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弑天修士 > 第一百三十章 水银守卫
    炼化第一丝先天火的时候,青洲脑袋嗡的一声,一股无穷的怒意冲天而起,那股撕裂的力量,让青洲感到胸膛快要爆炸。

    青洲回想起自己被赶出家门,仅仅是因为族中长辈的逼迫,亲生父母就冷漠相对,将他这个亲生骨肉狠心抛弃,他恨!

    天归一脉被赶出凌霄宗,无视天归一脉为宗门立下的累累功勋,就这么如同丧家之犬被发配东极洲,他恨!

    天大地下,尽是狼心狗肺的负心之人,世间万灵,无不可恨之辈。

    青洲的怒意继续到巅峰,飞剑出鞘,对着胸口插下,这一剑过后,就和这个污浊的世界告别了。

    冰冷的剑锋刺破衣服,触碰到青洲的胸口,这一丝凉意如同万丈深渊的一根救命稻草,将青洲从万劫不复的沉沦中拯救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对,我的情况不对,有心魔作祟。”

    青洲压制着满腔怒意,将飞剑从胸口挪开,大口呼吸起来,只有清凉的风,能给他带来一丝平静。

    “修仙界要与天同寿,没有强大的心灵怎么行?

    要练就一颗百折不挠、千锤百炼的心,就要战胜修行路上的重重心魔考验。

    何为心魔?心魔为虚幻,为空无,是心灵的一种状态,此心若在,便有心魔。心有正邪光暗,为光为正的就是心神,为邪为暗的就是心魔。

    战胜心魔也是修行的一种,就和在悬崖边上行走一般,成功了就能跃升一个层次,但失败则会万劫不复。”

    青洲知道有一门叫斩心魔的修行法门,出处来源不可考,内容就是要孕养心魔,然后亲手斩杀,藏书楼中也有这门秘法,但是青洲感到此法门太过行险,所以没有采纳。

    现在被无明业火勾动心魔,青洲箭在弦上不得不发,当即运起斩心魔的法门。

    “清兮扬兮,心乡无垠。我有一剑,能斩心魔。”

    青洲默念口诀,顿时满腔怒火传遍全身,那股让人瞬间燃成灰烬的力量,将青洲笼罩在内。

    一股清凉的气息陡然出现,给青洲灼热的内心带来清凉,这股气息慢慢游动,起初如同游鱼,游走间怒火慢慢灭绝,到后来气息两端变得尖锐,好似一枚梭子,穿行的速度更快,灭绝怒火更快了。

    灭绝青洲最后一丝怒火时,那股气息抖动几下,变成剑形摸样,斩心魔法门终于入门,成就这一枚慧剑。

    唯慧剑着,方能斩杀心魔。

    青洲将心魔斩杀,继续炼化无明业火,这道火焰的质量,远远超过青洲自身练成的灵火,甚至从玄小天处得来的虚灵紫火,和这朵无明业火比起来,是蚂蚁和大象的差距。

    先天火能炼化一切火焰,在青洲的作用下,无明业火被丝丝炼化,融入到先天火中,眼看着火焰的颜色从紫青双色,变成三种色彩,最大的一块还是近乎透明的火光。

    等到无明业火都被炼化,先天火已经变成畸形的存在,无明业火占据了九成,其余的一成是本源灵火和虚灵紫火。

    “先天大道,损强补弱。”

    青洲双手抖动,先天火开始旋转起来,三种颜色混杂在一起,形成色彩斑斓的一枚大火球。

    在急速的旋转下,火球的颜色混合一体,然后猛的停住,取而代之的是一朵三色均衡的火花。

    这道火花成三叶莲花,每朵花瓣都是一种灵火,青色的是本源灵火,紫色的是虚灵紫火,无色的是无明业火。

    青洲以先天火的运转法门,将三种灵火都换成成火种,无明业火庞大的能量,被尽数融入到先天火中,解决了一强两弱的失衡局势。

    三片莲花瓣连接处的中央,半圆的光芒闪烁着,俨然是混合了三种火焰的存在,这道光芒将三种灵火结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这道光芒,俨然是三种灵火的焰心,有了焰心的存在,先天火终于成为二级灵火。

    青洲将第一道关卡的收获全部消化,信心大增,要面对第二重关卡。

    广场上的第二道光环开始晃动起来,然后轰然破碎,一道银光飞射青洲面前,呈现巨大的人影。

    “我乃是第二关的守关傀儡,水银守卫。”

    第二关的守卫身材高大,俨然有三人高,体型匀称流畅,身体表面闪烁着银色光芒,说话的时候,身体表面如同流体,缓慢的流淌着银色水滴。

    “我的特点是杀不死。”

    水银卫士话音刚落,顿时分成两半,从头至胯整齐切开,断口处光滑平整,闪烁着丝丝银光。

    青洲出现在水银卫士身后,手中的飞剑剑锋坠落异地银液,刚才他发动风遁,将剑速提升至全新的境界,一招将水银卫士斩断。

    水银卫士分成两半的身躯并不倒下,断口处拉长丝丝缕缕的银线,竟然藕断丝连般开始吸引愈合,转眼间,水银卫士完好如初,连伤口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“嗯,剑速一流,可惜还是杀不死我。”

    水银卫士猛地踏步前进,他身材高大,足有普通人三倍高,青洲比他的膝盖更矮,只见水银卫士双腿迈开,如同一把行走的巨大剪刀。

    “轰”一声,水银卫士双足用力,顿时沉重的力道贯穿广场地面,水银卫士的双手流动着,顿时伸长十几米,化成两杆巨大的长枪。

    青洲一剑斩落,出于意料的是,长枪竟然非常坚硬,和飞剑对撞出四散火花。

    水银卫士挥舞两杆银枪,横扫、直刺、下砸、上挑,将青洲淹没在银光灿灿中。

    燕断杀招出手,飞剑决然飞出,将两把长枪接连斩断,断裂的枪头顿时化成两团银球,汇聚到水银守卫身上。

    水银卫士光秃秃的胳膊开始鼓动,长出两把巨大的银锤,猛地跨步上前,朝着青洲头部砸下。

    青洲飞剑连连刺出,每一下都准确刺中银锤,组成巨锤的水银粘稠无比,加上体积巨大,飞剑刺入感受到极强的粘滞力。

    一声鹤鸣,青洲发动了惊鹤振翅的剑招,飞剑穿胸而过,将水银守卫的胸膛传出大洞,除了几丝银线连着,几乎要断成两截。

    但是在水银的流淌中,洞口慢慢愈合,水银卫士重新恢复了完好如初的状态。

    ...