力?”

    青洲身上的指甲比头发坚硬百倍,如果按照剑穴凝结之法修炼,恐怕能超过顶级法器的威力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