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一百三十九章 再遇血无瑕
    实力低微的东极洲散修,见好就收,开始原路返回,只有些胆大的冒险者,想要火中取栗,还留在海外修仙界,想要碰碰运气。

    七大门派的弟子一个没走,上头的金丹真人下了死命令,卢子湛一天没找到,统统不允许回东极洲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傲绝天等人传信回东极洲,调出大部分门下修士,筑基修士、金丹真人都出动了,星夜赶路前往海外修仙界,必须赶在海外仙盟前,找到卢子湛。

    七大门派守望相助,面对共同敌人自当联手,可是眼下的重点是结婴丹,能让金丹真人成就元婴境界的宝物,换谁都心动。

    因此其他六派的人,如果想找到卢子湛,会不会抢先下手,杀人夺宝,那谁都说不准。

    众人当中,心思最热切的当属傲绝天,本来结婴丹已是他的囊中之物,可惜天机屿设定太坑,竟然将人四处传送,顿时断送了十拿九稳的希望。

    傲绝天性格狂傲,可却不傻,知道其他六派的人都心怀鬼胎,觊觎结婴丹的人不在少数,绝对不能信任,只有依靠御剑轩的同门。

    为了回到东极洲,从傲绝天以下的修士们,都拧成一股劲,要举全门之力成就一个元婴修士,现在是最接近成功的时刻。

    炫极宗玄天南,大工堂鲁不凡,实力或许比不上傲绝天,但是金丹巅峰的境界却差不多,他们虽然没说什么,但是对结婴丹的渴望,不比傲绝天小。

    七大门派中,唯一对结婴丹没有**的,就是凌霄观众人了,今墨生的命令简单而明确。

    “卢子湛不去管他,你们只要记住一件事,找到青洲,然后把他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青洲被传送出天机殿,便发现自己出现在茫茫大海,四周环境陌生,不是自己经过的路途,对比手中海图,竟然不知道眼前是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们真是有缘,竟然被送到同一个地方。”狂傲的笑声响起,一道血光从远方飞至。

    血袍少年出现青洲面前,露出妖艳的少女面容,此刻他的情景又有不同,一头血色头发变的乌黑,额头的血色火焰消失不见,只剩下洁白光滑的额头,除了瞳孔有血丝浮现,竟然没有第一次见面时的血腥气息。

    “你得到了空印公的传承吗?如果是的话,那么我们就不是外人,因为我是血衣候的传人,大家同属六智圣麾下,应该化敌为友才是。”

    血无暇侃侃而谈,语气亲切,没有上次的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青洲却不敢放松,云九重何等人也,筑基中期的老修士,当初把青洲打得狼狈出逃,却三两下就辈血无暇收拾了,而且全身被吸干,惨不堪言。

    血无暇看似俊美,实际上却嗜杀成性,修炼的功法邪气森森,根本不是善男信女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得到任何传承,让你失望了。”青洲断然说道,“我是凌霄观弟子,你是血衣候传人,大家是敌非友,不需要亲近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伪装了,当初空印公出手救你,我就知道你是空印公选中的传承者,这里是海外,你不用担心被七大门派的人知道。”血无暇劝说着。

    “我不明白你的意思。”青洲死不松口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就杀了你,看你还能隐瞒到什么时候?”血无暇凶相毕露,双手溢出血光。

    这次天机殿中,血无暇收获极大,已然是筑基后期的修士,加上得到完整的血河证道魔功,又获取几门失传已久的血道秘术,实力增加十倍。

    血无暇多番花言巧语,就是要诱使青洲说出所得,试探出他的底气后杀人夺宝,但是青洲偏偏油盐不进,只得出手攻击。

    以前的青洲在他眼中只是蝼蚁微尘,随手可灭的弱者,现在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血光化成环,对着青洲一招,顿时青洲全身的血液沸腾起来,冲击皮肤,想要喷出体外。

    三色火莲出现,血环的诡异力量顿时被抵消,青洲体内血脉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血无暇微微压抑,血环脱手而出,绕着青洲四周旋转,突然寻隙而入,对着青洲当头砸落。

    三色火莲挡住,被血环砸的不断摇晃,二级灵火的热力爆发出来,将血环蒸发大半。

    “看我血河滔滔,荡尽天下。”

    血无暇转身展袍,漫天血光升起,一条滔滔血河蔓延而出,如同从九天降落的瀑布,将青洲淹没。

    青洲闻着刺鼻的血腥气味,催发三色火莲,先天火的作用下,靠近他身边的血水被大量蒸发,在青洲身边留下巨大的空地。

    血河不断冲刷过来,将青洲深陷其中,四周的血水极其粘稠,带着强烈的腐蚀力,青洲不敢触碰,只得发动先天火将血水逼得不能靠近。

    “不行,对方是筑基中的强者,我只是炼气巅峰,差距太大,这样下去根本难以匹敌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青洲取出苦藤真人赐予的古丹,毫不犹豫去的服下。

    古丹入口即化,然后一股暖洋洋的气息从他小腹升起,青洲体内的法力开始猛地聚集起来,然后猛地往内压缩,原本气态的法力,被压缩到最后,竟然出现了一滴液态法力。

    等到所有法力都变成液态后,青洲体内的经脉都被掏空了,空荡荡的,只剩下几滴液态法力。

    青洲体内胸腹的位置,虚无的空间突然爆出亮光,一面四方平台凭空出现,原本只有一层,但是紧接着,上方再度出现一层,形成梯形,接下来是第三层,第四层。

    平台稳固在四层,再也不增加了,然后青洲四周的空气猛地塌陷下去,四周的灵气如同百川入海,汹涌的沿着毛孔往青洲体内汇聚而去,变成一滴滴液态法力,将青洲空荡荡的体内填满。

    “这是筑基异象。”

    血无暇有过经验,当然知道青洲在短短瞬间,就越过筑基这道关隘,成为一名筑基修士。

    “能瞬间筑基,看来此人从空印门中得到的宝贝非同小可啊,竟然连我都看不出来历。”

    青洲睁开双眼,神识脱胎换骨,稍微一动就伸出去万米,先天神识的妙用终于显现出来,空气中灵气流动的轨迹都被看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四周的血河无穷无尽,青洲身上的法力一动,顿时三色火莲大放异彩,身边的血水被蒸发殆尽,这段血河被拦腰截断。

    青洲跳出血水,感到体内力量充沛,随手一剑都能戳破天际,内心畅快之极,双手合拢,将三色火莲揉成大团火球,对准血河中心扔去。

    火球旋转着,散发出奇幻色彩,落到血河上空,顿时爆炸开来,千万道月牙形火刃旋转飞出,将血河打出密密麻麻的贯穿洞,刹那间,血河仿佛被虫蛀坏的红布,破烂的不成样子。

    这一下日月双轮,以筑基期的力量发动,顿时威力增添百倍,青洲对战血无暇,首次占了上风。

    血河散去,血无暇惊讶看着青洲,双目眯着,袖口鼓动,两道血光射出,被他伸手握住,形成两把通体血红的短剑。

    “血河双剑。”

    血无暇双剑飞射,转眼飞到青洲眼前一米,血剑锋利,带动扑鼻的腥风,撕裂空气发出尖锐的声音。

    青洲飞剑斩下,顿时将两把血剑斩落,化成一弹血污,感觉不过尔尔。

    血无暇双手抖动,再度凝聚双剑,身形闪动,化成一道血影扑来,这是他的独门身法血遁,筑基中期发动就堪比上品飞行灵器的速度,现在血无暇已经晋升筑基后期,更补全了血河证道魔功,速度更快了。

    ;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