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一百四十一章 巧遇
    大海之上,两道遁光一前一后,你追我赶,前面的遁光是一条红色细线,紧跟其后的的一缕清风,是不是发出青色光芒。

    红色细线速度更快,但是清风的速度也不忙,只是稍微逊色,因此两者的距离虽然在拉长,但是差距并不明显。

    “血道友,不要逃了,我不杀你,只要你给出补偿,我不介意先前追杀我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青洲大声叫喊着,清楚知道对方不会答应,却时不时叫上几句,为的就是扰乱对方的心声。

    血无暇不发一言,拼命往前飞窜,被曾经视为蝼蚁的弱者反过来追杀,对自视甚高的血无暇来说,无异于奇耻大辱,但是现在逃命要紧,只得咬牙忍受。

    青洲体内的古丹药力仍旧存在,筑基期的修为稳固无比,这次他借助古丹之力,将一身的法术推进到筑基期的威力,变得强大无比。

    古丹的作用,在于模拟筑基的过程,将一名炼气弟子在短暂的时间内推上筑基期,对青洲来说,最大的作用在于让青洲体验过筑基的详细过程,加大增加了将来筑基的成功率。

    古丹的药力只有一日,换算再来就是十二时辰,刚才交手几个回合,合算起来也才一两个时辰,青洲有绝对的信心,在药力退散前,追上并击杀血无暇。

    这时,血无暇开口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你能加我逼迫到这个程度,肯定继承了空印公的传承,也只有空印公的传人,能击败我堂堂血衣候的传人,就算你不肯承认,这就是事实。”

    青洲笑了,空印门中,自己只过了三关,恐怕是成绩最差的之一了,偏偏血无暇以为自己得到了传承,不肯承认失败。

    青洲转念一想,血无暇说的没错,空印公就在己自身上,平时修炼的时候,空印公对青洲多番指点,说青洲是半个传人也没错。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青洲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承认了,我们就可以谈谈了,血衣候和空印公,同属六智圣麾下,我们未来是要继承名爵,团结在弑天者手下,应该是战友才对,不要自相残杀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青洲笑了,连这种话都说得出来,血无暇并非表面上看的那样不可一世,面对死亡威胁,也会巧言狡辩企图活命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我拒绝,是你先动手的,当时你怎么就没想到,我们未来会成为战友呢?”青洲戏谑的说道。

    血无暇顿了顿,语气略显虚弱的说道,“既然如此,就不要怪我翻脸无情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对我手下留情过?”

    “好,你等着。”

    血无暇话音刚落,血线开始波动起来,青洲放慢速度,以为对方将展开惨烈悲壮的同归于尽招数。

    不料血线展开成波浪形,猛的加快速度,瞬间消失在青洲的眼前。

    “狠话说了一大堆,没想到最后还是跑了。”

    青洲有些哭笑不得,立刻加快速度,发动风遁追赶上去。

    血无暇追上说的厉害,实际上已经虚弱不堪,为了激发血遁的速度,他接连咬破舌尖,吐出的精血有一脸盆,已然抽干体内大半精华。

    若是再逃不掉,血无暇就无计可施了,正心中忐忑,突然前方海天交接出有灵气波动,显然有修士在前方相斗。

    “救命,有人在追杀我。”

    血无暇双眼一亮,立刻向前方飞去,血遁瞬间赶到战斗的现场。

    一位紫袍老者束手而立,面容冷峻,看到血光飞至,轻轻挥手一按,血遁立刻停止。

    “这是金丹真人。”

    血无暇看着那只苍老的大手,枯瘦有力,掌心的皱纹清晰可见,在大手的面前,自己的全身力量被冻结了,虽然血无暇身受重伤,但是能轻描淡写将他定住的,起码是金丹真人。

    血光散去,显出血无暇的身影,除了一身血红袍子。血无暇的外貌俊美不凡,进入筑基后期,他长相中的戾气散去不少,看起来和普通修士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紫袍老者问道,目光并不看血无暇,对他来说,金丹以下的修士,都是不值一提的蝼蚁。

    “前辈,我是附近岛屿的散修,被陆地来的修士追杀,还请前辈看在同为海外修士的份上,救我一命。”

    血无暇看出对方是海外修士,又是金丹真人,说不得能骗过对方,为自己拦下青洲。

    “唔,又是一个陆地修士!”

    紫袍老者说着,目光转到一旁,那里一位脸色苍白的女子捂着肩膀,目光柔和如水,却充满着无奈。

    血无暇一眼就看出,此女子是七大门派中的一员,甚至和青洲一同在天机殿出现,顿时大喜,这下青洲死定了。

    “前辈,追杀我的陆地修士,是七大门派中的一员,他是天机屿中消失的一员,和携带结婴丹的御剑轩弟子认识,抓住他肯定能拷问出结婴丹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血无暇一番话说出,然后观察紫袍老者的身上,发现老者露出意动的眼神,知道自己的话已然打动对方。

    此刻青洲的遁光飞至,他见到血无暇停住,心中大喜,随即看到不远处的无助女子,脱口而出,“莫师姐,你怎么在这儿?”

    “青洲快走,此人是海外金丹真人,是敌非友。”无助女子正是百灵宫的莫横行,显然被紫袍老者打伤,困在此地。

    “走?你们一个都走不了。”

    紫袍老者冷哼一声,伸手抓去,顿时四周气流汹涌,凝结成实质,化成一枚巨大的牢笼,对着青洲的头顶罩落。

    飞剑对着牢笼一斩,顿时溅出火花,紫袍老者随手捏出的空气牢笼,竟比钢铁还硬。

    牢笼掉落,青洲的身影瞬间消失,已然发动风遁逃走,牢笼内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“不好,前辈,此人擅长风遁,来去快如闪电,不要给他机会。”血无暇看着青洲消失,终于想起出言提醒。

    可是晚了,青洲逃出牢笼的覆盖,跨越千米距离,飞到莫横行身边,一把拦住少女的纤腰,顿时莫横行也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;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