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一百四十章 稳压
    血影闪烁,几下就闪到青洲身后,双剑对他后腰急切插下,这下对准要害,又快又恨。

    血无暇期待的血花没有出现,双剑落空,青洲的背影消散,耳边微风吹来,一种危险的信号从心底升起。

    “噗嗤”利刃入体,血无暇双目圆瞪,胸口被洞穿,贯胸而入的飞剑握在青洲手中。

    青洲手腕抖动,飞剑锋刃翻转,顿时血花四溅,喷射而出的血液越来越多,多得超出寻常,在血光淹没中,血无暇的身影消失了。

    左前方百米处,血光一卷,血无暇安然无恙出现,面色略显苍白,看着青洲的眼神不断闪烁。

    先前青洲面对血无暇,只得狼狈逃窜,但是现在靠着古丹的效用,青洲的境界和血无暇持平,各种法术威力倍增,血无暇再难保持碾压的局势,反而被青洲多次反杀。

    血无暇眼前的青洲身影一花,已然消失无踪,心道不好,身形猛地旋转起来,隐没在血光中,身后剑光闪现,将血光斩为两半。

    青洲发动风遁,速度快得不可思议,已然超出血无暇的反应,只得发动血河不灭体的雏形,抵挡青洲的攻击。

    血光愈合起来,略微缩小一些,但是血无暇不敢现出身形,只是化成一道血虹,飞窜出去。

    青洲再次出手,风遁配合飞剑,无往不利,尽管血无暇的血遁速度奇快,但是面对青洲,总是慢了半拍,每次交锋,都被飞剑斩断。

    飞剑的锋刃上,带有奇异的破灭力量,被斩断的血光虽然能愈合,但是总有丝丝缕缕彻底消失。

    随着青洲的步步紧逼,血无暇化身血光逐渐缩小,这都是血无暇本命精气所化,被削弱的每一丝,都让血无暇心痛半天。

    “不能这样下去。”

    先前被打得抱头鼠窜的青洲,此刻却能压着自己打,这样巨大的反差,让血无暇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“空印公的传承难道如此恐怖,一个无名小卒获得传承,就能仗之横行无忌,连我也不是对手?”

    血无暇感叹道,当即取出一枚血珠子,张口含住用舌尖抵住。

    “败血阴雷。”

    血无暇双臂张开,无数血色光圈升起,充满大半天空,转眼间血袍少年的身影就被重重血圈淹没。

    这些血圈磨盘大小,内凹外凸,散发着一圈血色光晕,看似轻若鸿毛,但是却稳稳悬立血无暇四周,风吹不动。

    “去吧!”

    血无暇双臂合拢,血色光圈如同被驱赶的蜂群,密密麻麻冲向青洲。

    青洲飞剑一戳,将当头的血色光圈刺中,顿时感受到暴烈的力量,光圈爆开,血光激射如箭。

    血光朦胧凄美,宛若无数牛毛细针,在空中纵横交错,织成密密麻麻的血网,将青洲身边的空间填充的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血光来的又快又急,青洲当即激发内甲,这件顶级防御法器立刻放出金光,形成意见金光交织的盔甲,血光射在上面被弹开。

    败血阴雷汹涌飞至,青洲飞剑一挑,并不将血圈戳破,而是用巧力拨开,但是败血阴雷相互碰撞立刻暴涨。

    刹那间,青洲身边响起此起彼伏的爆炸,败血阴雷一个接一个的爆炸,喷射的血光叠加起来,仿佛凝如实质,空间为之震动。

    内甲放出的金色盔甲,在血光连绵不绝的撞击中,不断摇晃震动,每一声爆炸响起,金色盔甲就晃动一下,内甲发出不堪承受重负的吱吱声,显然已经到了极限。

    内甲是顶级防御法器,对付筑基以下的炼气级别攻击,根本不在话下,但是血无暇是筑基后期的强者,出手的败血阴雷已然超出了内甲的承受极限。

    青洲发动先天火,一颗巨大的火球升天而起,所过之处血光消融,败血阴雷来不及爆炸,就被火球烧成一律红烟。

    血无暇嘴角抹过一丝诡笑,手指掐出一个印诀,对着青洲点了点。

    青洲头顶上空,败血阴雷接连爆炸,已经消耗了大半,但是血圈的数量原本就不计其数,仍旧有数百枚血圈残留。

    血无暇印诀一出,顿时三枚败血阴雷裂开,三道无声无息的阴寒气流飞出,对着青洲落下。

    青州耳边响起破碎声,内甲终于不堪重负毁掉,神识立刻探查到三道阴寒气流飞至,当即飞剑一挥,将三股气流打散。

    阴寒气流虽被打散,但是却顺着飞剑缠绕而上,青洲感到身体一个冷战,已然被寒气侵入体内。

    这丝寒气极为阴毒,刚入身体就和血液融合,青洲体内的血液顿时变成毒血,这些毒血霸道无比,竟然开始腐蚀青洲的经脉,让青洲头晕目眩,难以为战。

    抬头看去,数百颗败血阴雷接连裂开,阴寒气流密密麻麻,看得青洲头皮发麻,若是被这些气流侵入体内,那么自己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“嘿嘿,死在败血阴雷之下,你会全身化为脓血。”血无暇阴笑着,这门新得到的秘法,果然威力无穷,让人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青洲将先天火收入体内,散成丝丝火流,沿着体内血管经脉游走,企图炼化毒血,但是这些毒血坚韧无比,先天火一时半刻竟然化不开。

    先天火出自太清册,各种妙用无穷,其中有一项就是能炼化各种剧毒,根据毒性的猛烈,需要的时间或长或短。

    败血阴雷的毒性奇特,将青洲全身血液化为毒血,和他自身结合起来,这种情况非常棘手,只能慢慢炼化,若是火力猛了,极有可能重伤青洲自己。

    但是有了先天火的存在,毒血被抑制住了,而且火流散布各处,将毛孔堵住,减小被败血阴雷渗透的可能。

    青洲将内患压制住,然后高举手中飞剑,发出最强的一招剑法,燕、雁、鹤三剑合一的小三剑。

    飞剑未动,但是升起的剑势已然笼罩血无暇四周,将他震慑的手脚僵硬,心神恍惚。

    欢快、悲凉、惊怒三种情绪汇聚成一剑,这一剑石破天惊,所向披靡,无人能正面对抗其锋锐。

    飞剑贯体而入,血无暇身形立刻化成血光,立刻将飞剑让过,但是血光中发出一声痛呼,显然血无暇受伤了。

    血无暇化身的血光原本殷红如血,但是现在被飞剑重伤,却褪色成粉红色,而且一改当时烈阳般的威势,变成风中残烛的摸样。

    青洲手握飞剑,正要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对面的血光动了,没有反击,而是果断的转身就逃。

    青洲一时间没反应过来,凶狠霸道、嗜血好杀的血无暇,那个追杀自己千里的筑基修士,竟然被自己杀的落败而逃。

    这是何等的意气风发,青洲得意的扬天长啸,随即醒悟到要痛打落水狗,自己现在的我修为全靠古丹,一旦古丹药力过去,就会重新回归成炼气境界,到时候杀无血无暇就难了。

    现在青洲重伤血无暇,已经和对方结下了解不开的死仇,若是这次杀不了对方,以后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前方的血无暇发动血遁,顿时化成一道细微的红线,在云层间穿行,速度快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青洲当即发动风遁,眼前的世界活跃着风的精灵,只要略微沟通,就能借着风的力量,达到一日千里的恐怖速度。

    于是青洲化成一阵清风,紧跟在血无暇的身后,速度比起血遁更快三分。

    眼看着血无暇和青洲的距离逐渐接近,血无暇狠狠的咬破舌尖,一缕精血射出,融入到遁光中血遁的速度加快一倍,和青洲的距离拉长了。

    青洲见对方的速度猛地加快,并不担心,知道对方肯定使用了摧残身体的秘法,虽然能获得一时的快速,但是并不能持久,只要坚持下去,肯定能追杀血无暇并击杀对方。

    ;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